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另一个故事

原发在舞文里的,不过希望能呼吸点儿新鲜空气,就再发在这里了,请版主理解,别删啊~
    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再贴这篇文章,到现在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没有自信。其实小时候的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和男孩子有一拼。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实在不像是以前的自己了,哪怕是一年前的自己。曾想过再贴这篇文章时,要不要删改一些。说来实在好笑,自己写的,怕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坦然自己的过去,为什么不能正视那一段纯真的感情,难道自己现在就成熟得可以认为以前就都是幼稚了吗?不是的。其实我还是多一些男孩子的性格的,贴就贴了,我就是我,没有什么可回避的。如果网络尚不可使人性最极点地真实,那真没有真实可言了。事实上,每个人都在网络上无一幸免地坦露了自己的本性。难道不是吗?所以,在这里,我想自由,那么,不戴面具了。
    故事再次开始吧!
    
    鱼儿喜欢在水里游来游去,自由而浪漫,舒适而愉快,没有觉得需要改变什么,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瓶儿,于是鱼儿的一生便由此发生的改变,她找到了自己游历的目标与方向。她想游到海的那边去寻瓶儿,虽然她知道这有99%的不可能。
    瓶儿永远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你永远不会触到他那透明的内心,于是便隔着美丽的幻像,憧憬着未来。
    鱼儿与瓶儿相识很普通。第一次见面是在鱼儿到一家单位面试开会时,那天他的胡子没刮干净,鱼
    
    
    
    
    
    
    
    
    
    
    
    
    
    
    
    
    
    
    
    
    
    
    
    
    
    
    
    
    
    
    
    
    
    
    
    
    
    
    
    
    
    
    
    
    
    
    
    
    
    
    
    
    
    
    
    
    
    
    
    
    
    
    
    
    
    
    
    
    
    
    
    
    
    
    
    
    
    
    
    
    
    
    
    
    
    
    
    
    
    
    
    
    
    
    
    
    
    
    
    
    
    
    
    
    
    
    
    
    
    
    
    
    
    
    
    
    
    
    
    
    
    
    
    
    
    
    
    
    
    
    
    
    
    
    
    
    
    
    
    
    
    
    
    I don’t care who you want,
    And what you did,
    …
    是瓶儿最喜欢的乐队演唱的,动感的节奏令鱼儿听得没有心思看衣服,只顾闷想。
    商场的一家专卖店里,鱼儿和朋友刚走出来,听到了久违了的一曲前奏的旋律,那是张信哲的《爱如潮水》,一首曾经引起鱼儿无尽思绪的歌。
    西单商场的门口,人潮汹涌,似乎人们都在等待即将到来的新世纪的钟声,许多穿梭于都市的过客也都驻足等待聆听并祝福许愿于新世纪。鱼儿和朋友站在不远处也在等待着,今年的冬天真的不太冷,鱼儿感到周围的气息仿佛是处在春天一样的清新徐暖。开始倒计时了,每个人的情绪都开始高涨了起来,为了倾听这一刻的幸运钟声,所有的人都在为自己祈祷。鱼儿觉得很像纽约时代广场的群众气氛,感觉非常的好,心中异常地激动。不知不觉地,鱼儿随着自己心愿的祷告,随着新世纪钟声的敲响,为着美丽的憧憬落下了难心抑制的心泪。鱼儿在水里还在畅游着……
    在回家的路上,出租车里意外地又放起了一段鱼儿非常熟悉的音乐,小柯的《日子》,那首他们曾经共同唱的歌:
    词、曲:小柯演唱:小柯
    寂寞的人儿看着,
    随便地听听算了。
    想爱的人儿也爱了,
    为什么呀你,
    爱你的人儿来了,
    孤独的云儿飘着,
    爱你的人儿来了,
    窗前的姑娘哭了,
    爱你的人儿来了,
    孤独的风儿唱着,
    在没完没了地听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