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梦—悉尼之行(转载)

  回到家,放下沉重的行李,躺在沙发上,身心疲惫,昨晚在机场等了一夜的飞机,没合眼。妈妈让我到屋里去睡睡,躺在床上,闭上双眼,脑海却依旧浮现着大海,岩石,海鸥,森林,还有种种新奇热情的老外,15天的旅程一晃而过,如梦境般,若隐若现,挥之不去,我虽告别了那个怡人的城市,但至少我拥有了澳洲梦。
  到了晚上,她选择了用中餐来招待我们,虽不地道,米饭里还传出一种奶味,肌肉里还混着芝士,但这足以让我们感到了家的温暖,就这样我们在寄宿家庭度过了温馨的一天,晚上10点我已困得不行,于是很快地进入梦乡,那晚我睡得出奇的沉,在异国他乡有这种感觉是很难得的。
  之后我们又漫步于皇家堡坦尼植物园,那里有400多种热带植物,个个奇形怪状,别具一格,有的弯弯曲曲,交织盘错,嶙峋的枝干活像巫婆的魔爪,随时向我们袭来,有的却葱荣繁茂,活力四射,碧绿肥厚的树叶映衬着蓝天,向众人炫耀着无穷的生命力,还有的独树一帜,直插天际,笔挺的枝干苍劲有力,像一根擎天柱屹立于天地之间。穿过一片片的密林,突然间有两个黑影从头顶窜过,定睛一看居然是两只蝙蝠,放眼望去,树枝上全吊挂着它们的同伴,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还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蝙蝠,有的人想要给它们喂食,顺便近距离观察观察,机警的蝙蝠却丝毫不领情,嗖的一下,俯身向你飞来,叼走食物,又扑腾扑腾地飞向天际,不给你一点得逞的机会。
  第三天,我们前往了邦代海滩,那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邦代海滩原名意为“翻动潮水的噪音”,非常恰当地描述了这个海滩上下,这里无论在夏季或冬季,都是悉尼的精华所在,那里波涛汹涌,稍一不注意,就容易被卷入大海,但那里也不乏有一些胆大的游泳能手,他们带着冲浪板,尽情地享受与浪潮的搏击,尽管这里已是冬天。我也耐不住寂寞,挽起裤脚,脱掉运动鞋,肆无忌惮地朝沙滩狂奔,脚踩在柔软的沙子里,陷进几厘米,暖暖的,跑起来却很吃力,回头一望,无数的足迹连成一条线一直延伸到远方。大海近在咫尺,正当我快要接近时,一个浪头向我涌来,我赶紧刹车,尖叫地往回跑,可人的速度怎能和大自然较量,很快我就全身湿透了,一阵海风吹过,我瑟瑟发抖,但此时的愉悦早已胜过了寒冷,我再次将裤脚挽高,随时等待下一轮的“排山倒海”,海涛一浪接一浪,有的刚要席卷海滩却又被退去海水阻拦,有的却来势汹汹,一个跟头滚来卷走了一地黄沙,我很享受席卷一切的感觉,任凭冰冷的海水拍打膝盖,就这样在尖叫和海浪声中我又度过了狂野的一天。
  第五天,我们前往达令港,达令港又名情人港,是购物旅游胜地,那里纷繁复杂,既是人们消遣娱乐的处所,酒吧,咖啡厅历历在目,但也不乏有博物馆,会议中心,水族馆,对其增添了不少人文气息,外加上还有众多艺人在那里画画,吹奏,又不失为艺术的摇篮,我们边走边看,直到眼花缭乱。之后我们又去参观了悉尼水族馆,可以说那是我见过规模最大,品种最多的水族馆,拱形的水桥让我身临其境,色彩斑斓的鱼儿成群游过,体积庞大的电鱼,挥舞着像扇子一样的翅膀,穿梭其中,灵活自如,还有獠牙外露的鲨鱼,它们睁着灵敏的双眼洞察着水里的一切,最让我喜欢的要数鸭嘴兽和海豹了,鸭嘴兽是一种害羞的动物,嘴巴长得像鸭子,身体又像企鹅,总喜欢翘着尾巴在水里滑来滑去,有时停下来,靠在树干旁梳理自己的羽毛,或是把头藏起来,干些掩耳盗铃的事情以为别人看不见它,可爱得要死!海豹则显得外向多了,我拿了一个绒毛玩具向它挥舞,它就好奇地游过来瞅瞅,那双黝黑的大眼睛滴流滴流地转着,我开始左右移动,它也跟着我四处游动,索性我跑起来,它也顿时加快了速度,太聪明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又参观了新南威尔士以及卧龙岗,在观看Kiama天然喷泉时,我再次牺牲了,这次损失的不仅是风度,就连照相机也给我陪葬,哎!大海真是瞬息万变,开始还风平浪静,转瞬便势如破竹,想要以不变应万变,大自然怎能手下留情。
  今天是游悉尼的最后一天,我们选择在游艇上度过,从各个角度来欣赏这个美丽的城市,海风呼呼地刮着,我却很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看着河岸五颜六色的别墅,不禁羡慕起这里的人,他们能够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早晨听着海鸥的鸣叫,夜晚也有浪潮陪伴进入梦乡,闲暇时站在阳台远眺,明媚的阳光衬着碧蓝的海水,帆船缓缓滑过,留下一道印记,海鸟俯身穿行在海平面上,等待食物,这是多么祥和的一派景象,那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隆隆的推土机,更没有汽车尾气,有的只是那份恬静,淡雅,淳朴,自然,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世间难得的真情,我开始抱怨为什么我没从小生长在这里,现在想起其实来过已是种缘分,何必苛求太多,把它留在梦里,那里是天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3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