.txt

  藏在云南省玉溪警队中的毒瘤――玉溪黑村监狱现役警察姚新平,姚作为在职公务员而从事窃财赖租构陷退役军人,并在职受雇于私营企业,利用警力演绎黑恶势力等严重违法乱纪活动的事实。
  人民警察与律师勾结强行霸占我的鱼塘。警察以其人民警察相对应的庞大关系网并直接说要拿刀砍我相要挟!律师以其律师身份和人脉对我实施法律欺诈!身为退伍军人的我――如今的农民工只能向各级政府紧急求救呼吁!
  本人因与玉溪银戈武术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合作经营峨山鹅脖子鱼塘,并注入投资款以后,鱼塘被该公司董事长刘应成(云南玉溪市思奇律师事务所所长)雇佣的玉溪黑村监狱警察姚新平实际控制,并监守自盗、非法侵占鱼塘财产、做空鱼塘资产。前不久,我去鱼塘时,又发现其派人在盗卖活鱼,两辆货车在鱼塘拉鱼,十几个不认识的人正在往车上装鱼。我随即上前进行阻止,并拍照,这时一群人向我冲来,不允许我拍照,还要对我动手,并扬言已经在外面找人拦截我了。为了本人生命安全(我还有家人要照顾和抚养),无奈之下,我拼命向山上逃跑,在逃命时摔伤致昏迷,之后由妻子报警,警察到来后,我们随警察到峨山县双江镇派出所,才得以摆脱生命威胁。姚新平这样一个飞扬跋扈的人民警察,无疑就是藏在警察队伍中的毒瘤,诸多行为,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本人及家人生命安全!敬请各级领导予以垂注如下基本事实!谢谢!

  警察窃财赖租构陷退役军人――警队“毒瘤”竟是律师鹰犬
  ――警察(公务员)在职受雇私营企业,利用警力演绎黑恶势力。
  “只要你敢不让我卖鱼,我就拿到砍死你”(有录音为证)!这是玉溪监狱现役警察姚新平其中一次在盗卖鹅脖子鱼塘活鱼被不知情的合伙人发现并欲阻止时甩出的一句骇人听闻的匪话。
  姚新平,男,玉溪黑村监狱现役警察,同时受雇于玉溪银戈武术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执证律师刘应成,其身着警服而又甘当律师鹰犬,背后藏着多少权钱交易等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不得而知。
  2014年4月初,身为退役军人的我在承包了峨山鹅脖子鱼塘后经人介绍,于当月下旬与玉溪银戈武术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达成了水产养殖合作意向,并以银戈公司名义与本人签署了《水产养殖合作协议》。协议中明确了本人以鱼塘经营权折算股金10万元(RMB)入股,银戈公司以养殖技术与资金投入方式入股。当时在不了解内情的情况下,我同意了受雇于银戈公司(实际充当着该公司董事长刘应成鹰犬)的现役警察(玉溪黑村监狱狱警)姚新平担任鱼塘养殖管理小组组长。起初风平浪静,刘姚二人也表现出了想要深度合作的意愿,多次游说本人除经营权折算的10万股金,额外增资15万元加大合作力度。
  不料,就在本人筹措并交付了15万元的投资之后,正想通过合法养殖、合作扩容去发展渔产事业的时候,我们的合作情况陡转直下,本人也瞬间从理想的巅峰跌倒了破碎的谷底。在姚新平真正履行鱼塘养殖管理小组组长后,在刘应成的幕后策动与智慧下,排除异己、开除了具有丰富养殖经验的养殖员,并将自己不懂水产养殖技术的心腹塞入鱼塘,快速推进并完成了鱼塘养殖与管理的一言堂建设。排除异己后,便肆无忌惮地组织人马将鱼塘活鱼进行盗卖与转移,很快致使鱼塘陷入严重亏损状态。得知鱼塘才几个月下来就亏损如此严重,
  本人多次提出并多次亲身赶往现场欲了解养殖与管理情况时,无一例外的遭到了姚新平的恶意阻止。无奈之下,我便找到被姚新平开除的养殖员普鸿明了解情况时才得知,姚新平开除他是为了方便盗卖并转移活鱼,所以开除了他。
  姚新平在对鱼塘的管理上,一切行动只听刘应成指挥,从不接受我方的监督,更不准介入鱼塘事务。我行我素和监守自盗的管理,致使鱼塘亏损程度越来越大。心想,刘应成总得给自己一个说法吧。很快刘应成便向自己通报称:“育苗死亡率大,亏损严重……”等情况,本人听后十分恼火,遂加大了走访鱼塘现场和外围监视的频率和力度,到底是怎么会事,得一探究竟才行。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现场亲子抓住了姚新平组织的一干匪众正一车一车的把活鱼拉走。我当即上前阻止,却遭受了匪众的围攻与追打,我还没来得急找刘应成理论呢,很快鹰犬姚新平便气势汹汹的给本人打来了电话,用十分嚣张与霸道的语气说:“你敢来,我就拿刀砍死你”!其彪悍与恶毒难以言喻。
  按照协议约定,银戈公司每年5月1日前向本人支付每年10万元人民币的保底分红(即鱼塘租金),否则视为违约,违约方要向守约方支付该项目总投资额30%的违约金。既然现场管理小组组长是个穿着警服的悍匪,那我就按照协议直接找刘应成向本人支付分红款,谁知对方耍赖耍横就是不付。不但不支付租金而且一年多了,从来连电费都不交。鱼塘依然还被姚新平这个悍匪控制着,鱼塘活鱼还在继续被盗卖着,而鱼塘所有者早已向本人催缴租金,遇到这么一个不顾警容又不要命的黑警,情势十分艰难。
  人民警察说:“你敢来,我就拿刀砍死你”!警察姚新平如此凶狠的匪话加上其组织带领的匪众对本人的围攻与追打,早已令我不寒而栗。就是这样一个人民警察,却堕落到甘为鹰犬;就是这样一个人民警察,亲自实施盗卖,侵吞鱼塘财产,做空鱼塘资产,构陷退伍军人;就是这样一个人民警察,正以实际行动继续侵占渔农财产,并威胁着一名退伍军人及其家属的生命安全。
  律师说:你租给我的价格比你承租时要高,说我欺诈,并向玉溪市仲裁委提起仲裁,在提起仲裁的同时,他指示手下继续盗卖鱼塘活鱼掏空鱼塘资产,如此处心积虑、监守自盗、用心险恶、行为卑劣、知法犯法的法律工作者(执证律师)在玉溪呼风唤雨、轻易就能调动警队资源,借警力演绎黑恶势力、并从事巧取与豪夺相结合的模式构陷、诈骗退伍军人。
  人民警察原本是人民安居乐业的坚强后盾,律师本应是正义的代名词!可偏偏在云南在玉溪:人民警察与律师联手正开创着云南地方黑恶势力新局面!
  鱼塘租金逾期已经两月多了,而人民警察姚新平依然实际控制着鱼塘。姚新平与刘应成如此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他凭什么可以穿着警服欺压百姓?王化之下的玉溪,难道律师要树刘应成为楷模,警察要立姚新平为典范?作为一名退伍军人,我信赖的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政府,希望政府领导能够重视姚新平的所作所为,能够制止其影响人民警察形象的行为,能够将诸如此类深藏在警察队伍中的“毒瘤”及时拔掉,否则“病毒”蔓延,遭殃的除了百姓,其实名誉受损的还有政府、还有警察!真切恳请各级领导予以垂注!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nineteen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