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建议居民身份证取消民族一栏叫好(转载)

  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日前在中央党校《学习时报》上发表的文章,建议在居民身份证中取消“民族”一栏,不增设民族区域自治地方,不搞“民族自治市”,推行各民族学生混校。 如果这样,这将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希望其他一切人事表格跟进,不再设“民族”一栏。
  本人几年前在科学网博客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就曾这样建议过。
  美国人或加拿大的身份证与护照上也不注明每个人的民族:印第安人、非洲黑人、印度人、中国人等等,加入美国籍就是美国人。如果把一个人的种族明确标注在驾照或护照上 ,在北美就是一种歧视。
  中国人如果有民族的话的,那就是中华民族。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全体公民具有相同的自由、权利和义务。取消民族识别工作,把原先的民族事务定义在多元文化遗产的层次,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化、风俗等由文化部门或学术研究去做,不要由政府去做。
  1949年之后一直实行的一系列少数民族政策,例如,少数民族高考加分、少数民族提干优先、民族隔离教育(全国有很多民族学校与学院)、少数民族地区计划生育政策放宽等等。这些行政手段,为了解决一时的问题,往往产生更多影响更长的严重问题。正如朱维群提出,当前中国的教育和行政措施强调民族意识,弱化了国家观念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这不利于民族团结,甚至会导致民族分裂。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邱泽奇说,国家后来又把民族跟身份、跟个人福利关联在一起,使得民族变成了携带福利的身份制度。 他说: “这个制度实际上就把一个原本只是属于人群的文化认同、属性认同、宗教的认同变成了一个利益认同,因为你背后有一个利益分配机制,把各种问题搅在一块儿,最后只要在利益上出现冲突,就把它归结到民族问题上去了,只要一出现冲突,就理解到宗教上去了。”
  邱泽奇认为,这些对于社会整体的交往和融合都会起到一定的负面影响。 在他看来, 朱维群的文章其实代表了当今中国学界中一派的观点,那就是主张利益的分配是在国家范围内,而不是在群体之间;对国家的认同高于对小族群的认同。
  国家认同在全球化的今天应该是有利于每个国民的,是有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
  现把读者Goden的留言加上。他说,取消民族标识,实现大民族的融合将会带来中华民族的腾飞!这有历史依据:
  (1)炎黄大战后,炎黄统一为一族,不再区分炎族和黄族,产生了强大的炎黄部落;
  (3)日本国形成前,在日本各岛上散居着来自亚洲北部、亚洲南部的大量的部落,后来日本建国后,取消了各部落的称呼,消除了各部落之间的不平等,统称为大和民族,这也是日本国长盛不衰的本源之所在也!

  Goden: 【我们今天讲的融合,是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融合。这种融合不是谁吃掉谁,不是谁统一谁,而是真正的融合成为一个不分彼此的大家庭,就像日本大和族那样,实现真正的融合。这种融合是生活在中华大地上的所有人的福气!从此,没有因为族类的不同而引起的纷争、仇恨和杀戮!
  至于民族服装,习俗等大家都可以接受,也是在不断演化的。最关键的是忘记各自“小我”区别的平等融合!
  不但身份证上的民族标识应该取消,而且履历表、档案资料等中的民族标识也应该去掉,什么自治乡、自治州、自治区等都需要更名为某地乡、某地县、某地省的名称。所有的带有某某民族字样的牌匾、标语、宣传资料等都要逐步淡出消失。少数民族语言可以作为地方方言存在,但是,文字则必须统一。不要提某某民族特色,可以提某某地方特色;不要提某某民族服装,可以提某某地方服装;不要提某某民族风俗,可以提某某地方风俗。否则,总要分个彼此的话,则无法实现真正的融合。
  现代基因测序研究表明,目前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源自于约10万年前非洲一个地方的20位母亲,也就是说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并没有多少差异。利用所谓的民族概念,人为地将人类分成不同族的人,挑起人类的冲突的做法必须予以抛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en + t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