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中国虽然属于发展中国家,但是物价却有赶超美国的迹象。造成中美物价异常的因素固然很多,除了国际政治经济分配体制使然,更是两国内部各自司法、经济体制差异的结果,这种制度成本的差异体现在从生产到流通以及交易等各个环节。
  一直将美国作为参照物和追赶目标的中国民众,忽然发现,一直以发展中国家自居的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商品价格开始“赶英超美”了。
  拿着世界上低水平的收入,承受着世界上高昂的物价,而且物价还在上涨,放在银行的储蓄仍在不断缩水,中国民众的当下生活空间越来越显逼仄。

  在美国,一杯星巴克咖啡只需要1美元。

  物价里的租金
  中国连续多年飙升的房价,也对物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过去十年,全国的房价平均上涨了500%,一些大城市如北京上海等地方,涨幅超过1000%。房地产价格的提高,直接提高了商业地产的租金价格,增加了经营成本。
  从2006年到2009年,在全球最贵商铺的排行榜上,北京王府井和上海外滩的租金从前50名逐渐上升到前20名。目前北京前门商业街每平方米的年租金已经达到了3700美元,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接近美国第五大道的租金水平。
  抛开这些皇冠上的钻石,普通的商铺租金最近几年也开始急剧上涨。北京一个普通街道临街店面的每平方米年租金已经达到3000元,一个40平方米的小店面月租金高达万元。而仅仅在两年以前,这样店面的租金只要三千元左右。
  据媒体报道,在广州,一个小区内的商铺平均租金在8月份还是150元/平方米/月,而现在即使是位置靠内的毛坯商铺,租金也要230元/平方米/月,短短的一个月内上涨幅度超过80%。
  这些租金飙升,必然体现在最终的商品价格当中,由消费者来承担,更为重要的是,高昂的渠道和商铺成本,让一些本有意做内销的外贸企业打消念头。
  除了房地产的有形租金之外,更为重要的是来自权力的租金。权利的租金包括利用特权进行合法的寻租和非法的寻租。交通费是居民的一项大支出,而中国大城市的出租车行业属于典型的合法寻租。
  在美国,人工成本贵,车本身很便宜,以至于租车比打车便宜,在奥兰多租一辆很新的轿车,一整天不过18美元(还包括保险在内)。在泰国曼谷,车和人工成本与中国北京上海相等,但出租车起价7元人民币,如果打表,价格一般比京沪等城市便宜40%。
  在北京上海打车价格不菲,在于司机经营出租车,首先要缴纳高于汽车款两倍到三倍的价格购买出租车,然后再每个月上交五六千元的所谓份子钱,出租车管理公司收取费用的依据是由权力分配的经营牌照。而这些费用全部都要由乘客来承担。
  另外一种租金形式为非法寻租产生的各种腐败。依据相关学者的研究,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一度称,“中国租金总数占GDP的比率高达20-30%,年绝对额高达4万亿到5万亿元。巨额的租金总量,自然会对中国社会中贫富分化加剧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而这些租金都陆续摊入了物价,交由弱势阶层买单。正是这些非法以及不合理但合法的租金,生发出了超越国情的奢侈品消费、庞大的地下经济、日益脆弱的民生感受等一系列“不正常经济现象”。这也由此撑开了一个命题:擒拿通胀之虎也需仰赖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5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