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游记]十九天墨尔本塔斯马尼亚自助游(一)---“MelbourneCity(墨尔本城)”

本游记系列中提到的“资料”均指赴澳之前在网上查到并打印出来带去的旅游信息,主要从“携程”网上查得,也包括其它旅游网站和从各旅游目的地官方网站上查到的资料;而“宝典”则指一本书 -- 《走遍全球―澳大利亚》,里面的内容非常详尽,对我们澳洲之行帮助很大,游记中除了地名、食物名或者为了表示强调用了引号,其余带“”的句子均从此书中引用。
  2008/02/08 周五
  15:35,我们乘坐的从北京飞往墨尔本的飞机起飞了。
  2006年我已经和LG去过澳大利亚一趟,2007年我还去过欧洲一趟,不止一次坐过长途飞机。但不知这次为何觉得有些难熬。国航飞机上提供的饭实在是说不上好吃,聊以填饱肚子。另外机舱里空气非常干燥,我不停的向空姐要水,却也得经常上厕所。另外想睡觉又睡不深,可又困得难受,幸亏面前的座位后背有显示屏,有很多部电影可以选看。我就“眯”一会儿,看一部电影,再“眯”一会儿,再选一部电影看。
  
  经过漫长飞行,墨尔本时间9:40(北京时间6:40),飞机落地了。航班号CA177。
  我的护照没有问题,LG的护照倒是被“扣”下了,并且我们被叫到一边。原来是因为他所持的是旧护照,把我们叫到一旁的工作人员说需要在一个机器上“rescan”(重新扫描)一下就行(我的护照这趟旅行之前因为过期了,刚去换了新护照,还得重交200元钱,以往是申请延期就行了)。可能因为他的护照是旧版的,因此审查格外严格。扫描完了,还被问了好几个问题。“Is this your first time to come here?”(你是第一次来澳大利亚吗?)LG答:“No,7th.”(不,第七次了。)“You travel in a tourist group? ”(你是跟团旅游吗?) “No, we travel by ourselves. ”(不,我们自助游)
  出了机场,LG说有事先订好的出租车来接我们。但是他看了半天,也找不到接应的人,打电话也不通。后来我守着行李,他去找了半天才接上头。LG说那人搞笑的拿着一个小小的纸片写着我们的名字在找我们,当然费事儿。
  我一路看着窗外,路边不断掠过一些很眼熟的景标。因为06年跟LG就来过一次墨尔本,所以有些路标看着很熟悉。一路看着墨尔本这个城市的纯净蓝天、洁白云朵、整齐干净的街道、连绵的绿地,再次对这个城市产生了无比的喜爱和眷恋(因为知道毕竟只是过客,短短的假期结束就要回去,所以虽刚开始但已经有了眷恋之情)。憧憬着这个近二十天的假期再次带给我无限惊喜。
  我们稍微收拾了行李,就出去找吃的。LG对这里很是熟悉,我只用跟着走就行了。到了China Town(唐人街)附近的“Russell Street”,有一家叫“勇记”的越南粉店,我们要了一份有名的“越南牛肉粉”和一份“越南米皮儿春卷”,一共16澳元。我还是习惯要把澳元换算成人民币,可是换算完后又很懊恼的觉得贵,可也没办法,虽然人民币升值了,可人家澳币也升值啊。
  然后往回走,在快回到饭店时,我们发现路边有一个小型超市,就进去转了转,顺便买了两杯酸奶,1.6澳元一杯,后来喝了味道很好。
  17:30,我们出发打车去“Longham Hotel”,大概6澳元。在那里,有朋友要和我们共进晚餐。食物是自助式的,但大家基本上也按主菜、沙拉、甜点的顺序取。吃了一会儿,我和LG都觉得食物很一般,样式和质量都很普通,还不如北京的金融街洲际酒店。
  从我们桌旁的落地窗户向外看,能看见一条河延伸向远方(后来知道是“亚拉河”Yarra River),河边连绵的绿地令这里的整片景色很是静谧优雅。不过,可能因为是中国的春节,河边也有一些表演节目的街头艺人,又显得很热闹。再沿着河往前就是著名的 “皇冠赌场”(Crown)了。
  出了“皇冠”,因为中国春节,整个一条街上有一个个相连的小摊卖各种中国的小玩意儿,我还看见有讲“风水“的摊子。我们自然不会在这里再买中国的东西,所以只是顺着街走,走到火焰柱附近。可是喷火焰时间还没到,我们就先坐在一台阶上等着。好笑的是我们身后有不知什么人落下的几顶中国斗笠式的帽子,就不时有 “老外”过来问我们多少钱,把我们当成卖这帽子的了。我们表明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知是谁的后,就有年轻人拿了几顶就去戴,显得很新奇的样子。文化的交流就是这样奇怪,本国觉得再平常不过的东西到了外国人眼里就是顶稀奇的东西了。
  回去之后,因为饭店房间里能洗衣服,我就很是“雄心勃勃”,打算两人身上的衣服要天天换洗,不过,后来就又懒了,没怎么坚持,而且还因为天已经凉爽了,并不是我们原来想象的炎热夏天。另外,我担心洗衣机里有细菌,并没用它洗,而是把洗脸池刷了刷,把衣服泡在洗脸池里用手揉。唉,休假时还得做“洗衣妇”,所以后来就没坚持。
  2008/02/10 周日
  9:30,我们下了楼,朋友L先生夫妇已经在饭店大门外等着我们了。
  但是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这时墨尔本应该已经算是入秋了,天气已让人颇感凉意(老外都长得壮,还都是短袖,主要是我们觉得),来之前LG一个劲儿的说会是夏天,所以我们的衣物主要都是夏天的,我开始担心换洗的秋装没带够。
  L先生夫妇要带我们去的是墨尔本的郊区。这时是星期日的上午10点左右,路边街道上并不见很多行人,只有穿着运动装跑步的人不时的经过。看着他们,不禁觉得自己也浑身充满了活力。天气晴朗,天空是看不厌的纯净蓝天和洁白的云,阳光洒向马路两边连绵的绿地,觉得空气中也充满了绿色植物的味道。不时看见可能是学校里的操场的绿地上,孩子们在欢快的玩耍、运动,我不禁想国内的学生这时可能在家里埋头于无穷的作业。这里的房子没有高楼大厦,而是一栋栋的在国内可以称为“别墅”的居所,都是只有一两层,每栋房子都是那么漂亮雅致,房前的花圃里都种满了各种花草,将整栋房子围着,让路过的人看的赏心悦目。
  是人家请我们吃饭,但我在点餐时注意了一下价钱,我和LG各要了一份“Poached Egg”(水煮荷包蛋)(15澳元)和“Hash Brown”(煎薯饼)(14.5澳元)。
  我们注意到黑天鹅的脖颈上都带着环,上面刻着字,推测可能是为了保护它们给它们编的号。
  之后,L先生夫妇带着我们去“Dandenong Mountain”(丹德农山)。一路上又看见路边绿茵和花丛中围绕的不少漂亮的小房子,真是梦想能在这里生活,拥有这样一所house。不过,听L先生他们介绍,墨尔本乃至整个澳大利亚现在很缺水,都在实行“water restriction”(用水限制),让爱种花草的人家很是头疼,可是为了保护整个环境又不得不限制用水。但“water restriction”具体是如何实施的我们一直没有机会问到。
  再继续走,小路上或者路边渐渐出现了一个个以石头为底座的木质雕塑,或者有的完全就是木头,雕塑的主体有动物有人物,而人物明显全都是澳洲的aboriginal(原始)部落的人物。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只是觉得新鲜,看着这一个个雕塑,透露着原始的美感,尤其是看到有动物的,更让喜欢动物的我觉得新奇。然后慢慢的,才意识到,这些雕塑应该不是随意随机的放在这里的,应该是一种展示,想要表现些什么的。
  比如一个典型的作品是,以一棵树为主体雕刻成了一位睿智的老人,树的树干和根部自然就成了这老人的胡子。显示人类和自然的精神成为了一体。
  L太太先前已向我们提过要带我们去“Miss Marple”,还一再强调这个地方很是“popular”,要预先排队拿号。可是因为不熟悉,所以我们听了以后并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而我总是觉得“Miss Marple”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时,只见他们带着我们往一栋最漂亮的小房子走去,许是时机未到,并没见多少排队的人。L太太到柜台前拿了号,转身又领我们向外走,说要等二十多分钟。我很是纳闷,怎么就知道要等二十多分钟呢。而且不是说很“popular”的吗,那干嘛不在里面等,万一错过了号怎么办,但终归是人家安排,只好跟着出去。
  原来这是个卖各种茶叶还有茶具的小店。叫“MASTER PLUMBER”。里面的木架上,一格格里摆着各种各样的茶壶或茶杯茶碟,有的精美无比、有的又很实用、有的可爱、有的新奇,看得我爱不释手,真想买几个回去。但是郁闷的是,我发现这些杯碟,大部分也都是MADE IN CHINA。这就是旅游中最让人郁闷的地方了。很多旅游纪念品都是中国制造的,买了总有点让人不甘心,可是回到国内又买不到这些东西了。另外这里确实也有不是中国制造比如英国生产的茶壶茶杯,可是就很贵了。
  L太太说时间差不多了,带我们走出这家小店,准备回隔壁。这时我看见那家“Miss Marple”的外墙上伸出的一块广告牌画着一位老妇人拿着放大镜在看着什么,脑子里突然一闪念,想起来这个名字在哪儿见过了。就问L太太这是不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里的人物(不过忘了这个名字英文怎么说的了,用中文说的,L夫妇懂得一点儿中文,后来回国查得是“Agatha Christie”),L太太肯定后,很是高兴我知道这些。而LG还在一头雾水的不明所以。我得意地告诉他,“阿加莎克里斯蒂”是一著名的侦探小说家,“尼罗河上的惨案”(Death on the Nile)就是她写的。而“Miss Marple”是她的几部侦探小说中的一个主要人物,有点儿像福尔摩斯。其实我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因为教过学生的一篇课文里讲到了这些。
  等待的过程中,我看见小隔间的另一侧摆放着两排木架,走过去看,见架子上陈列着各种果酱卖。还专有一排架子放着好几本书,都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但书都是旧书,不知单是为了摆设还是真的能让人读。也不知这家店真的和“阿加莎克里斯蒂”有什么渊源,还是仅仅为了借“Miss Marple”之名。
  等上食物有挺长时间(说明是很“popular”),其间我们聊天,L太太说他们很喜欢这个地方,经常来,看得出来他们是很romantic的人。
   接着上来了waffle。造型非常漂亮。两块waffle旁边摆着奶油和一个球的冰淇凌,还有木莓、蓝莓等各种莓子,上面浇着鲜红的果汁,据LG说这种果汁是把各种莓子煮了形成的汁液。
  紧接着,冰咖啡上来了。我的嘴不知不觉张大了,同时开始认真担心待会儿的sundae到底会有多大了。这是一个绝对比星巴克大号咖啡杯还要高的玻璃杯,满满一杯咖啡,顶上还有堆得高高的奶油,奶油上还撒着巧克力粉。我用勺先舀奶油吃,我是很爱吃奶油的,可是今天没想到会面对这么多份奶油,LG也在旁边说今天是让我吃足奶油了,以后不会再想吃了。
  真佩服这里甜点师的技术,我面前的玻璃托碗上简直就是一座“山”!“山”的主体应该是冰淇凌,而外层还螺旋状的堆着厚厚的奶油层(上帝啊,又有奶油,这时的我开始有一点点烦奶油了),“山”上浇着巧克力汁和莓子汁,还点缀着很多草莓瓣和杏仁片,“山”顶还有两片饼干。
  吃完了scone和waffle就已经很有点儿饱了。而我看着已经稍稍开始有些融化的sundae,有一种很矛盾的心理,既想赶紧开始美美的享用这份“惊奇”,又“惧怕”它的体积,而这时我的胃里也真的开始对奶油有所“抗拒”了。
  L先生和L太太分别舀走了一大勺sundae,可剩下的还是很多。但是,那样“美丽”的sundae是让人无法抗拒的,我开始“攻坚”。溶化在嘴里的香滑的奶油和冰淇凌的美妙滋味自不必说,慢慢的,看着美丽的“山”在一点点变矮变小,还是颇有一种成就感,可是同时,胃里和身上也越来越冷,而且郁闷的发现越到底部体积越大啊。最后,还剩下一大块时,我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只能无奈的放弃。看着那么好的东西不能再享用真是郁闷,但是轻声跟LG说我现在像“武林外传”里吃多了糖葫芦的莫小贝了,再也不能吃奶油了,也别再让我看见奶油。用我家乡的话说是“吃顶了”。
  我们沿着山坡往先前停车的地方走,看见路边还有一家玩具店,进里面稍微看了看,也很有特色,各式各样的可爱玩具,琳琳琅琅的摆着挂着。看来这条街有不少好玩的小店,真希望有时间在这样一个悠闲的午后慢慢一家一家逛过去,可惜只能是奢望。
  接着,又行车不久,我们到了第三个地方,“Dendenong Ranges National Park --Grants Picnic Ground”。在这里可以喂鹦鹉。
  这里的景色也很漂亮。面前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上有供游人休息的木制桌椅。空地周围全部被树林包围着。右侧的树林都是一种非常高的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外层的树皮脱落了,露出里面白色的树干。这种树下有一处专用矮木桩围出来的小片空地。L先生夫妇先带我们往这里走去,这时我看见这种高树上停着好多白色的大个儿鹦鹉,头上一撮翘起来的黄毛。不过他们说这并不叫“parrot(鹦鹉)”,虽然属于鹦鹉的一种。究竟叫什么可惜没记下来。树木之间还有好多这样的“鹦鹉”飞来飞去,叫声非常响亮。而且看见有人朝空地走过去了,这些“白色鹦鹉”就扑闪着翅膀飞了下来。L太太给我一些鸟食放在手掌上,蹲下身招呼这些“鹦鹉”过来,果然就有好多过来吃了。它们硬硬的鸟喙咄在手掌上,有些痒痒的,很好玩。
  没想到,喂的差不多了,我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却赫然发现左手上竟然有一道血迹,有那么一刹那还以为是哪只“鹦鹉”受伤了,然后想起右手拇指,抬起来一看,才发现右手上也已经满是血,很恐怖,再看拇指,原来顶端有了一道不长的伤口。
  然后,L先生夫妇又带我们向空地左前侧的树林走去。原来那里的树木比较矮,仔细看,发现树枝间停着很多体积小,但是更漂亮、羽毛五颜六色的鹦鹉。L先生站定一处,把双臂向身体两侧伸开,掌心向上,手掌里都有鸟食,他说这样不久就会有鹦鹉停满在两手上和胳膊上了,有时头上也会有。我也准备学他,但是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只有一只鹦鹉飞来落在他手上。其余的还停在树上。
  不过要是有耐心,一直举着手等着,还是会有一两只凑过来吃会儿的。
  L先生夫妇驾车把我们送回了饭店,他们就回去了。
  回到“Saville”后,两人都很困了,小睡了一会儿。
  于是我们还去唐人街,在街上走时看到一块“中国国民党驻域多利支部”的牌子,觉得有意思,就拍了下来。还看见为了庆祝中国春节而摆的一条街的小吃摊,羊肉串的摊前排着最长的队。另外还有华人的表演。
   回去的路上,LG说去超市买东西。于是跟着他走到Lonsdale Street和Swanston Street接界拐角处的叫“QV”的大厦,里面有一家“Safeway”超市,LG说是墨尔本市区里唯一最大的超市。在澳大利亚,有两家大型的连锁超市,除了这家,还有一家叫“Coles”。而这家“Safeway”在维多利亚州以外就叫做“Woolworths”。我们在里面逛了很久,买了不少东西,尤其LG“盛赞”澳大利亚的蜂蜜,买了好几“桶”,准备回了国内慢慢喝。结账时是十点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xteen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