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大战360专区]短篇小说:《渴望》

导语:如今QQ跟360的战争越演越烈,双方都开始了惨无人寰的厮杀,彼此都想置对方于死地。作为普通老百姓的我们,不免深受这场战争的伤害。写下这个短篇故事,希望能引起国家安全监管中心的重视。不管是QQ还是360,监控我们上亿用户电脑的行为,都会引起众怒的。总之一句话:侵犯别人的隐私,真的很不道德。

   1、KB975558―MPEG―4编解码器远程代码执行漏洞;
   3、KB982802―Windows远程过程调用组件远程代码执行漏洞;
   5、KB2259922―写字板文本转换器远程代码执行漏洞;
   7、KB2288613――Unicode脚本处理组件远程代码执行漏洞。
   没过多久,她的主QQ也突然掉线了,右下方同样出现一个方框提示:“错误报告:QQ2010遇到未知错误,我们对此引起的不便表示抱歉。我们已经产生了一个关于此错误的报告,我们希望您选择发送此报告给我们以帮助改善QQ2010的质量。错误号:A4E36F4F17B76B4672BA2A739E32B6E4……”
   对电脑一窍不通的赵奕芷,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早在几个月前,她在重庆就发现自己的电脑被监控了,所以特别谨慎,马上用另外一个没有掉线的QQ,截图保存了开始出现的那两个方框提示,并且保存到邮箱。
   赵奕芷对这份工作,满怀期待。她于2009年6月毕业后,到现在才过去一年零三个月,就已经换了好多份工作。她掐指一算,差不多平均每个月换一份工作。所以她很珍惜这份工作,希望自己能在这个公司长久稳定地呆下去。可是她没想到自己上班第二天,工作那台电脑就被监控啦。
   “我发现你有点神经质,是不是得了精神病哦?”
   “别跟她说了,她肯定是个脑残。”
   “这不一样的。”
   同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他们都觉得赵奕芷脑子不正常。赵奕芷在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嘲笑声中,忍不住伤心得哭泣起来。她坐在电脑面前,一只手撑着电脑桌,一只手把眼睛蒙着,害怕同事们看见自己哭泣的样子。可还是有同事看见她哭了,有的跑来问她:“赵奕芷,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好心没好报。”赵奕芷看见那同事走出去了,就后悔自己不该对他那样冷淡,她想他肯定会那样想她,觉得自己好心帮她,她却不领情。
   “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她叫赵奕芷。”
   “真是莫名其妙,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
   赵奕芷看见好多同事从外面蜂拥进来,就想躲开他们。她用手掩面,跑到厕所里面,蹲在马桶上,抽泣起来。她愤恨地想着:“你们凭什么说我脑残?我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那台电脑肯定是被监控了。”
   2010年9月10日上午, 赵奕芷在网上看见公司发的招聘文案的帖子,负责招聘的人在网上留了自己的姓氏和电话,还有QQ。赵奕芷看见那人也姓赵,当时就觉得好亲切。她加了赵经理的QQ,跟他聊了自己的情况。赵经理让她下午就去公司面试,她兴奋地坐了两个小时的地铁,赶到了公司。
   “你从这个梯子上去,走到最左边那间办公室,找人事部的赵经理。”那阿姨说完就站起身,抬头向左上方看去,手指着最左边那间办公室。赵奕芷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见那楼上有三间办公室,都敞开着门。
   赵奕芷走到最左边那个办公室,看见里面有两个人正在交谈着。她轻轻地敲了一下门,然后走了进去。坐在她正对面电脑面前那个人,就是赵经理。他穿着白色的衬衣,看见赵奕芷进门后,就把另外那个人打发出去啦。
   赵奕芷在赵经理的带领下,从前台左边的铁梯子上下来,经过前台,跨上前台右边的铁梯子,走到二楼又向最前面那间办公室走去。老总就坐在里面,正对着电脑看什么东西。
   “坐吧。”李总边招呼赵奕芷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边看她的简历。
   “我09年6月毕业后,在重庆某律师事务所工作了三个月,就辞职去北京当了两个月的采编,然后……”
   “其实我也不希望自己老跳槽,但是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美好。之所以频繁换工作,是因为在以前工作的地方,发生了很多自己也没有料到的不愉快的事情,……”
   “当然有啊,老实说我也想在一个地方一直工作下去,但后来发现自己不太适合,也许是自己太天真了吧,总把每个人每份工作都想象得太美好。”
   “发自内心地说, 我换了这么多工作,也觉得很累。因为每次换工作到不同的地方,都要搬家,这一年我都搬了好多次家,真的觉得太累啦,所以希望自己接下来能稳定在一个公司,不要再换工作。”
   “我觉得还不错啊,公司很大。”
   “也就两三千吧。”
   “哦,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她面试那天正好是星期五,赵奕芷回去以后,又重新找了几个工作,最后经过权衡和比较,还是觉得自己比较适合卓翔广告公司的文案工作。所以她在2010年9月14号,星期二那天,到卓翔广告公司报到,还跟老总说:“我写东西需要安静,不喜欢外面吵闹的环境。”
   赵奕芷回想自己从面试到开始这份工作,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她实在想不通自己的电脑为什么会被人监控。她截图保存好证据后,心里并不平静。因为她的电脑被监控,上班也总是提心吊胆的,担心自己写的东西会被人窃取,害怕给公司造成损失。
   赵奕芷想到这里,就准备去跳黄浦江自杀。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游走在黄浦江边,准备走到人少的地方,纵身跳下去。她像个幽灵一样,慢悠悠地走在黄浦江边。一会儿抬头仰望蓝天白云,一会儿低头俯瞰浩瀚的黄浦江,用心倾听江水奔腾嚎叫的声音。
   赵奕芷想到这里,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她突然抬起脚,站到了石栏上面,伸出双手,想要拥抱整个天空和大地,拥抱完就跟这个世界告别。可是就在她伸出双手的刹那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伸出的双手只能拥抱无形的空气,连世界的一粒尘埃都抓不到。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从黄浦江回到了住的地方。傍晚时分,她去药店询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安眠药?要吃多少才能一觉睡去不醒来啊?”
   “没什么,就是觉得活着没意思,求你们行行好,卖给我安眠药,让我吃了再也不醒来好不好?”赵奕芷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是呀,是呀,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尽管跟我们说,我们都活到这把年纪了,经历的困难可比你多,我们不也照样挺过来了吗?想开点,一切都会过去的。”
   “你是不是失恋了啊?找你男朋友好好聊聊!”
   “你是外地的吧?一个人在上海打拼确实很累,要不阿姨给你介绍个男朋友,有个人在身边照顾你,你就会感到幸福了。”
   “那你究竟是什么原因想不开啊?”
   赵奕芷说完,气愤地离开了药店,回到住处,拿出洗脸和搓澡的毛巾,还有浴巾,撕成了一条一条的,然后连结在一起,挂在了卫生间滚筒形状的热水器上,然后把头套进去。
   赵奕芷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妈妈焦急的声音:“奕芷啊,前段时间,你的电话怎么老打不通?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你……”
   “没事就好,你怎么又要出国了啊?在上海不是好好的吗?”
   “那就好,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我挂了啊,晚点让你爸爸也给你打个电话。”
   赵奕芷挂完电话,打开电脑登录了QQ,发现好多人给自己留言。
   “真的吗?”赵奕芷把这几个字敲打过去,可是对方的QQ显示不在线。
   赵奕芷很快加了那个人为QQ好友,然后回过去:“请问您们是什么公司?”
   “好的,谢谢,还好……,还好我活着。只要活着,即使电脑被监控了,人生也还有希望。如果真的自杀死掉了,就什么都不会有啦!”
   “没什么,我明天一定会来面试的,谢谢您的通知!”赵奕芷发完这条消息,走到窗户跟前,打开窗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慵懒的阳光从外面斜射进来,照在赵奕芷光滑白净的脸上,她的心里荡起了新的希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