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共产党领导下的三权分立之我见

看了天涯一些网友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看法,忍不住想在此抛砖引玉,欢迎大伙拍砖。
  关于政体改革的必要性,没什么好重复的,我们所考虑的关键点在于选择什么样道路,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又要通过什么样方式来实现,怎样尽量减少所付出的成本?
  首先我们会想到毛老人家的暴力革命,揭竿而起,好处是可以荡涤一切陈旧的、反动的官僚体制,搬掉人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五座大山”,成本之高也是显而易见的:生产力和人类文明成果严重倒退,使得生灵涂炭。何况中国并非生活在真空,如遇外国势力强行干涉,扶持国内居心叵测、只为一己之私的代理人,中国很可能四分五裂,将陷于万劫不复之地。那时如何能够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社会稳定、安居乐业?
  所以,不到国家危难、民族消亡的生死关头,不能使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惨烈手段,它绝对不是某些人可以轻飘飘挂在嘴边召之即来的词语,它的背后是亿万人民背井离乡、啼饥号寒与生离死别!
  自解放后我国走上党领导的社会主义道路,而后邓公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距离繁荣富强似乎触手可及,但这里有两个前提要注意:一、马克思主义固有的缺陷和局限性使之已无法指导中国当前的社会主义实践,党的灵魂已经离体了;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本质是什么?是经济上的资本主义和政治上的封建主义。这正是当前社会生活乱象的根源。党的思想和行为、经济上的自由和封建主义的政治体制等上层建筑早已南辕北辙、渐行渐远,国家与社会如何能够健康发展?说到这里,我不由得庆幸还好我们继续坚持土地国有制,贫富两极分化被大大延缓,否则在改革开放后十数年内的土地兼并就将使得富可敌国,而贫无立锥!即便如此,腐败、贫富悬殊、社会资源分配不公也已使得百姓怨声载道、恨声遍野。但我们必须看到在经济学条件下,这些社会不公是一个正常的符合人性的本质的过程。一个什么样的过程?这就是在前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庞大的系统的全社会私有化过程!无论是腐败,或是私分国有资产,或是其他社会不公,都是将不明确产权的社会财富转化为明确的个人财富的过程。
  
  
  英国从表面上看是君主立宪制,但作为洛克所尊崇的“两权分立”的典范,实际王权等于零,首相和内阁领导负责制才是核心。与我国情况差别太大。
  美国作为“现代国家最完善的例子”(马克思语),堪称西方民主制度的典范,其体制特点在于:一、三权完全分立,密切制衡;二、总统是国家权力系统核心;三、联邦与州的双重分权。
  
  我们先看中央与地方党委的分化。十六大以后,党章把ZGGCD从“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扩大成为“中华民族和全体中国人民的先锋队”,好像是党的先进性得到加强,与时俱进了嘛。须知国家是社会的产物,而政党是阶级的产物,其必然是某个阶级的代言人,如果全部所有阶级都代表了,那就是谁也代表不了,“三个代表”的含义与政党本身由来如此矛盾,其荒谬性可见一斑。但由此可见中央实在是迫切希望从理论上寻找加强执政能力的突破口,以致饥不择食。希望能够自上而下继续贯彻“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作好新兴无产阶级(包括城市贫民、失地农民、以农业为主要收入的农民、进城务工农民、老、少、边、穷、山地区人民、失业人民和其他因病因残等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低收入人群)等“弱势群体”的代言人,把地方党委的思想统一到中央的思想半径中来,想法是好的,但路子是死路一条。有道是“屁股决定脑袋”,地方党委(省、市、县一级)的思想已经坚定统一到――以官僚资产阶级为领导的,以民族资产阶级为基础的资产阶级政党的路子上,中央非常了解这个趋势,仍然试图延缓其发展步伐,做了大量卓无成效的工作,例如省部级互换、三个代表教育、党员先进性教育等等,但这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辩证唯物主义的铁律所决定的。
  在看到当前党内分化的趋势和各自所代表的阶级利益后,我们就能将这一分化同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的道路,以及结合了中国国情的西方民主制度精髓“三权分立”联系起来,走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改革的必由之路,即ZGGCD领导下的三权分立和政治协商制度。我相信很多人已经看到了党与三权分立结合的可能性,只不过他们想继续深入研究,而我却说了出来。
  伟大的毛泽东 曾说道:“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段话深刻阐明了党的执政地位及内外部变化。改革开放前党内派系主要以地域划分,是为京派与海派,是因为在执政理念上、所代表的阶级利益上尚无重大冲突;改革开放后随着净衣、污衣两派逐渐形成,名同为ZGGCD,但所代表的阶级利益已根本对立,这正是资产阶级民主得以实行的重要基础,但存在两点前提:一、必须始终坚持ZGGCD的领导和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二、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立足于两大阶级的党内分化和妥协。
  
  这些问题解决尚须假以时日,非可一蹴而就。文章结束得很匆忙,但我们对历史现实及中国未来的深刻思考才刚刚开始,谈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2000多年前古代中国一位终生追求真理,因愤懑世俗黑暗而投江的学者屈原先生的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5 + twen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