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控 告 状
  2、被控告单位:潢川县人民法院。地址:属河南省,信阳市,管辖。
  1、 请求追究潢川县人民法院对2008年第179号刑事案件的违法枉法行为。
  控告理由
  1、蒙冤受害人顾立全的公安侦查卷宗材料当事人的签字材料,被公安办案人员朝某某(巡逻队员,协警)全部换掉。公安侦查卷宗的材料一百多个字都不是蒙冤人顾立全签的。几十个指印也不是蒙冤人顾立全按的,(2008)第179号刑事案件,法院根本就没立案,法院送达起诉书副本笔录,当事人从来就没有见过。原判决是一个违法的枉法欺骗冤枉,蒙冤受害人的形式过程,应依法追究潢川县人民法院徇私枉法的责任。
  3、中院复查最初调去的卷宗材料,没有法医鉴定,案件主要证据一样没有,2008年9月5日,我在狱中,公安办案人员朝某某(协警)对我嚣张气焰的说,我们派出所为啥跟你从这个医院拍到那个医院,不是给你鉴定的,而是为了给你钱弄光,把你整穷,公安根本就没有向我宣布逮捕,当时有公安人员王某某、陈某某在场,案件主要证据一样没有,当事人从被非法关押直到出狱后的两年多时间,从未见过逮捕证,拘留证,和家属逮捕通知书,当事人知道后,问立案庭谢某某,谢某某说案子不是他办的,啥子都不知道,连老百姓也不如,蒙冤受害人的案件,是一大罕见的奇案、冤案。
  
   徇私枉法案,案情经过
  2008年2月18日下午,堂嫂李某某家来客人,叫我与吴某某等人去陪客人玩牌,下午约3时左右,顾某某在别处饮酒过量故来到李某某家耍酒疯,闹事,多人劝解,顾某某亦然不听,并拿砖头向我头上砸,而后又拿树棍,铁锹等凶器打我,将我左手打成轻微伤,我只好拿起辕子护头,在我防卫时他碰破了一点头皮,当时流了少量的血,派出所人员来到后,顾某某仍然装疯砸我家砖头,扒杨某某的厕所,打马路上的过往行人,截车、打人,当着派出所人员朝某某的面胡骂人,闹有半个多小时,派出所人员陈某某,村干部邱某某都是看的一清二楚的,其手是好好的,在场的许多人都知道,目睹了此事。08年2月21日早晨七点多钟(即正月十五日),我在县人民医院门口饭店吃饭,看见顾某某一人也出来吃饭,手还是好好的,当顾某某看见我时,他便躲到一边去了,头也没有用沙布捆,吃完饭后,我到住院部去,发现顾某某住院卡是骨科右手外伤,床号是20号,实际睡的是19号床,而且住院卡还有一位男同志48岁(名字给忘了),也是骨科右手外伤,床号卡是19号,当时,我便给顾某某的住院卡拿出来复印下来以作证据。23号中午12点半,顾某某假装头部捆着沙布,坐着警车和派出所人一起到付店李庄村民组找我(实际上顾某某是走亲戚),26号上午我在医院看见顾某某在19号床位上假装用沙布将头捆着,当顾某某知道我给他的住院卡复印后,27号早晨我在医院看见他的头部没有捆了,而且又将其右手用沙布捆着,顾某某用别人的手骨折伤,顶替拍片住院心虚,先是头手都没有捆,发现我去医院后捆头,听说我复印他的住院卡头也不捆了,又用沙布捆手,这中间派出所为顾某某通风送信出谋划策,顾某某的鉴定轻伤纯是对我的诬告,在群众中影响极坏。08年4月3号,蒙冤人要求派出所对顾某某假轻伤重新鉴定时,蒙冤人交了鉴定费和警车加油费,由于顾某某的手伤是假的,派出所和市局法医却不给鉴定,他们欺骗我说鉴定了,与顾某某合谋强迫敲诈和索要我现金14800元(另外警车加油费300元)。为了防止申诉人控告法医,而后又于2008年8月20日又强行将我非法刑事扣留,没有拘留证和逮捕证,2008年9月10日向潢川县人民检察院提起了公诉,实际卷宗材料页数之内没有,2008年10月29日潢川县人民法院判处拘役我三个月,这一判决是一起罕见的徇私舞弊,枉法行为。
  事后顾某某小伤本来没事,却去潢川县人民医院骨科假住别人的床号手伤,被我发现后报案,派出所让其出院并放走了给顾某某顶替有伤的人员(顶替人当时48岁,名字给忘了),顾某某通过拉关系,拿别人代替顶拍的X光片,当作自己的手腕和被打伤的照片,申请作法医鉴定,医生和法医与顾某某同流合谋,故作出了假轻伤的鉴定。蒙冤受害人申请做了重新鉴定,在检察院档案表上却没有,08年冬季和09年春季,县法院调卷复查时,也没有市局重新监定。
  顾某某搞假除了公安办案人员包庇以外,他自己既不出庭,也拿不出病历,在法庭上,审判长要求公诉人向公安办案人员要住院的病历,公安人员到医院住院部,取不到病历(他们连假病历也没有),却让医院住院部写一份证明,说是休养2个半月,糊弄于我了事,蒙冤人要求追究潢川县人民医院住院部出伪证罪的刑事责任。
  由于顾某某的右手腕舟骨骨折伤是别人顶替的假伤,蒙冤人要求派出所对顾某某的轻伤到上级单位进行重新拍片鉴定,08年4月3日,派出所3名人员周某某、王某某、陈某某(当时我交给陈某某300元警车加油费)他们领着顾某某和蒙冤受害人,不让去律师,到信阳市公安局法医室对顾某某的伤情进行重新鉴定,蒙冤人当时带有几只小铁环,为了防止偷梁换柱和其它问题出现,要求做记号,由于县法医和市法医的事先联系,市法医副主任张某某说拍坏他的机子,并说他们法医亲自去拍,事后蒙冤人到其他医院问过拍片医生,手指戴铁环做暗记对拍片机和CT机没有影响,公安办案人员王某某说你给拍片的时间记着相对一下,搞假后,他们不让我看鉴定结果,说鉴定结果一个星期才能出来到派出所。回到派出所,所长梁某某说当时结果出来了有伤,市法医让我们派出所给你拘起来,派出所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非法将我拘禁3天强行逼供,由于没伤没有鉴定,在我家属的要求下,于4月4日将我双手铐着,由公安人员周某某、王某某、陈某某领着双方当事人到潢川县中医院由他们事先安排好后,由医生用调包的方法再次帮助顾某某搞假,拿出他们事先准备好的第一次底板伤,(实际上拍出的右手片子,还是没有伤)欺骗陷害于我,给我铐在铁椅子上长达50多个小时,不得休息,不能睡觉,不给饭吃,向我索要诈骗14800元后,于4月5日下午6点左右,才将我放出回家。到信阳检查临去时顾某某不敢去,在信阳吓的连吃饭都害怕,回来后在本村庄里到处吹本事,公然在村庄门口大路上到处张扬说:“哈哈,我假的也成了真的了”。
  卜集公安办案人员08年4月3日领着顾某某和蒙冤人到信阳市局做法医鉴定,在信阳市肿瘤医院是中午12点16分由张某某冒充法医从别处开车来到医院对顾某某进行CT拍照检查的,张某某在电脑屏幕上来回翻滚手骨模型片,迷惑于我,进行造假。12点18分顾某某就下来了,可是片子却在中午12点下班以前就被杨某给洗出来了,而且是模型片,以此充分说明他的伤片是假的,在顾某某进行CT检查半小时以前就做了手脚,实际检查人是张某某,他们表面上拍的是顾某某的手,实际上洗出来的片子是他们事先准备好了的底板X光片和模型片。在信阳法医室我看见潢川法医鉴定材料照片顾某某的替拍右手照片没有任何伤和痕迹。而且两个右手臂照片是别人的手,由于他们做假的言语和行动有许多地方不正常,我多次要求看信阳鉴定结果,却遭到派出所的拒绝(后来才知道市局法医没有做鉴定,是糊弄我的)。
  可是,到了2008年6月9号,蒙冤人亲自到信阳市局法医鉴定室查找,也见不到重新鉴定结果,管资料的法医徐某某当着我的面在电脑中查找也没有。法医徐某某说:“电脑上没有病历资料就没有鉴定。”于是申诉人就到肿瘤医院查找片子,他们却把洗出来的假片在柜子上面放了两个多月不敢做鉴定,假片子和报告单一起被我拿回来了。事后,我要求市局法医给我出鉴定手续,市局徐某某法医说我们给你鉴定了,影响他们法医形象。
  申诉人到郑州各大医院咨询骨科专家时,他们都说不怕他们搞假,再假都能检查出来,查他的生长过程和愈合规律,省厅和省高院的法医都说第一次拍片、第二次也应该必须拍片通过两张片对比。 查他的生长愈合规律,还要长骨痂,长骨刺才是真的,否者就是假的。
  由于公安司法人员第二次搞假没做鉴定欺骗蒙冤人,被我发现后找到县局和市局控申科,市局要县局控申股查此问题,控申股,股长向某某追问派出所梁某某所长时,梁某某却对股长向某某说我当时交给派出所五千多元钱就给我放了,我跟股长向某某说他们是徇私舞弊以后,向我强行逼迫索要、诈骗14800元的,股长向某某说:“你咋给他们那么多呢”?股长向某某说他啥话都跟梁某某说了你尽管到派出所去找他就行了。我到派出所去找梁某某时,他却说你再来我给你关起来,我说你关我,你给我的重新鉴定拿出来,你们搞假没做鉴定,医院片子和报告单都被我拿回来了。我的鉴定费用和钱都出了你凭什么不给我鉴定,还关我找我索要14800元钱,事后我要求派出所出委托书证明到省里去鉴定,梁某某说不到省里去给你鉴定,也不给你委托,附近县城医院你说到哪拍我们就跟你到哪医院拍。妄想继续做假陷害于我。
  08年7月21日,派出所所长梁某某又找我要100元钱,然后才让副所长周某某领着顾某某和我,还有司法局杨某某的儿子(也是律师)和包车司机齐守全及我爱人刘某某一同前往光山县人民医院对顾某某的右手舟骨进行拍片检查,当时我用三只小铁环做记号给顾某某的手拍了一个片子,他们事先送去的底板伤片,搞假没有成功,顾某某的伤情真象大白,当时派出所副所长周某某问光山县医院拍片医生有伤呢,医生说没有伤,在场人都听见了,当时我拿着片子、报告单,和副所长周某某、顾某某等人一同回到派出所,周某某当时向所长梁某某汇报了没伤的情况,梁某某也拿着光山的片子和报告单看了,而且顾某某还在派出所吃的中午饭,事后我给报告单材料复印件送到县控申股和检察院,梁某某仍然不给解决问题,索要去的钱也不给我。
  08年8月5日派出所所长梁某某指派所内办案人员领着顾某某等一帮亲信到信阳和市法医以及医院医生密谋好后,于08年8月8日梁某某和陈某某到我家强行给08年4月3日没敢做假的假伤片子逼要去(当时,我剪下一块和原报告单还在我手里以作证据),不让我带律师强行将我弄到信阳中心医院,直接搞我明假,有一个女医生说你做记号我也能给假做上,由于有光山的片子和报告单,当天连续拍了两个CT片却都没有伤,当时片子我亲眼看了,到了天快黑时,派出所所长梁某某、公安人员朝某某、陈某某他们直接请法医徐某某和法医室的一个姑娘到饭店去吃饭,让他们直接做假鉴定欺骗于我(实际上法医还是没敢出鉴定手续),赶我和我爱人走,我两口无奈只好含泪买车票回家。直到在中院申诉调卷之后,市法医和办案人员合谋好之后,才敢伪造补办,出个弄虚作假的鉴定出来。应依法追究市局法医徇私枉法和做伪证罪的刑事责任。
  事后我要求派出所还我一个公道,我说光山医院做记号拍的片子和报告单是硬的,要求派出所退钱给我,追究顾某某的刑事责任。有一天在法医室,法医所长胡某某当着我的面跟派出所梁某某说“你给他关起来,过程走完了,他就翻不动案了”,梁某某说:“到法院之后他再告呢?”,胡某某说:“一般是告不动了”。事后我又去派出所,派出所梁某某说你再到派出所来我就给你关起来,要退钱我也给你关起来,无奈我只好又到县控申股找股长向某某,股长向某某说梁某某是吓你的,我啥话都跟他说了你只管去,没有事,我说我不能去了,只有找你们了。股长向某某说你等一会,我打电话让梁某某过来,我亲自跟他说,你不用怕。
  由于派出所的胡作非为,不讲道理,我只好又于08年8月20日到县局信访室,当天是局长接访日,当时股长向某某和副局长温某某在,股长向某某见到我说不用怕,我打电话让梁某某过来,我亲自跟他说,让我等着,过了一会儿,梁某某和朝某某来到县局信访室见到我就用手铐将我铐住就往警车上拽,另外一名县局公安人员将我双腿抱着弄上警车,这时副局长温某某不在,撤到一边去了,当时股长向某某制止梁某某却不听,直接将我扣走送到何店监狱关押起来,一个星期不通知我家里,违返了在24小时之内通知家属的行为。一个星期后,我爱人刘某某找到卜集派出所他们却说不知道顾立全到哪里去了,直到在监狱里出来一个人(跟我关在一块的),跟我爱人说我在何店监狱里面了,我爱人又找到派出所,他们才承认给我关起来了。
  卜集派出所原所长梁某某、办案人员朝某某将我非法关押以后,直接暴力向我逼供,强行让我在派出所伪造的市局法医鉴定上按指印。我一看是假的,便按上指印做上记号。公安办案人员拿着合谋好的县市法医假鉴定,仍然用瞒天过海的手段,向潢川县人民检查院对我提起公诉,继续进行关押,他们以假充真的假鉴定在检察院档案材料表上确没有,由潢川县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向潢川县人民法院违反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法庭指控没有依据的假罪名,应付法律责任(其中他的一张右手掌照片用红圆珠笔水在大拇指上画了许多红点杠线,说是血,公安办案人员直接提供伪证,竞然在法庭上敢直接指鹿为马陷害于我),2008年179号刑事判决是罕见的枉法行为。
  其一:证人没有到庭作证、对证。证人胡某某跟顾某某有私自亲戚关系,08年2月18日下午,胡某某在本庄李某某家玩牌,顾某某饮酒过量之后先到李某某家与胡某某等玩牌人闹了一通之后,才来到堂嫂李某某家与我闹事。胡某某不是顾某某向我闹事的现场人。其二:顾某某从医院回来后,在派出所的指使下,除了装神弄鬼,把手捆着以外,玩牌、挖树、上街骑自行车、干活其手没事好好的,和正常人一样。胡某某对此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胡某某的证言是对我的有意陷害,刘某某过去我们双方老人就不和气,除了有意胡说以外,他的证言没有证明顾某某手腕断了一事。证人邱某某身为村干部是跟派出所一块来的,来到后在车上和派出所人员陈某某一直在警车上没有下来,他的证词前言不对后语,除了有意和派出所人瞎说以外,也没有证明当时顾某某手腕断了一事。陈某某、邱某某当时也目睹了顾某某截车、打人的实际现场情况,身为派出所的办案人员朝某某,更是袒护顾某某,派出所的巡逻队员协警朝某某是这起冤案的主要策划者之一,朝某某与顾某某关系非常不一般,为顾某某做伪证,出谋划策,医院顶替拍片的人48岁,我向朝某某报警后,事后就是朝某某放走的。朝某某来到现场下车以后,对顾某某的胡作非为,拦路截车,打人,胡骂人,不但不加制止,还有意诬陷我,在场的许多人都知道,目睹了此事。
  08年12月15日,蒙冤受害人到信阳发现市法医电脑材料照片显示顾某某其右手腕及上部手背刺有“立银”二字,而县公安局法医室鉴定书材料照片显示其右手腕上部手背没有“立银”二字,县法医原鉴定材料我亲眼看过,已被司法办案人员换掉。同时发现的还有08年8月8日在信阳市中心医院拍的两张右手没有舟骨伤的CT片子和报告单不见了,公安办案人员和市局法医徐某某却直接换个假片在电脑里面。直接欺骗蒙冤人,不出手续,我多次向市局法医要鉴定手续,法医徐某某不给鉴定手续,说此事让办案人员找他。三级公安司法人员以及医院医生,多人参与做假的伪证案,竟然达到极点,胆大包天,多次严重徇私枉法,在群众中影响极坏,也有损于国家法律的尊严,应依法追究他们违法犯罪的刑事责任。
  蒙冤人出狱以后便到北京司法鉴定中心资询情况,然后便到县立案庭递材料给他们,立案庭查过一段时间便直接推托不让我去了,于是蒙冤人便直接找县法院院长,院长看过以后便指定主管的副院长,副院长李某某对审监庭的庭长陈某某说给他的案卷调出来,如果有问题就给他鉴定一下,审监庭的庭长陈某某通过一段时间查阅之后,因证据和材料有问题,而且卷中没有法医鉴定,便打电话通知我让我准备鉴定费,当我准备好鉴定费以后,庭长陈某某便调到其他庭去了,新上任的庭长周某某看罢案情以后便说,你的案件没立案。于是又请示领导将我的案件用绕圈子的方式又转到立案庭,县法院领导指定让我找立案庭的庭长张某某负责此事。立案庭人员谢某某便说这案子他管,有事就直接找他,他说案子领导才签字,你在家等着通知。实际领导已经指定审监庭审查几个月了(案情的主要证据情况有问题,已经一目了然)。还说顾某某不去,我们法院没办法,我说下传票通知他,如果不配合就鉴定他所有医院的X光片材料,办案人员是凭啥定我罪的,他的材料既然能定罪,就能鉴定出来。过了一段时间我和谢某某一起到卜集派出所去了一趟,要求给所有医院的真片、假片全部调到法院去,进行重新鉴定。两天后法官谢某某说顾某某要求你每天先给他500元工钱再鉴定,我说可以,必须先到省高院鉴定,如果没有伤顾某某也必须每天按500元工钱付给我,我要求双方同时签字,由法院做证,一人一份,谢某某不同意。并说签了字也不到省里鉴定(说白了立案庭就是跟我绕圈圈,有意刁难、走派出所老路,继续糊弄于我)。我说只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我都答应,我要求按法律办事,2008年9月5日(我在狱中,公安办案人员朝某某(协警)对我嚣张气焰的说“我们派出所为啥跟你从这个医院拍到那个医院,不是给你鉴定的,而是为了给你钱弄光,把你整穷”。)根据以上简单情况,潢川县人民法院受理我的案件后,立案庭的谢某某有刁难阻挡蒙冤受害人做鉴定的现象,故于2009年4月23日给我下发了“驳回申诉通知书”,(实际通知我是4月27日)不符合法律规定,情况不实,是罕见的枉法行为。
  蒙冤人在县法院中发现潢川县公安局卜集派出所办案人员直接将由派出所组织的在光山医院和信阳市中心医院拍出没有伤的片子直接换掉,又重新伪造假伤片送给县法院,而且还向县法院出具一个关于光山县拍片的证明假内容过程,这个证明假内容是蒙冤人于09年4月中旬由县法院审监庭庭长陈某某单独到立案庭递给法官谢某某时见到的,庭长陈某某当着我的面还说了证明的假内容,这个证明在中院调卷时被县法院谢某某换掉了。这个证明到省高院复印之后,发现内容全是对蒙冤人的诬蔑、陷害,无中生有的假现实情况。这个证明的假内容原来是一页,在中院调卷中被换掉了,到了省高院却又被改成(顾立全故意伤害致人轻伤一案经过)了。
  其一,县法医鉴定材料照片顾某某的右手腕手背上方没有立银二字,蒙冤人发现谢某某在整理材料时,将顾某某的右手腕用电脑将其右手腕打上立银二字,露出半公分。到了中院,又将其右手腕立银二字往手腕中间挪有二公分远的地方,能全部看见立银二字,不是电脑打的,看来法院法官是动了脑子的。其二,开始卜集派出所办案人员毁灭伪造和出示的证明和假材料不能用,谢某某又帮助毁灭、伪造。其三,县法院判决书上明明是四个证人,谢某某在驳回书上直接换掉两个,却只有两个证人了。其四,法官谢某某直接与卜集派出所办案人员和信阳市公安法医合谋,伪造新的假法医鉴定,将卜集派出所组织到信阳中心医院拍出两张没有伤的片子直接换成肿瘤医院假伤的模型片子,发往信阳中院,重新伪造、弄虚作假的法医鉴定具体时间是2009年7月初十前后。其五,谢某某将卜集派出所向县法院提供的光山县医院片子、报告单和派出所出示的证明直接换掉,材料到了中院连假的也没有了,造成我向信阳中院提供的由卜集派出所组织的到光山医院拍片检查没伤的片子(带有三只小铁环)和报告单结果,换掉,让中院向蒙冤人刁难取证,蒙冤人向中院提供了派出所组织到光山拍片的材料及证人内容和录音碟子。就案卷中的材料就符合立案重审,不需当事人取证这一过程。其六,开始法官谢某某独揽我的案件,后来,我取证时他竟不认帐,说案子不是他办的。回答不上来,啥子都不知道,比老百姓还无赖,我有录音为证。
  信阳中院通过一段时间复查,中院领导将我的案件安排给立审庭台某某法官进行复查,台某某法官在复查和审查中发现了许多疑点问题,案件主要证据之间有问题,也存在矛盾,(并说你弟兄两个能给案情弄这大,这说明主要证据问题的严重性,非同一般)。事后只采纳光山、潢川和信阳肿瘤三个医院检查情况,信阳肿瘤医院不是省指定的医院,潢川、光山两县律师都说信阳中心医院是省指定医院。其中司法办案人员和市局法医合谋伪造的弄虚作假的鉴定材料没有肿瘤医院原件报告单,而且全是模型假图片(实际上派出所组织双方做了四个医院检查,连潢川县人民医院共五个医院),08年8月8日在信阳市中心医院当天对顾某某拍了两张片子都没有伤,卜集派出所所长梁某某及公安人员在医院拍片室门口强行给我拽着不让我进去,由于我给光山医院没伤的报告单和片子递给几个拍片医生每人一份,在这种情况下搞假材料才没有成功。派出所不给我材料强行搞假,使我手中没有掌握到信阳中心医院没伤的X光片材料。由于科学发达顾某某在卜集派出所和法医与医生的合谋下,用玩魔术的方式当面拍手,而洗出来的片子却是事先准备好的底板伤片和模型片,强行陷害于我,其中在光山和信阳中心医院做假没有成功,两个医院共计三张片子都没有伤,包括潢川县中医院的片子也没有伤,所长向信阳中心医院医生出示潢川医院和肿瘤医院假伤片,让医生出报告单时,医生写的是陈旧性骨折,一张是电脑打印的,一张是医生手写的,共计两个报告单。申诉人的理由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除了审判人员贪污受贿,没有证据以外,其它全部符合。1、申诉人不但提供了没有伤的证据外。2、案件主要证据之间也存在矛盾,实际上主要证据是一样没有。3、判决适用法律错误。4、法官在审理案件中,有徇私舞弊、枉法行为。5、中院向我出示的信阳市公安局法医鉴定,应该是中院向县法院调取材料后,和县法院向中院发往材料之后这中间重新伪造补办的,确切时间是2009年7月初十前后。市中院台某某法官是否参与,我只能打个问号。主要证据中院出示的市公安局法医弄虚作假的鉴定书没有我按的指印做的记号了,2008年8月20号上午大约10点钟,在何店监狱时卜集派出所办案人员朝某某非法提审我时,拿出事先伪造一个信阳市公安局法医的鉴定书,由朝某某强迫让我在上面按指印。我一看是派出所伪造的,便作上了记号。6、检察院批捕科档案表上也没有信阳市公安局法医鉴定。7、县法院审监庭庭长陈某某复查蒙冤人案件几个月也没有见到信阳市公安局法医鉴定,我有录音为证。8、申诉人一直见不到拘留证,批捕书和逮捕证,及家属逮捕通知书,在中院调去的材料中,法官台某某向我询问时说县检察院那边对我早就批捕了,公安随时都可抓我,检察院人说公安在没给你关进监狱之前根本就没那回事。我有中院法官台某某审查过程的录音和检察院的录音为证。
  1、就县法医鉴定图片材料,顾某某的右手 “立银”二字到了省高院却被换了三次,蒙冤人发现三次位置都不相同。
  3、中院复查时不知何人参与和市局法医合谋伪造的,重新弄虚作假的鉴定和图片,到了省高院又给换了,为了便于换图片,市局法医在弄虚作假的法医鉴定书上不写明几张图片,也不注明图片情况。
  1、潢川县司法办案人员竟敢模仿蒙冤人的字体,直接签上蒙冤受害人的名字,按个指印,栽脏陷害于蒙冤人。蒙冤人直到省高院复印材料才见到又重新伪造的批捕书材料和逮捕证材料,这个材料和中院审查调去伪造补办的材料时间竟然不相对,相差几个月,在此之前(在公安、检察院、县法院一审和县法院复查中)一直见不到批捕书和逮捕材料,以及市局法医鉴定材料;就此关键性的主要材料在中院和高院调去的卷中,单凭时间就说明办案人员就重新伪造了两次。
  
   1、在省高院向下级法院调卷时,我向中院调卷人说,你们不能在换我的材料了,我向县法院领导也讲了,真材料我要、假材料我也要,我向中院调卷人讲,你们都有交接手续,谁换谁负责,调卷人说,是啊!他们请的还有律师,到了省高院材料还是又被重新换了。
   3、蒙冤受害人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得找到县政法委、人大、事后蒙冤人才知道,政法委要县法院报结果,法官谢某某才给我一个驳回理由不能成立的枉法手续,拿个事先打好的表上下框框都没有内容,让我在中间签名按指印,历声地说让我签字再给,我说,你这表没有内容,我签了字你不能再填内容了,法官谢某某说,不填,我当天便去了中院,在中院调去的复查材料中只有三本卷子,法院卷两本、公安卷一本,省高院调去的县法院材料是四本卷子,在中院调卷时法官谢某某直接换掉一本。实际上没有,通过调出的复查卷材料和公安侦查卷材料相对,主要证据确实没有,并且多出了许多伪造补办的材料,
   5、我到中院徇问时,有没有法医鉴定,中院菜某某庭长说没有,你这案卷材料主要证据一样没有,法官台某某说,你弟兄两个能给案情弄这么大,后来法院通过公安又重新伪造补办法医鉴定和批捕书、拘留证、逮捕证等,第二次发往中院,在材料中将派出所出的关于光山拍片情况证明材料换掉,后来中院以限期内不能提供证据来源为由给于驳回(实际蒙冤受害人提供的证据来源是合法的)当时我向中院说这材料不能动我的,我要到省高院申诉,中院法官台某某说他们案件结束后,将材料退回潢川县法院,我说,你将材料退回县法院,他们在改换我的材料怎么办?法官台某某说,不会的,他都做了笔录还有底稿,因为补办伪造的材料仍然能看出明显是假的,和许多问题。
   1、第一次关压我的时间是08年4月3日,第二次关压我的时间是08年8月20日,县法院法官谢某某整理材料时,蒙冤受害人看见没有法医鉴定,只有顾某某的一张右手仰着单独拍的白色照片,右手碗旁边用电脑打有“立银”二字,四方四块的露出有半公分,因为蒙冤受害人在信阳市局法医电脑中发现顾某某右手腕背刺有“立银”二字,原县法医鉴定材料替拍人右手腕背图片没有“立银”二字,蒙冤受害人在县法院申诉中在材料上讲明了“立银”右手腕刺有“立银”二字,(当时县法院法官谢某某不知道立银右手腕刺字位置的实际情况),中院调去的县法医鉴定图片是右手仰着,立银二字在仰着的右手碗中间,颜色带红不带白的“立银”二字能全部看见,而信阳市局法医伪造的假鉴定图片是,右手钩着,五指并拢,真正的立银二字在右手背正中间,县、市两个鉴定“立银”二字,正好相反,市鉴定图片带有油性,当时中院复印时,复印人说有油性不能复印,后来蒙冤受害人带着照相机二次前往中院,要求拍照下来,被法官台某某拒绝,还许这就是中院将假材料退回县院的原因,推托责任。在省高院调卷时,县法院仍然将材料分两次送到中院,相隔时间大约十余天,这就说明县办案人员在省高院调卷中间又重新换材料用了十天左右时间,申诉人知道的情况是,县院向中院送去的材料总共是四次,不符合正常调卷手续,并且在调卷和退卷中偷换卷宗材料。
   3、县法医鉴定图片是右手R照片,市法医鉴定图片是左手R图片(此张图片在中院调卷复查时市局伪造补办的法医鉴定书中没有),其中换掉了08年4月3日的原模型片,又从新换的图片还是模型图片,蒙冤受害人才发现,市法医鉴定图片都是模型片。实际上市局法医徐某某做了四个肿瘤医院模型片,目前蒙冤人控制住只有三个模型片。
  二十四、省高院立案后,调去的案卷中,蒙冤受害人发现伪造的批捕书、拘留证、逮捕证、以及逮捕通知书和派出所出的伪证,证明,应该是在法院的个别人暗示下,由派出所办案人员通过、县公安局法制室、县法医、市法医、县检察院的个别人,以及监狱管教人员和法院等部门的人员重新伪造补办的(其中有人是以人情关系网为重帮忙加章为了事)。
  2、潢川县卜集镇派出所办案人员朝某某(巡逻队员、协警)伪造的信阳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书,时间是08年4月3日的,时间在鉴定书横头上面,在何店监狱里面,08年8月20日上午大约10点钟,朝某某强迫让我在上面按指印,我一看是伪造的,便按上指印做上了记号,中院立案后调卷中市公安局法医伪造补办的鉴定和省高院调去的信阳市公安局法医鉴定,是蒙冤受害人申诉时市法医徐某某重新伪造补办的(确切时间是09年7月初十前后出的),都没有我按的指印做的记号了,时间也改了,内容也变了,法医鉴定图片到了省高院又被换了3张,09年10月28日我到县检察院批捕科询问,批捕科档案表上还没有法医鉴定(我有录音证据)。
  4、潢川县卜集镇公安派出所的办案人员不光于信阳市公安局法医合谋伪造出了两个不同时间的市局法医鉴定,而且卜集公安派出所办案人员还伪造补办出两个不同时间的批捕书。
  6、而且信阳市中级法院复查过的材料退回县法院,在省高院调卷时办案人员仍敢胆大妄为的改换蒙冤受害人的材料。对以上建国以来少有的重大徇私枉法案,要求国家有关部门,成立督察组、调查组,查此案情,指定地方人民法院,重新开庭审理,面向社会,公开审理此案,宣布蒙冤受害人无罪,以维护法律及司法的公正和蒙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以洗清我不白之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4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