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护士的7年职场奋斗经历——辛酸苦辣谁人知(转载)

  这7年来,学历从被无数人鄙视的中专变成现在的硕士在读;
  工作场地从区级医院跳到外资医院然后出国混澳洲国家单位--公立医院;
  工资从可怜的要死的1000块涨了几十倍。
  话说从小一起的玩伴只有我一人是在校生,顶着这个头衔压力很大,记得当年有人说我已经被社会淘汰了,不要再作梦了。年轻的小孩自尊心总是很强的,不愿意接受这个大多数人认为的事实,于是,不停的规划自己的未来。
  当时念护士学校的时候,那些知识考试前一个礼拜背背就好了,我只求通过,不求讲学金和名次,所以平时都很空,一放学就没事干,16,17岁的人每天那么空不是好事,所以找了点事给自己干。
  去学点东西吧,学什么好呢?打开报纸看到自学考试的培训班,什么专业都有,但唯一熟悉的就是英文了,这玩艺从小就开始学的,而且学的不错,扔掉可惜,就这样17岁的我开始上自考英文专业了。
  接下来的日子英文占据了我几乎所有的时间,到后来上课不是打瞌睡就是看英文,把老师们搞的很气愤,都劝告我说正课第一位,英文是副业,你怎么可以主次颠倒。索性每次考试我都合格的,平均也77分左右,不过在这个背书狂人遍布的3好班级里我永远都是倒数10名内的,我们班当时的平均成绩是88分,90分以下就倒数了。
  最痛苦的是,学校的考试和自学考试挤在一起,不熬几个夜背书是不行的。
  熬夜的本事在那个时候开始被训练的很强大。
  实习的1年在一个著名的大医院度过,工作量很强悍,路远,隧道又堵,每天6点起床7点到家,还要看书准备第2天的提问和阶段性的考试,同时英文自考也进行着,整个人累的不行,最后连这个医院的招聘考试都没去----实在是受够了,一心想找个离家近的。
  后来果然如我愿去了个离家最近的区级医院,噩梦从此开始。
  那是2003年的4月,全世界非典肆虐,我刚实习完毕,在家休息,按规定是8月去单位报到,可是4月底单位一个电话划过来,说极度缺人让我4月29号就去上班,领导发话不敢不去,于是噩梦提早开始。
  4月底到8月中这3个半月里,我跟老牛一样奋斗在门诊非典1线,但是工资1分钱没拿到,一直到9月5号才给了我第一笔月薪加上1500---算是对我千3个半月提早来帮忙的劳务费。
  妈呀,大热天3个半月才给1500,非典发的钱和东西以及高温费我一分都没有,想想心里很气,但是那个脑残领导说的话胸闷死我了,她说本来院长不准备给的,但是看你非典一线蛮可怜的就给你1500,意思下。
  尻,国家事业单位就是这样经营的,我算领教过了。
  本来在门诊相处的还好,可是调去病房后,欧巴桑一多事情就来了
  那个病房是,又忙,又天天死人,家属吵架3,6,9,外加奖金倒数第一,没什么后台发配到那里也在情理之中。
  那幢大楼很老,走廊没空调,护士办公室空调天天坏怎么都修不好,领导也不肯买新的。8小时汗嗒嗒滴,说一天出一斤汗不为过,一入夏我就瘦10斤。可怕的是病人的房间是有空调的,里面冷气很足,一进去我就汗毛管竖起来,出来继续滴汗,一冷一热非常伤身体。
  每天中午我们要给所有的病人量体温,我拿着一盒体温计一个个发,发到一个老太太,她床边堆满了东西,我没地方放盒子,就放在床尾,想不到她腿一动,把一盒子体温计都踢翻了。
  结果当然是挨骂,写检查,赔钱。
  老太的女儿很好,主动到办公室给我10块钱,但是欧巴桑们都在,她们还不等我发声音就跟家属说,没几个钱的,我们领导会好好处理的。
  家属走后,她们说,小姑娘是蛮可怜的,但是家属在那么多人面前给钱当然是不可以的,她应该趁我们不在暗地里给小姑娘呀,当面么肯定是要拒绝她的。
  至此我体会到了什么叫2面3刀。
  工作了4个月没拿到1分钱的我,反倒赔了20多块,委屈的一个人在角落里哭泣。
  接下来就是主任和护士长一搭一档在我面前唱双簧让我去献血。
  主任对护士长说,你看这今年鲜血的指标又出来了,谁谁谁都献过了,没人了呀怎么办啊,护士长说是呀,急死人了,哦,新来的小姑娘正好在这里哦,来来来你献过血没有啊,我说没有,那好就你吧,没感觉的不伤身体的,还有2个礼拜休假和700块营养费蛮好的……
  献完血,手臂瘀青了2个月,休假2个礼拜每天昏昏沉沉的睡15个小时,更糟糕的是,我还处于帮忙期,都不算正式职工的,700块营养费是工会发的,我很担心医院因此为借口赖掉。
  后来这700块是给我了,但是科室的慰问费就没有了,按习惯科室也是要给钱的,其他效益好上路的科室给1000的都有。我们护士长的解释是,你没来多久对科室没什么贡献,我们科那么穷你也知道的,所以这次就不给了。
  卖个血也比别人廉价,残酷的不是一点点。
  献血假期间真好碰上新人报道会,人事部坚决要我去参加,我想用血假去入职培训算什么名堂经阿,于是在积极争取下给我补了2天假。
  那时候翻3班的就4到5个年轻的小护士,老的都做常日班的。
  5个人的时候还好,4个人的时候那就惨了,就早,中,夜,休,这样不停的倒,休息那天是出夜休,意味着这天是睡掉的,第2天还要一大早起来上早班。连环着这样等于全年无休,记得在那里的1年零8个月,没有一个公共假日轮到我休息的,医院就发28块作为加班费。
  一工算三工的节假日就给28块,那一工就等于9块多,一个小时就人民币1块2.这个算盘让人佩服的。
  就算这样,我还是情愿翻班,因为中夜班都是一个人上的,没有领导没有欧巴桑。
  大冬天的夜班真的是冷啊,空调几乎是坏的,我坐在办公室里披着棉披风,腿上盖着被子,整个人还是在发抖。一个月有一次业务学习,经常安排在我出夜休的那天,昏昏沉沉的起来,5斤横6斤的赶过去学习了10分钟就说结束了,靠,后来就借故不去了,说身体实在吃不消,意见肯定是大的,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本来以为,这个护士长算是厉害的,想不到她被斗下去后,换来个更厉害的少妇。
  我们工作1年后,要去考护士执业证书,我又很多积休,想用几天看书,这个少妇死活不让。
  考试很早,地方很远在张江,前一晚轮到我大夜班,要早上8点下班。
  我请求给我早一个小时下班,否则来不及去考试。
  她说不行,只能让你早半小时走。
  我说半小时来不及的。
  这女人很经典的 说你可以打车……
  靠!打去张江100多,谁报销阿,一个月那么辛苦才1000多,打个车10分之1就没有了谁舍得阿。
  后来在我的坚持下她妥协了,但1小时还是很紧,坐公车是来不及的,老爸请假在医院门口等我,用助动车开我去。
  后来我奶奶突然死了,要参加大殓,那天申请调休,这少妇坚决不同意,后来假装好意的说可以给我提早2小时下班。那就意味着我积累了6小时的休假,这天按理说我是可以休息的。
  但是人事部把我否定了,是有一天丧葬假没错,但是这一天是不可以调休积休的,只能当天休,那6小时我算是白做了。
  工作很辛苦,英语还是继续学者,因为3班倒,很多课不能上,所以进度很慢。上班很辛苦,每天袜子都走破,回家看会书就睡者了。
  为此很苦恼,学习进度慢意味着要在这个鬼地方多呆一阵,越呆学习进度越慢,由此恶性循环。
  欧巴桑们一如既望的嘲笑我说,你学英文有什么用,还不是和我们一样一辈子在这里混到退休。
  她们不知道我不久就辞职不合她们一起混了,然后一路凯歌到现在,将来要在外国退休。
  我很喜欢历史文学和诗词,经常和一个有同样爱好的老医生爷爷谈论这些东西,对此,欧巴桑的嘲笑语为:你怎么不去考复旦中文系拉,还根我们一起混作啥啦?
  她们不知道我的母校7并8撤后变成复旦的一个学院了,她们现在很缺我这个专业的老师,我过2年洋硕士毕业回去作个讲师不是没可能的。
  一个夏天的夜班不是很忙,我翘着2郎腿坐了蛮久,有个病人打铃,我没意识到脚麻了,一下子站起来,摔倒在地上,脚踝扭伤了,关节周围瘀青很厉害,但还是挣扎着把班上完。回家后发现拖鞋也套不进,脚肿的很厉害,这下荒了,不会骨裂了吧,马上请假拍片子。
  还好拍出来没什么,但是单位因为我请假很不高兴,不给我病假,要我用积休冲,还要扣我奖金。
  总值班的书记还不信我是这样受伤的,嘲笑道这样也扭伤,路道蛮粗的。
  执照考试的结果出来了,但是医院拖了半年才把证书给我。
  等啊等 发了年终奖,我立马辞职走人。
  很多人都很惊讶,阿你要走啦,外面工作很难找的……
  我觉得外面比这里差的地方绝对罕见,走的异常果断。
  很多年后,回这个地方开工作经历证明,人事部有个大妈很搞笑,说你还待业到现在阿,又要闹出国乱搞父母钱啦,我懒得和他们解释。
  她又说,工作证明的英文我们不会写,你写了我们又看不懂不好随便盖章的,僵持了很久,好话说了一箩筐,才勉强盖了公章。
  那个医院在城乡结合部,很多人21岁就结婚了,满世界的妇女同志,满嘴吧的老公,公婆,小孩。我刚进单位的时候20周岁都不到,和这个氛围,这帮人非常之格格不入,不是朋友么就是敌人了,再加上是新人,为人太过于安静又不拍马屁,被欺负算是很正常的。
  护士长个个善于骂人,但是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斜眼护士长。
  她那天到我们科室是来开另一个小护士的批斗会的,那个姑娘班里有个人跳楼死了,她的主导思想是那个姑娘没看好病人所以才导致自杀事件的发生。
  想不到看到我也在就开始修理起我了,说我小辫子梳太高,手表太卡通,不符合外表规定,说以后再带这个表就不要来上班了。
  她斜着那只斗鸡眼,盯着我骂了好一会,直到周围很多家属和医生都在旁边围着看笑话,她才shut up.
  我差点忍不住造反,但是想到没多久就发年终奖了,看在钱的面子上就都忍了。
  我辞职很迅速,之前没跟任何人提。
  中午吃饭跟父母说要辞职,第二天下班就交辞职报告了。
  护理部主任问我说还要考虑下吗,我说不用了,来了没多久就想走了,能离开这里很开心。
  父母当我只是说着玩的,得知我真的辞职了蛮不高兴的。
  他们觉得国家事业单位很稳定,苦么又苦不过练钢的烧锅炉的扫厕所的,以后退休工资也比一般工人高,找不到工作的人那么多,我没理由心思活络。
  稳定的工作如果好,那我也不会心死活络想变动。
  稳定的工作如果不好就是=====一辈子稳定地没好日子过。
  对未来我有自己的规划和打算。
  所以把父母亲戚的不理解和冷嘲热讽当耳边风。
  工作的1年多里,我非常节省,老坦克当坐骑,天天带盒饭,从来不打扮不买衣服,搞得很丑,以1000多的月薪,省了2万1千块,作为待业在家的生活费和学费。
  在家10个月,一共2个学期,通过了10门自考科目,同时也全上海飞的面试,自考英语专业一共才12门科目,我还剩2门就可以毕业了。
  本科有2外,我学了德语,班上一个小姑娘有个初中同学在一个外资医院当护士后出国读书了。这个医院的名字我以前没听说过,估计大多数的上海人都不知道的。后来回家马上搜索这个医院,发现正好在招人,简历投过去,第2天就让我去面试,第3天复式,电梯还没乘到楼下,经理就打电话通知我被录取了,要我火速赶往行政部讨论待遇签合同。
  人事问我开价多少,我这个拿惯1000多的人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一下子狮子大开口说4000,他竟然问税前还是税后的,我这下缩了,说税前吧,他后来给我3600再加上1000左右的中夜班补贴。
  在那个外资医院的经历大体是非常愉快的。
  那是个小小联合国,员工来自20多个国家,病人来自几乎全世界。美国人的管理,第一次让我体会到,管理层是为一线工作者服务的,是为革命者作后勤工作的,而不是跷二郎腿,喝茶,开会,骂人。
  经理是个幽默的香港老太,girls,girls的叫我们,感觉非常亲切,对我们很公平仁厚,至今都非常怀念她。刚去的时候在门诊,有时候很忙碌,也会拖延下班,但是多做的时间写在排版表上即可,会算作积休的,而且没有人监督你到底几点下班,到底写的几点,大家都很自觉,互相信任。
  后来去了病房,工作时间更少了,5天里就上2个班,1白1夜,一个班12个半小时,给人感觉我天天在家似的。
  病人也不是很多,工作气氛很轻松,桌子上通常都有零食,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起叫外卖,下午一起叫星吧克珍或珠奶茶,下了班洗个澡回家,到市中心逛街晚了直接去单位聊天然后接着上夜班。
  请假的方式也很灵活,只要上班前2小时通知领导不舒服即可不来,这和澳洲是一样的,当然领导要顶你的班,所以大家都尽量不请假,但这并不代表你不被允许请,也不代表你请了会挨骂。
  1年之中有年假病假事假共17天,病假事假无限制,可以当年假一样的随时请,不需要医学证明。
  1年旅游一次,分2批,自己选时间,不会因为你上班而轮不上。
  聚餐无数次,吃到后面都没什么兴趣了,尽管是免费的。
  没有任何提问,考试,背政治知识的事情发生。
  记得那阵子,国家医院都在背8荣8耻,我们是过了一阵听别人讲才知道有这个新事物的,仿佛生活在桃花园里。
  更不存在随便罚员工钱的恶劣行径。记得以前在第一个单位的时候,护士长老是在晨会上提问,基本让我回答,答不出就罚钱,没挣多少倒被扣了很多,然后她们就会在我上中班的时候拿着罚我的钱集体去饭店大吃一顿。诈骗来的钱怎么吃得下阿,人良心黑起来真的忘记世界上有报应2个字的。
  工作大体上是很开心的。
  但是看到周围很多医生都是美国的博士,牛人一大堆,他们也蛮看不起我们的,时不时搞点难听的话给我们嗒嗒,我是自尊心很强的人,你40多,年纪翻我个倍数,博士又怎么样呢,等我到了你这把年纪,大家比比看谁牛比?
  于是开始做美国梦了。
  但当时美国签证已经收紧,5万张给护士的绿卡早发完了。
  而且美国一定要高中毕业证书,我中专的要去补考个叫GED的相当于美国高中毕业的同等学力证书后才被允许考美国护士职业证书,这2个考试都在香港有考点,很多人都考了,但是签证排队排死不来。
  这时有个几个同事的朋友在澳洲,据说都过的蛮滋润的,大家就鼓励我去澳洲先,澳洲身份好搞,社会竞争也小,以后拿澳洲护照想去美国那还不容易啊。而且澳洲大学接受中国有经验的正式护士读1年就给本科和职业资格,这是最快捷的取得比一个比较吃香的学历的方法。
  于是澳洲这个替补变成我的正牌目标了。找中介,准备材料,申请学校,考雅思,一样样都开始行动起来。
  每个大学对语言的要求不一样,最低的要求是每部分要高于6,寻死我考来考去每次写作都5.由于翻班和费用问题,我是直接买个书稍微看看就去考了,没参加过培训班。后来考了几次不过,半年已经浪费掉了,再去学习半年,再考的话,这学期又不能入学了。
  后来我给学校招生处写了邮件,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和渴望快点学习的愿望,学校网开一面给我发个作文题目让我在家里写好发给它。
  结果是通过了,发offer,免语言课程。
  第一次觉得老天开始眷顾我了。
  父母不同意我出国,觉得我辞了那么舒服的工作会后悔的。他们以没钱为理由阻止我。
  碰巧有个以前不那么热络的亲戚在一场特殊的大家庭纷争后愿意帮我们炒股票,07年上半年的股市一片红,轻而易举的把1年的学费挣回来了。其它费用我自己的积蓄也勉强凑合。
  父母在没有动用自己1分肉里粉,没有更好的投资途径的情况下投资我出国接受教育。
  事实证明他们的投资很成功,我的利润远比股票和房产来得高。
  而被唾沫星子淹死的中国股市却在不知不觉中帮助了一个渴望出国念书的穷学子一大把,只能说老天眷顾强盗也送钱给我。
  我一直工作到上飞机的前3天,行李什么都是爸爸帮我整理的。
  没去澳洲之前,我就在网上搞定了住房,租了个离学校不算远的小房子。
  室友来自全国各地,包括以后搬了很多次家,接触了很多外地的朋友,发现大家在很多地方想法真的不一样。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做朋友,由于此帖是职场经历帖,所以租房遇到的极品人就暂且不八了。
  学习期间在一家养老院和一个精神病专科医院打工,又脏又累,但是没有歧视没有受气,待遇也不错,还给加养老金,结识了些同龄的朋友,逐渐开始了解澳洲社会,同时锻炼了口语和听力。在澳洲这个富裕的国家,精神疾病患者,残疾人和老年痴呆占很大的比例。
  他们的疯子也是有人权的,绝大部分都是不可以随便关的,很多入院后稳定的病人都被允许去市中心逛街理发喝咖啡。
  导致我现在一看到马路上有点怪异的人就怀疑他精神有问题。非常多年轻人有忧郁症,真不晓得他们忧郁点什么。大概国家富裕太久人民心里承受力普遍很弱吧。说起论阶级地位和贵贱,老外在这方面远没有我们在行。
  我有个同事是助理护士,她是60年代墨大的毕业生,学建筑设计的。家族有生意,所以她一直在家族企业作auto CAD.后来嫁了个大男子主义的希腊人后代,婚后被迫作起了主妇。
  离婚后,快50了,从护工做起,一边工作一边读书,今年快大学毕业要成为注册护士了,她已经60岁了,很为自己骄傲,我们也佩服她的精神和勇气。
  另一个女孩是俄罗斯大亨的后代,富家千金。21岁的生日礼物是海滩边的一个大型养老院。她是养老院的董事长,同时1周来精神病院工作3天,她很喜欢在这里工作,完全不是为了钱。也没有人因为她是千金小姐,就觉得她做护士脑子进水了,她自己也干的乐呵呵的。
  在这个平民社会,每个人的工作都是因为有社会需要,每个人的工作都是去帮助别人,正式这种心态把歧视和阶级差距降低到最低点。
  拖地的,扫厕所的,也极力维护自己的权力,没人敢欺负他们。
  根据occupational health policy.一切的桶都不可以扔的太满,否则他们换起来搬运起来要伤到腰肌的。
  有个清洁工,1早来接班看到被服桶堆的很高就来责问我怎么回事,并严厉的说按规定是不可以,等我告诉她我们有3个陪夜家属有可能是他们干的,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国内的话很难想象垃圾桶堆满点清洁工会跳起来说你扔的太多我换起来会扭伤腰的。他们不敢是因为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没有维护权益的资格。但是澳洲没人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打工的2个地方表面看上去大家都很客气,一派和谐之像,其实私底下暗流汹涌。对于外来少数民族的排斥是生根在骨子里的。
  有一次不知道谁把我的名字写在我休息的那天上。后来经理把我叫过来说你是不是把自己的名字写上骗多一天的工资啊?这时候工资已经发了,我把银行记录打印下来,证明我没有拿到多一天的pay,她也就说了声good girl,就不好意思再发什么声音了。
  后来我毕业了,去另外一家医院工作,听说那里的人际斗争到达白热化,大家齐心协力把这个经理搞走,然后很伪善的帮她开了个欢送派对,迎来的却是个更极品的变态领导。这个极品从不给华人职位,不给华人meal break……导致3个华人女孩一起辞职了。
  毕业后正式工作的单位是个典型的澳洲小社会。
  大家表面客气礼貌的一套作的非常到位,尽管私底下能挑别人毛病的绝不手软,能打小报告的坚决不偷懒。
  帮派也是有的,除了相同国家的人走的比较近外,基本上是每个人自成1派,各自为政。
  有个男的护士,嘴巴特别叼,很爱对人和事物评头论足。什么中国医院竟然自己生产药物阿,肯定是乱作的拉……什么这个新闻你竟然不知道,就差说我stupid了。
  他整天张着个嘴乱说,自己工作马马虎虎,但是对别人却非常马列主义,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说我这个不好那个不好,havent done a good job.一个新人女生也是属于大脑有点缺氧的,和她1搭1唱1起欺负我。把我搞毛了,去经理那里高了他一状。
  因为我们科室到处贴着,Bill of rights, mutual respect,之类的标语,我的申诉主题就是no respect.后来经理回信说,很多人都投诉过他了,我为此找他谈过很多次,我会再去更他谈的。很高兴得到领导支持,本来还担心恶人先告状呢。
  英文不是我的母语,很多时候当场争辩起来,舌头打结,就任有人家随便欺负,不知道如何回答。回家,理清思路,想想如果当时这么说就好了。
  哎,真的是很吃亏。做的多,不如嘴巴会说,哪里都是这个理。
  说起澳洲的医疗因为政府投入大,所以比国内好很多。其它的不说,就拿医疗用品来说,东西绝对厚质。
  国内很多地方还用玻璃管子抽血,1没盖子容易晃荡出来,2 质量不好很容易碎。就算是用的密封塑料管,很多质量不好,非常容易溶血。溶血,血不够,管子碎了血打翻了,都要冲抽,导致了医患矛盾。
  国内的套管针放了几天就会肿,这里那么久了就没见一个人肿过。人家不但针质量好,固定的透明薄膜粘性也好。
  棉球纱布国内都自己做自己消毒放在管子里一大桶的,用镊子夹着用。
  澳洲都是2,3个一小包装,一次性的,开了用完就扔掉,相对卫生很多。
  前2份工作,我都是做了1年半左右就辞职脱产学习去了。不知不觉地在这个医院也呆了1年半,新1轮的学习再次开始,不同的是,这次是全职工作,兼职学习。
  没办法,脱产成本太大,况且有房贷的压力。 这个硕士文凭不一定有什么大用处,升职什么的不太会轮到我这个老外。只是希望通过学习,英文可以进步些,再者拓宽下就业范畴,说不定今后可以往教学和研究方面发展,抑或是转到卫生相关的其它专业去。
  澳洲医生水平比较平均,中国的话大医院有些人水平很高,其他地方就很糨糊了。医德的话,怎么说呢这就是个工作就是个生意,你给我钱少,我当然就不那么卖力拉。
  没个国家给那么少工钱给医护人员的。香港的护士听说我以前那么少钱都不敢相信。她们新毕业生都2万多一个月了。
  说到势力,澳洲对于没医疗卡的外国人也是不付押金不给看病的。澳洲老百姓看病,政府埋单,医生问国家要钱,所以和百姓没矛盾。
  但并不代表所有人的道德都高尚,给你看病多收钱很正常的,只不过不问你拿罢了,你也无所谓,签个账单就是了,他问政府拿多少都不管我的事。
  国内是政府明智,把矛盾推向百姓。自己做甩手掌柜,坐山观虎斗。有可能是小时候家境贫寒,一直以来的愿望是挣大钱。现在倒好,来了这和谐袋鼠国后,雄心壮志也被和谐掉了。
  晚上睡觉前,回顾今日,如果认为今天过得很开心,那这天就是成功的。
  这就是我现今对成功的定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9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