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澳洲中国留学生被害。为何不断有无辜同胞遇害而我们无动于衷???

  
  
  
  上一个周末(12.17-12.18) 中文报纸头版头条的两则新闻引起关注。而这两则新闻竟然都是关于华裔留学生被害的事件。
  “一名误杀中国留学生而不用坐牢的恶少年,违反社会服务令,昨日再次获得一法官开恩,又逃过下监狱之苦。”
   以下是某网站对当年事件报道的转载。
  一个因为卷入10块钱打赌使中国学生丧生的19岁男性, 免除了其牢狱之灾.
  Aaron Toal was out with friends in Forest Hill on the night of July 7 last year when they targeted Yuxiong Han, 21, who was coming home from work.
  
  维洲高院审理了Toal向他朋友的打赌, 是否敢打韩.
  His teenage co-accused threw a punch, causing Han to run into the path of an oncoming car. He suffered massive head injuries and died in hospital.
  
  Toal承认了杀人罪.
  Justice Stephen Kaye said Toal’s conduct was disgraceful and cowardly.
  
  但他确信这个袭击是无意的胡闹行为.
  He also accepted race was not a factor in the crime and that Toal was deeply remorseful.
  他还接受了此犯罪并非种族因素, 且Toal深有悔意. 法官Kaye考虑Toal还年轻且(平时)人品不坏.
  He ordered him to undertake a two-year community-based order with 500 hours of unpaid work.
  他判决他两年50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 法官Kaye告诉Toal他有幸逃过了牢狱之灾.
  "You are fortunate. Make sure you take advantage of the opportunity afforded to you," he said.
  
  但是这周末报纸上的 最新报道,“被告人toal 承认五次未见社区感化官,8次没有完成社会服务,未完成500小时无薪工作。
  
  
  
  不禁让人想到09年四川籍女学生与男友回家被人尾随,最后跳楼致死,从未间断过的惨剧发生在无辜的留学生身上。不禁心里有一个大大的问号,这是为什么?
  之前有印度留学生在墨尔本被害事件,当时反响很大,印度留学生自发组织抗议,反对暴力和种族歧视。
  
  上一次,我去塔斯马尼亚岛的首府城市霍巴特,听闻到之前学校的同学说起2008年一个中国女生被当地青年迫害之死的事情。
  她是被犯罪人毒打之后主动求死的。
  他们告诉我,当时案发之后,有中国学生上街都会被那些当地的年轻人打,或者扔石头鸡蛋。
  霍巴特,这个小小的城市,(甚至放在中国来讲,根本算不上城市。)白人居多,外来移民很少,学姐告诉我,他们开的店,要是没有请当地人在柜台前干活,是没有人会来买东西的。多么狭隘的种族主义啊!
  
  
  
  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虽然是一个个体,但是群体是由一个个个体组成的。虽然是一个个体,但是那是一个无辜的个体,一个负责执行任务,维护国家利益的个体。 当一个和我们一样平凡的,无辜的个体被杀害时,能够漠视,能够继续保持沉默吗?
  不能。
  在澳洲生活的这几年,听闻过不少其他人诉说的,包括我自己本人,也亲身经历过种族歧视事件,
  我没有保持沉默,我说到,fuck you Caucasian .
  然后她丢下抽完的烟头愤恨的走了。
  
  而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华裔移民,凭什么要受到不公平对待。
  
  我觉得我们有义务要站出来为那些冤死的同胞们做一些什么。 不是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8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