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同记事:一个加勒比海单身汉的中国恋情(连载中)原创

陪同记事:一个加勒比海单身汉的中国恋情(连载1)原创
  我有一个朋友,名字就Elnstein Inniss,翻译成汉语就是爱因斯坦,来自遥远的加勒比海地区,一个叫BARBADOS巴巴多斯的岛国。
  Elnstein Inniss来过北京三次,每一次我都与他有大量的接触,所以我多少了解了一些他们国家的情况。
  在1996年,他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我把他安排到了位于北京复兴门附近的中国职工之家。他长的高大健壮,穿着讲究,看书的时候戴一副窄边的眼镜,显的文质彬彬。
  第一次交谈是在中国职工之家的客房里,他的英语深涩难懂,我足足适应了两个小时才有所明白。英语是他们国家的官方语言,但是却融入了大量的殖民时期的各式发音,英国味特浓。例如,我们一般把3发音成THREE,而他的发音却是TREE[ tri: ],我一直听不明白,后来无意中听他重复我的手机号码时才恍然大悟。他如果说“我喜欢你,不是我们习惯的I [ laik ] YOU,而是I [ lik ] YOU,我当时翻译时也闹了一些笑话。
  他的国家太小了,以至于孤陋寡闻的我根本就没听说过,我第一次了解到的就是:他的国家只有20多万人,面积共400多平方公里,虽然人口少,但在世界上却是密度非常高的。他国家的首都有3万人,是全国的政治,商业,中心,也是唯一的深水港,可见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
  第二次去见他,我特意带了一本世界地图,才终于在他的指点下,找到了位于加勒比海地区的那个蚂蚁似的小国家。
  让我们感到遗憾的是:在小小的地图上,很难使我们对巴巴多斯有一个直观的印象。
  他问我:“你们国家有网络吗?如果有,我可以在网上让你看到巴巴多斯的图片和简介”。
  我说:“可能有吧!我好象听别人说过网络”。实际上,当时的北京,真正网吧充其量不会超过三家。
  我们于是在高人的指引下,力尽千辛万苦,终于在北大南门的地下室里找到了网吧的老前辈-罗格因LOGIN公司。它可能不是北京的第一家网吧,但我肯定它是第一家面向老百姓的网吧。
  当我们步入那家网吧时,从爱因斯坦的表情来看,他仿佛步入了一家电脑博物馆。一台台终端机串联起来,闪着幽光,当然屏幕显示全是黑白两色的。显然这样的显示器是无法观赏美丽的巴巴多斯风光的。
  经过网吧管理人员的同意,我们使用了他们的主服务器。爱因斯坦熟练的在网络浏览器里敲入了www.sunbeach.com字样,然后我们三人就在那里耐心的等待。
  在等待期间:爱因斯坦告诉我,巴巴多斯又称阳光海岸,人间天堂,是世界上闻名的度假胜地,被美国人称为“加勒比海疗养院”。美国人都喜欢在假期去巴巴多斯消遣,航班最短只须两个小时,去享受白色的沙滩,浪漫的风情。巴巴多斯人也都习惯于日常去美国购物,两国的经贸往来非常密切。
  计算机还在嘎吱嘎吱的运行着,我们都快失去耐心了,终于“千呼万唤使出来”了,但却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我对爱因斯坦宽慰道:唉,运行太慢了(oh,it’s too slow ), 爱因斯坦无奈的答到:不,你错了,它运行简直是超级的慢啊!(no,you are wrong,it’s super-slow.)
  感谢爱因斯坦,在他回国前,帮我预付了足够的网费,教会了我收发邮件,使我第一次认识了网络的神奇与伟大,无疑,它将使我受益终生。
  (精彩内容后续中,敬请关注,作者:斯汀)
  
  
  
  
  
  
  
  
  
  
  
  
  
  
  
  
  
  
  
  
  
  
  据爱因斯坦告诉我,中国驻巴巴多斯大使馆是一所白色的大房子。
  当他第一次去使馆签证的时候,中国签证官问他去中国的目的,他骄傲的回答,是去寻找一位中国妻子。
  签证官笑了,马上给他盖了准许入境章。
  他最初是通过我们办的洋桥婚姻网OCEANBRIDGE介绍,而结交了一位中国女士。经过一番鸿雁传情,彼此也通过几次电话,终于确定了见面时间:1996年5月1号。
  (精彩情节继续中,敬请期待,作者:斯汀)
  
  
  
  
  
  
  
  
  
  作为OB中国区临时委派的工作人员,我的任务就是提供翻译及各种相应服务。
  第二天,我接到了爱因斯坦的求助电话,我马上赶了过去。
  交流刚开始就异常艰难,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我才有所适应。随着交谈的深入,我们切入正题,他不禁黯然泪下。我明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的第一次约见肯定是触礁了。 
    爱因斯坦满脸凄苦的表情,向我诉说了所有发生的一切。
  “It’s unfair in the world“(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看我不甚明了,他又补充说到。“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如果跑道上站着不同种族的选手,摄像机永远对着白人选手。它们对其他种族是不屑一顾的,除非你跑的非常非常优秀。在大国拍的一些所谓电影或电视剧中:流氓,无赖,强奸犯,流浪汉大多属于黑人。在一些公共场所,在大街上,商店里,侯机大厅,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人们都或多或少对黑人抱以鄙谑的眼神。”
  爱因斯坦说到这里,眼泪已模糊了他的镜框。
  “我们的相貌虽然丑陋,我无法改变,但我们的心是诚实的,善良的,我们一样在用双手创造着我们存在的价值。事实是: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极少数别有用心的当权者的误导。
  我逐渐被他的真诚与不幸感染了。
  难道他所遭遇的一切不公平不正是大多数中国人在国内和国际上所正在面队的吗?
  在国内:中%国还存在着严重的城乡歧视,这种歧视不是表面文章,它的的确确的存在,并左右我们的生活。城乡年轻人的通婚存在着巨大的无法跨越的障碍,还有就业,升学,乃至住房,养老等诸多方面,都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纵。
  我陷入了深深的反思:在美国,种%族歧视虽然存在,但它却越来越趋于表面化,没有太多实质性的东西,并且他所面对的仅为美国人口的一小部分。
  而中国呢?城%乡歧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会大行其道,并还将以某些法规或条文的形式长久存在,它正侵害着大多数人的利益。 显然后者更具有危害性。
  在国际上呢?我们也应该做一番反思:毫无疑问:当然这是对中%国人的歧视,但这中间是否也有它的必然性呢?(希望各位就此补充看法或展开评论)
  在国际上的任何一家大机场,中国游客永远属于被海关“特别关照”之列。
  有些中%国人把本国的护照戏称之为“手纸”,它实在很难与尊严,平等相对称。
  在世界的很多中%国人聚集的地方,治安,环境等相关方面问题颇多。
  在中东,在日本,在新西兰,大量的中%国女孩子已经成了XX的代名词。
  
  
  陪同记事:一个加勒比海单身汉的跨国恋情(连载4)原创
  
  
  
  
  
  
  
  
  
  
  
  
  
  
  
  
  
  
  
  
  
  
  
  
  
  
  
  
  
  (精彩情节继续中,敬请期待,作者:斯汀130-1100-3956)
  
  
  陪同记事:一个加勒比海单身汉的跨国恋情(连载5)原创
  对于初来中国的爱因斯坦而言:北京的女孩子们无疑都是具有巨大诱惑力的,她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令他浮想联翩。辗转反侧。
  既然一时物色不到合适的人选,我劝他:“那么出去免费“参观”一下外面的“风景”吧,或许还会有一些“故事”发生呢!
  爱因斯坦接受了我的建议,我们首先去了中国职工之家的自助餐厅。因为早餐时间快结束了,所以餐厅里人不多,我和爱因斯坦在偏僻的一角坐下了。
  爱因斯坦要喝咖啡,既不加糖,也不加奶,一个举止端庄文静的女服务员按要求端了过来。服务员不懂英语,交流全靠我的翻译,或许是服务员女性细腻的职业特点触动了爱因斯坦的“心扉”,我发现他开始变得心不在焉起来。
  爱因斯坦悄悄的告诉我:他心目中妻子的体态,脸型,性格就是服务员这样的,虽然语言的交流是一大障碍,但是“机会难得”,他决定试探一下,否则他会留下遗憾的。
  当然行动是由我具体负责执行的:说实在的,我真不愿意做这种事,但是面对爱因斯坦那真诚热切的目光,我心软了。
  商量一番之后,我挥手把那位服务员招了过来。我轻轻的告诉她:“我的客人想晚上约你出去吃饭!
  她回答:“恐怕我没有时间,我要上班,对不起!
  她的回答礼貌,得体,并且委婉,我无言了。
  我把结果告诉了爱因斯坦。但他毫不气馁,又让我问到:“那你下班之后可以赏光吗?
  她又回答:真对不起,下班之后我要回家,我的妈妈在家等着我呢!
  我彻底无言了。爱因斯坦似乎还不心甘,但他最终也沉默了。
  我们沮丧的走出了餐厅,我带爱因斯坦又去了几分钟路程远的复兴商业城。
  1996年的“五一”节,北京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爱因斯坦感兴趣的“风景”。
  我们漫无目的的瞎逛着,爱因斯坦对琳琅满目的商品不感丝毫兴趣,他的目光不时的在”风景”中扫来扫去,敏锐的捕捉着自己的“目标”。
  但是在商场的环境中,我发现,“搭话”的难度非常大。我也决定在这里,坚决不做任何“费力不讨好”的举动。
  爱因斯坦终于发现了一个小问题,他问我:“为什么商场的女售货员们都那么严肃,而不是很HAPPY啊?
  我回答到:“或许是老板们开给她们薪水太低的原因吧!
  爱因斯坦随后又问了我一些关于北京百姓薪金方面的情况,我基本上如实的告诉了他,但把我自己的收入却违心的翻了几倍。
  逛着逛着,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中午时分,我又累又乏,于是就建议爱因斯坦去“湘妹子”菜馆坐一坐。
  “湘妹子”菜馆坐落在一个小胡同里,菜美人甜,我久闻其名,但因为经济的原因,我却一直没有机会进去。
  刚一进门,服务小姐就迎了上来,甜甜的问到:”先生:你们几位啊?
  我马上答到:“如果连你算上,一共三位”。
  小姐也绽开了两个酒窝,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和爱因斯坦被她引导着坐下后,我“财大气粗”的问到:“这里都有啥吃的啊!
  “我们这里啥都有,主要是看你的口味了!”小姐随即递上了厚厚的菜单。
  “既然啥都有,那就来二斤人肉包子吧!”我又调侃到,但没有丝毫的恶意。
  小姐又被我逗乐了,我明白她肯定是新来的。
  爱因斯坦见小姐活泼可爱的神态,心情一下子也变的轻松起来。
  
  
  陪同记事:一个加勒比海单身汉的跨国恋情(连载6)原创
  在爱因斯坦的建议下,我点了几个湖南家常菜,但要求辣椒都不要搁太多;还有两盘扬州炒饭;两瓶青岛啤酒,两瓶听雪碧。
  爱因斯坦喝啤酒时总爱把雪碧掺上,他管这叫“调酒”,因为在加勒比海地区,酒和饮料的配制非常流行,并且往往都能创造出意想不到的口感。
  实际上在酒吧里,据说把啤酒和雪碧按一定比例混合后,就有了一个新名字:WOMAN,价格虽然贵点,但这种新名称及搭配颇受小资们青睐。
  正如小资们把豆浆称作DJ,把煎饼果子称作JB一样,任何东西一旦稍加“包装”,起上一个洋名,就“身价”不凡了。
  于是,在我以后所有的会餐中,我都习惯把酒和饮料相搭配,不论是燕京啤酒夹杂雪碧,还是二锅头掺上果汁。当然最重要的是因为口感非常独特,既有酒的苦辣,又有饮料的柔情,每次都不失”风雅”,又超凡而脱俗。
  在我们就餐的过程中,爱因斯坦显然对服务小姐印象非常好,但他也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
  他让我把值班经理叫了过来,连声称赞服务小姐的热情服务。随后要求记下菜馆的详细通讯地址,电话,还有那个小姐的名字。同时又让她转告小姐:他近期回国后会给她寄一张巴巴多斯的明信片,请注意查收。
  
  
  
  
  
  
  
  
  
  
  
  
  
  
  
  
  
  
  
  
  不知从何时起,涉外婚姻开始在京城的大龄女性中流行了起来,各种名目繁多的地下婚介也随之应运而生。
  随着网络的兴起,也使国际婚姻大大提高了生产力,很多女士甚至同时可以和几个老外网上“拍拖”,难怪小平同志畅言:“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啊!
  老外大多会玩浪漫,常借助于网上花店的配送服务,来向心仪的姑娘或女士传情达意。
  但网络也不是万能的,它虽然会使男女的交往更迅速而有效,但终身大事,却不是仅靠键盘就能解决的。这就需要一位熟悉业务并且尽心尽力的MATCHMAKER(媒人),不要小看懊!他的作用可不比寻同小可啊!
  例如:我最近就刚搞到了一本书,THE PROCEDURE OF FIANCEE(FIANCE)VISA TO US(美国未婚妻签证指南)刚在美国出版的,还未有中译本,我正在着手翻译。
  选择国际婚姻的目的多种多样,但能出国却是很现实的,很多女士第一次就幸运的在广州美国领事馆拿到了签证,很多人左挑右拣,都成了老姑娘了,还不肯降价,更不肯善罢甘休。
  当然每人的自身条件不同,目标也会不同,但大致趋势却是有规律的:一等美女嫁美军,二等美女嫁日军,三等美女嫁国军,四等美女嫁共军(女驴不必生气,此美女非彼美女啊!)
  但是对于来自加勒比海的爱因斯坦而言,等待他的美女又是何方神圣呢?(且看五十篇以后揭晓)
  
  
  
  
  
  
  
  
  
  
  
  
  
  
  
  
  
  
  
  
  
  
  
  
  
  
  
  
  
  
  
  
  
  
  
  
  
  
  
  
  
  
  
  
  
  
  
  
  
  
  
  
  
  
  
  
  
  
  
  
  
  
  
  
  
  (精彩情节继续中,敬请期待,作者:斯汀2003/7/20日于北京)
  
  
  陪同记事:一个加勒比海单身汉的跨国恋情(连载9)原创
  
  经过一些建设性的协商与讨论,我和爱因斯坦明确了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以及方针策略。
  爱因斯坦告诉我:“对于即将约会的女士,他会从四个方面进行”打分“。
  第一:相貌,满分20分。第二:英语能力,满分20分。第三:性情,满分30分。第四:品质,满分30分。
  如果爱因斯坦明显地感觉到某位女士不及格或不合适,他则会以业务繁忙或其他事由尽快的结束会谈,原则上会谈不会超过2个小时。
  当然,如果爱因斯坦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看不上自己或鄙夷自己,他则会在10分钟之内强行终止谈话。
  对于有必要进一步了解的女士他则会提供其必要之打车费用,并会主动邀请其共进晚餐。
  谈着谈着,房间电话响了起来,我拿起了话筒:里面传出了“二号”大姐的声音。
  我赶紧出了房间,站在走廊上等的“她”的出现。
  九点刚过一秒钟,做“兽医”工作的李大姐就进入了我的视线,她不苟言笑,表情严峻,穿着也显得让人有些压抑。
  我领她走进了房间,彼此“寒暄”过后,我一一做了简短的引见。
  李大姐的英语显然要比张爱佳强地多,她能领会爱因斯坦的一些简单句子,但她却不爱表露或不能表达自己。
  由于性格的弱点和对方的不合作,爱因斯坦变的有些拘谨起来,他不再主动的说话了,谈话从而陷入了短暂的僵局。
  为了缓和气氛,我拿出了爱因斯坦家人的一些照片让李大姐看,爱因斯坦偶尔也对照片做一些必要的补充。
  李大姐终于对爱因斯坦的妈妈产生了兴趣,她问:你的妈妈身体好吗?
  爱因斯坦回答:“我的妈妈身体很好!她今年已经76岁了,但是精神却很充裕,从照片上你可以感觉到。
  她三个月前又结了一次婚,嫁给了一位比她大三岁的一位朋友。
  实际上,他们以前彼此的伴侣才过世了不到一年”。
  谈话间,我接到了张爱佳打来的电话,她迫切想知道爱因斯坦为什么不是特别喜欢她。
  我果断地摁了一下停止键。
  爱因斯坦和李大姐还在不冷不热的聊着,没有任何的亲昵色彩,两个人措辞都比较严谨,且彼此尊重,或许这就是性格造成的吧!
  我想:他们或许以后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或笔友,但结婚的概率应该为零,因为人在结婚前要有足够的热情和投入,而他们的性格不可能产生这种”热情“和“火花”。
  一个多小时过后,爱因斯坦有些疲倦了,他轻轻的用眼神向我稍微视意了一下。
  我赶紧站了起来,向李大姐说到:今天要不就先谈到这里吧!我们一会儿要去酒店的商务中心去发一个传真,另外还有一些业务也要马上处理。
  李大姐也明白了,她爽快的同意了我的建议。
  她给爱因斯坦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后,告辞了。
  我送她出了大门,看她远远的消失后,我拿出手机,接通了第三位女士的电话。
  第三位女士姓窦,31岁,一直在王府井大街上的某家美容院工作,具体做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是介绍人再三叮嘱过我:“对此人了解不多,接触时要“小心谨慎”。
  我把见面时间定在下午两点,并承诺,届时,我和爱因斯坦会在酒店大堂等候她,并把接头方式做了说明。
  我回到房间,看到爱因斯坦旁边的茶几上放着李大姐的成绩单:相貌10分,英语5分,性情10分,品质20分,一共得分45分。
  爱因斯坦无言的坐在那里,表情有一些沮丧。
  我提议他出去吃饭去,他婉言谢绝了!
  他要我一个人去吃,并且掏给我了几美金的“饭费”。
  我接过了“饭费”,走出了爱因斯坦的房间,我明白:他的“心事”沉重,他需要安静的心态和足够的时间去思考。
  在酒店周围,我漫无边际的边走边逛,终于看见了真武庙三条的一家小饭馆,它应该适合我的“身份”。
  我走了进去,饭馆里就两位工作人员,老板兼厨师,老板娘则是服务员。
  我要了几个凉菜,两瓶啤酒,悠闲的吃喝起来。
  一台14寸彩电里正在播放那英的MTV――征服,图象扭曲而模糊。
  爱因斯坦比较喜欢那英演唱的风格,他甚至还能哼出〈征服〉的一些曲调。
  应爱因斯坦的要求,我还把〈征服〉的歌词全部翻译成了英语。
  这顿饭,我吃了很长时间,直到老板娘频频对我“暗送秋菠”,才略带醉意的结帐走人。
  二十分钟后,我回到了酒店大堂。
  时间是PM 1:40分,离既定时间还有20分钟。
  我从酒店前台取了若干英文报刊和杂志,半靠在大堂的沙发上,做“阅读”状,等候着三号目标的出现。
  正当我不耐烦之际,不经意间,我用”余光”发现了旁边有两个女士正用“火辣”的眼神扫描着我的醉态。
  (精彩情节继续中,敬请期待,作者:斯汀130-1100-3956)
  
  
  陪同记事:一个加勒比海单身汉的跨国恋情(连载10)原创
  这两位女士年龄都在30岁左右,相貌一般,穿着也毫无“出轨”之处,她们还在不停地看着我,目光“火辣”,并且“毫无遮拦”,搞的我有些不自在。
  我决定把那些枯燥无味的“英文报刊”从眼前拿开,采用“以夷制夷”的策略,仿佛老朋友一般,也仔细的端详起这两位“大姐”来。
  她们其中的一位让我记忆深刻,大眼睛,长发刚好披肩,穿着一件自制的连衣裙,显得非常纯真朴实。
  我们“对视”了差不多2分钟,她们其中的一位终于沉不住劲了。
  “连衣裙”首先向我开口了:“你是不是经常和一个老外在一起啊?我们看到你好几次了!
  “是啊”!我现在才有些醒悟。
  “昨天我们也在湘妹子菜馆吃过饭,感觉你们俩都挺”逗”的”。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那你们两位是干什么的?也住在“职工之家”吗?我有些好奇的问到。
  “我们的确住在这里,那你猜猜我们是干啥的?”?“连衣裙”有些故弄玄虚了。
  我马上对她们“肃然起敬”起来,因为在这样的时期,住这样酒店的人以“全国劳模”居多。
  “你们是全国劳动模范?”我郑重的问到。
  “就算是吧”!“连衣裙”轻声的笑了,她一直没有明确的回答。
  她随即又轻声的说道:“我也去过一些小国家,也会几句外语,我感觉你那个“老外”人挺好!也很有意思!我想有时间跟他聊聊!也请你在旁边帮着翻译一下!”。
  “行啊!”,我爽快的答到。
  我明白,对与爱因斯坦而言,能跟中国女士聊天一定是一件求之不得的美事。
  “什么时间合适啊?”连衣裙问到。
  “过一会儿我们还有一些“业务”要处理!那就初步定在晚上吧!晚上请跟我联系!
  我把我的名片交给了她们。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中是“三号”窦小姐打来的,她又详细的问了一遍酒店的位置,并让我耐心等待!
  她说她的车提前拐了一个路口,因为堵车,现在正在“迂回”呢!
  并给我说了她的车型:甲N XXXXX,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车。
  美容院的小姐既然能开上军车,说明还是有一些“背景”的,可能她所在的单位是军队下属的吧。
  我对她不再存有“偏见”了。
  任何人一旦跟军队挂上关系,不知为什么,都会变的崇高而神圣起来。
  我决定回爱因斯坦的房间等着她,顺便摆脱一下身边的这两位劳模。
  我回到房间,把相关情况给爱因斯坦做了汇报。
  我特别强调了三号女士的军方背景,以及军车的不同之处:无论何时何地,停车费和过路费均免。
  爱因斯坦也来了兴趣,他赶紧整理了一下房间,并作好一切准备。
  我的手机又响了!是窦小姐打过来的。
  我告诉她:“请上房间来吧!在酒店大堂见面不是很方便”。
  她又问了我一遍爱因斯坦的房间号。
  我又一次告诉了她!
  虽然我已经把房间号告诉她三次了。
  但她还是没有记住。
  (精彩情节继续中,敬请期待,作者:斯汀130-1100-3956,)
  
  
  陪同记事:一个加勒比海单身汉的跨国恋情(连载11)原创
  在经历了一番周折后,窦小姐终于略带疲惫的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她长的虽然个子不高,但身态极其小巧匀称,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震慑性的美。
  她笑的样子非常的迷人,俊俏的白皙脸庞中透漏着一丝红晕。
  她自称是内蒙人,毕业于内蒙某名牌大学,毕业后经历坎坷,做过广告,当过演员,跳过舞蹈,甚至还剃光长发,当过一段女“和尚”。
  她的三个方面真的无可挑剔,唯一让爱因斯坦感到遗憾的就是她的外语能力。她几乎一句英语都表达不了,也丝毫听不懂爱因斯坦表达的爱慕之情。
  她只是小声的笑着,从而更加剧了她的可爱之处。
  我提议:要不就出去转转吧!顺便买点东西!
  窦小姐正在尴尬之际,一听我的建议马上来了精神,并表示可做她的军车“威风”一下。
  爱因斯坦表示同意!
  我们下了楼,窦小姐先出去开她的车子。
  我和爱因斯坦去酒店的前台把旅行支票换成了人民币。
  
  
  
  
  窦小姐开车的技术非常“可爱”,车子每一次的制动与起步都会让我们前倾后仰。
  对于路上的任何一处凹陷或突出之处,她也视而不见,从不避让。
  在车上,她告诉我,她不太认路,每次开车出去或回家,她都习惯于先开到天安门再说。
  在宽敞的长安街上,我真有些担心窦小姐的车技会招致一些麻烦;
  再说她可能也没有军本,在我的意识里,非军人开军车肯定是不合适的。
  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难以平静,我真后悔坐她的车。
  在西单路口,我们的本田车又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我一看,原来是遭遇了红灯。
  警察在老远的地方看了我们一眼,万幸的是他没有过来。
  爱因斯坦却没有丝毫紧张之情,不难看出,他感觉这很刺激,也很有意思。
  终于,我们的车子安全的到达了目的地――王府井大街。
  我长嘘了一口气,心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但是停车问题又摆到了面前,因地上没有车位,窦小姐不得不还要把车子停到某地下车库去。
  我重新紧张起来。
  在经历了又一番“胆战心惊”后,我差点就精神崩溃了。
  还好,一切都是有惊无险。
  在王府井百货大楼的一层化妆品区,我心情好了许多。
  爱因斯坦爽快的给窦小姐花掉400多元,买了一瓶法国香水。
  然后,我们又去了食品区,爱因斯坦又迅速地塞满了两个购物筐。
  我们最后去了外文书店,他挑了三本美国原版小说,又花掉了400多元。
  一番采购后,我们又回到了宾馆。
  与来时所不同的是,我和爱因斯坦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前面引导着军车,才安全顺利的回到了宾馆。
  经历了购物的经历后,他们仿佛一下子距离拉近了很多。
  我们又兴高采烈的谈了起来,主要是爱因斯坦向窦小姐介绍巴巴多斯的风情。
  很快,晚餐时间就要到了!
  爱因斯坦问窦小姐:HOW ABOUT HAVING DINNER WITH YOU TONIGHT?
  OF COURSE,IT’S UP TO YOU FOR CHOOSING RESTAURANT!(能否一起就餐,餐馆自己随意选)
  我如实做了翻译。
  窦小姐没有拒绝,她说了一声OK,这是她熟练掌握的几个单词之一。
  但精明的爱因斯坦却从她那一霎间稍纵即逝的眼神里,读到了少许异样。
  插图:为巴巴多斯的岩石绘画艺术。
  (精彩情节继续中,敬请期待,作者:斯汀130-1100-3956,警告:任何未经本人授权之拷贝,转载,出版,改编,使用等行为均属违法,钦此!)
  
  陪同记事:一个加勒比海单身汉的跨国恋情(连载12)原创
  我们又交谈了10多分钟,忽然爱因斯坦向我问到:你认为窦小姐会有时间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吗?
  我说:“会吧!刚才她不是明明同意了吗!
  爱因斯坦自信的说道:我想她没有时间,不信你可以问问她,刚才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可能还有难言之隐!
  我转身问窦小姐:爱因斯坦感觉你晚上不会和我们共进晚餐!是真的吗?
  窦小姐有些诧异。
  “恐怕真是这样!我晚上还有一些事,是提前定好了的,真地无法推脱掉!我很抱歉!
  窦小姐终于不好意思的承认了。
  我有些猜测窦小姐到底心里在想什么?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非要在今晚去解决?
  难道是推辞?是拒绝?还是幕后有老板或更重要的人在操纵着她或令她无法拒绝?
  显然爱因斯坦对此也是很有疑惑。
  接下去的时间,因为彼此的“心事重重”,他们的谈话变的有些不自然起来。
  我心里非常清楚,第一次的交往非常重要,任何微小的细节或闪失都会让人“联想”很多。
  十分钟后,窦小姐告辞了,带走了爱因斯坦买给她的“礼物”,也留给了爱因斯坦一个不可磨灭的“倩影”。
  爱因斯坦对我苦笑了一下,问我:你认为她走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我长叹了一口气:“美丽可爱的女孩子通常是非常“忙”的!尤其是在晚上,她们往往不总属于你一个人的“财产”。
  爱因斯坦无奈的点了点头,并顺手递过了窦小姐的成绩单:相貌,满分20分。英语能力,5分。性情,满分30分,品质,20分。总成绩是75分。
  我暗自想:这样好的人选谁都喜欢!但问题是她是不是喜欢你?或者说她是不是有“时间”“喜欢”你?
  显然,爱因斯坦还沉浸在一种美好的“遐想”中,希望“奇迹”真的出现!
  为了让他“迷途知返”,我果断的提出了我的建议:明天晚上我们再邀请她一次!如果她还推脱或没时间,你就死了心吧!更不要再去想她了!不管她的借口多么真实,但现实是:她太忙了,她根本没有爱你的“时间”。
  爱因斯坦痛苦的接受了我的建议。
  接下来,我又费劲心机的给爱因斯坦讲起了中国的“劳模”制度和身为“劳模”的巨大荣誉。
  并告诉他:晚上会有两位“伟大”的劳模小姐和我们聊天,当然也可以邀请她们共进晚餐。
  爱因斯坦听得一知半解,但他还是接受了我的“安排”。
  晚餐时间就要到了,遗憾的是我却无法跟“劳模”小姐联系上,我没记她们的联系方式,因为她们的手机是外地号。
  我有些着急,马上去了酒店大厅,我预计或许会在那里碰见她们。等了10分钟,但没有。
  我还是不死心,又围着大厅的叽里旮旯的找了一遍,终于在一楼拐角的美发厅里发现了她们。
  她们正在做面膜,脸色煞白,仿佛僵尸一般的躺在椅子上。
  我走过去,把晚上的“安排”告诉了她们!
  虽然我看不到她们的表情,但我能感觉到她们非常高兴!
  晚上六点钟,打扮鲜亮的“连衣裙”和她的女同事在酒店门口和我们准时碰头了。
  连衣裙略带一丝调侃的语气问我:你觉的我“美”吗?配你的爱因斯坦还“绰绰有余”吧!
  我借此机会,仔细的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新颖的发型,红扑扑的脸庞,质地精良的连衣裙,黑色高根鞋。
  “你太美了,比董文华还漂亮,你这么一朵鲜花怎么能跟XX想比呢!
  显然我的回答很“受听”,她轻轻的拽了一下我的耳朵,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们打车去了北新桥一家叫“金碧火锅城”的餐馆,我以前在那里吃过几次,感觉那里的火锅配料纯正,并且店里是清一色的重庆辣妹子。
  在出租车上,通过一番交谈,我大致对她们的身份有了一番初步的了解。
  “连衣裙”自称自己是河北某地级市的劳动局副局长,还兼着下属的劳动宾馆的总经理职务,递给我的名片中她的名字叫“潘攀”,上面还列了一系列的其他职务。
  她的女同事则自称是连衣裙的干姐妹儿,也是那个市的外贸局的一位正科级的头头,姓贾,目前正在北京对外经贸大学进修所谓的WTO课程。
  她们都自称是事业型女人,当然也摆脱不了“离异”成功女士的怪圈。
  她又瞌磕巴巴的问了爱因斯坦的一些个人想法:例如:为什么要找中国妻子?要找什么样的中国妻子?
  爱因斯坦又把所有关于中国女士的美好的词汇搬了出来,足足让我翻译了5分钟。
  潘攀局长又谈到了她的宏伟抱负,说她在河北某县筹建了一个奶制品厂,现在前期工作都已完成,就缺一点启动资金了。
  爱因斯坦忽然变的严肃起来!他问“连衣裙”:“一点钱是多少钱啊?”
  连衣裙想了想:“钱不算太多!有5万美金就足够了!
  爱因斯坦“语重心长”的说道:“对于钱的多寡和关注程度,可能中外的观点会有不同!
  我的观点是:对于一个没有钱的人来讲,一比大钱对于他来说很重要;但是,对于一个有钱的人来讲,一比小钱对于他来说更加重要!
  (精彩情节继续中,敬请期待,作者:斯汀130-1100-3956,警告:任何未经本人授权之拷贝,转载,出版,改编,使用等行为均属违法,钦此!)
   写作计划:
  
  本着“好事多磨”的原则,加勒比海单身汉的连载故事会很长,很长,或许会持续一年左右,敬请耐心,耐心等待!
  本连载分五大章:1,相亲阶段(估计需30集)
  2,定亲阶段(估计需20集)
  3,恋爱或巩固阶段(估计需20集)
  4,索取彩礼阶段(估计10集)
  5,终成眷属阶段(估计5集)
  共85集(连载)左右!!
  另外我还有很多新的陪同记事内容正在酝酿中!(YPO,HBS,NYU等)
  
  
  
  
  
  
  
  
  
  
  
  
  
  
  
  
  
  
  
  
  
  for example:you are more handsome than movie stars,once i seen you,my pussy is wet,possess me now!
  “连衣裙”不明究理,见我大笑,也颇感好奇,虽然她也听懂了几个词,但不明白,非要我把这句话再给她重复一遍,并翻译成汉语。
  爱因斯坦果断的阻止了我的“愚蠢”行动。
  爱因斯坦又问我,北京有没有比较有“性趣”的酒吧啊?他想就餐完毕后去“见识”一下!
  我说有啊!北京“大大”的有啊!此类场所有高中低档之分,其中的“小姐”则又分为“汉派,新疆派,内蒙派,俄罗斯派,菲律宾派”等等。
  爱因斯坦最后决定去“见识”一下中等档次的内蒙派小姐。
  “连衣裙”和她的同事也对此类场所颇感好奇,执意也要跟我们前往。
  我只好无奈的答应了她们的“请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