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澳洲资源税激战:陆克文牺牲矿商生死末卜
      ( 和)
    40%的高额矿产资源税,受到矿商们的殊死反对,在矿商的精明的忽悠下支持工党的民众也大面积倒戈。结果,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理陆克文变成了澳大利亚史上最短命的总理。但是,高额矿产资源税符合公平正义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是矿产资源经济时代的历史大趋势。陆克文的下台并不意味着矿商的胜利,相信经过改善比如考虑级差矿租,高额资源税最终会在澳洲实施。未来,澳大利亚和巴西等国可向OPEC学习,实行铁矿国有化,把矿商变成国有矿业公司的打工仔,国家可获得全部矿产资源租。
    十八世纪以来,人类社会经济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与繁荣。论者大多把原因归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归于市场经济秩序的扩展。但是,从生产力三要素来看,最重要的原因是: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现代经济是建立在对矿产资源开发利用规模不断扩大的基础上的,现代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这样或那样的矿产资源。我们是处于矿产资源经济时代。
    然而,尽管人类暂时靠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繁荣发展了二百多年,但人类始终不能摆脱马尔萨斯循环。随着人口和生产力的迅速增长,在经历了二战后近三十年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代之后,人类社会就面临着矿产资源日益枯竭的可持续发展危机(它本质上就是马尔萨斯循环)。矿产资源的日益枯竭,使矿产品价格远远高于矿产品生产成本:石油每桶完全生产成本为20美元左右(中东仅2-3美元),市场价格却为70多美元,最贵达到140多美元。澳洲铁矿石生产成本,每吨20多美元,如今售价已高达140美元以上。
    矿产品市场价格与生产成本之间的巨额价差,是矿产资源本身的市场价值(也称矿产资源租),本质上是社会创造的剩余价值,或社会经济发展红利,通过市场机制向矿产资源所有者或矿商的转移,变成了矿商及其背后的投资者的超额利润。显然,从公平与正义角度出发,应将不断增加的矿产资源租以资源税(澳大利亚的资源租赁税)形式,由政府征收用于各种公共开支和转移支付,同时减轻资本与劳动所得税,改变税收结构。所以,当陆克文政府提出40%的矿产资源税时,王大麻子认为澳洲政府做得非常正确。
    然而,改变税收结构或者使传统税收向可持续发展的绿色税收转型,谈何容易。因为,无论是税收的增或是减,或是结构转换,都涉及到利益的调整,是最重要的、头等的政治问题,必然会引来既得利益集团的极力反抗,殊死博弈。这不,由于以力拓为首的大大小小的矿商的坚决反对,以及精明的忽悠(所谓征收40%的资源税会损害澳洲的矿业竞争力,进而使工人失业)更使支持工党的澳大利亚民众也纷纷倒戈。最终结果是:历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理陆克文,在短短的一、二个月内变成了历上寿命最短的总理。工党为了民众选票,内部出手就把陆克文毙了。
    陆克文牺牲在资源税博弈的战场上。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但是,陆克文虽然已下台,除了可能降低一些税率之外高额资源税本身肯定不会取消,因此垄断矿产资源开发的矿商巨头们也难以难言胜利,甚至其未来是生是死,也难以料定。而且,高额资源税本身不是陆克文下台的唯一原因。从详细的报道来看,即使是高额资源税这个原因来讲,矿商和澳洲社会反对最多的也只是陆克文出手太过粗暴,缺乏协调。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陆克文的方案没有区分不同矿种,不同品位和自然地质条件,带来的矿产资源价值级差,一刀切的40%资源租赁税,对利润率低的中小矿商来说确实难以承受。
    相信,经过调整,降低总体税率,或最高税率不变,仅考虑级差地租,降低边际税率,澳洲的高额矿产资源税肯定会被实行。。。因为这是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是公平公正的要求,是历史的趋势。
    垄断矿商的反对力量在短期内可能非常强大,但从历史来看,从长期来看,再强大垄断矿商也只是纸老虎。当年,主要是美国背景的西方石油七姊妹垄断了中东等发展中国家的石油资源的开采,所支付出资源国的资源租(矿区使用费非常之低)。中东石油等石油国政府,开始争取提高资源租时,也受到石油垄断生产商的联合抵制,甚至产油国政府甚至官员同样被牺牲。即使产油国组织起OPEC组织,在十多年内仍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胜利。但最终,产油国实现了石油国有化:石油资源国有,产油国通过国家石油公司负责本国石油资源的开发与经营,原来的七姊妹和其它西方石油公司变成了产油国国家石油公司的打工仔,辛辛苦苦地赚几个打工仔--生产作业服务费。而产油国则获得全部矿产资源租,相当于获得100%的矿产资源租。
    中国石化双雄,就因为其拥有低劳动力成本优势和可以不自负盈亏的政治优势,战胜了劳动成本昂贵的需要自我负责的西方老牌石油公司,中标成为伊拉克几个油田的打工仔的。此事,把国内的白痴们乐得鼻涕横流。殊不知,这可能是利益集团转移国有资产,或国有利益流失的一种新渠道。
    也许未来,巴西和澳大利亚等几个主要铁矿石出口国,会结成铁矿石输出国组织,会将本国铁矿石资源国有化,会采取OPEC的方式,将全部铁矿石资源价值纳入国家手中,造福本国民众,这同时也造福了世界,延迟了世界经济崩溃末日的到来。试想一下,若不是OPEC组织通过产量控制抬高油价,而是由七姊妹控制中东敝开油井阀门进行掠夺式生产,使全世界继续使用低价石油十年、二十年,那么世界经济可能早就因为石油资源的枯竭而崩溃。等到中国在九十年代末发展起来的时候,就不会有国际石油资源来支持中国的快速发展了。因此,麻哥在这里特别提醒,那些拿着百姓积攒的起来的美元满世界购买矿产资源所有权或股权的家伙们要注意点,别到时候什么都得不到。。。买矿,不如买矿产品。
    陆克文作为历史的先行者,虽然牺牲了,但最终会在世界历史上青史留名。正如当年在中东游说建立OPEC组织和实现石油国有化的,委内瑞拉人阿方索一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