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心情]后来人,唱后来歌

不记得是哪一年了,身边的女生都在唱“很爱很爱你”,活像一个在含蓄里张扬个性的爱情年代,让人想起那种两腮朵红笑不露齿的情思已经久远。对唱这歌的人,没去考究,依稀记得是一把清秀的声音。
   那时还没有能力给自己挂个MP3什么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下班后回宿舍紧守在那台卡式收录机前。有潘多拉音乐盒栏目,里面的每一首歌都是愉悦心情,或解读心事的最好方式,生活单调却不至于心田空泛。因为一首“为爱痴狂”,在无处求证歌曲的全面信息之下,我误以为邓丽君也是喜欢的歌手之一。我联想到了旧上海夜总会里笙歌的卖唱女,清水芙蓉下一片欣赏的、垂涎的各种目光,那一种高处不胜寒。。。。。。
   后来,有个男人忧郁地对我说起:后来,没有后来。
   他提到刘若英,在那段失去爱情知觉的麻木岁月里,无力寻找一切与快乐有关的信息。直到刘若英的声音无意间再次飘进我的耳朵,“后来”成了初恋最后的符号。刺人的歌里总是配乐单调,一个钢琴,一把吉它,交替行奏,与那把清秀的声音如影随形,分不清是钢琴还是人声,徘徊着同一个调子,清澈见底的旋律不断地轻敲着心肝,淡淡地渗透至肌肤、至骨血里却不能哭出声的一种疼痛。那是一片叶子在秋风中飘浮的忧伤,袅绕痴缠,久不散去。
   桅子花瓣的芬芳,一个曾经的自我从此离去,无奈地执着曾经的无可救药,不能忘怀,前面的一切将无以为继。那时候的爱情总是简单,没有原因,没来由的爱是那样的彻骨。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只是在后来,也是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不能轻易错过,因为它的不再,它永远不会重来。后来,刘若英的故事没有后来,男孩没有,那个女孩也没有。只有对那样的一个仲夏,还会追悔感伤,在相思的深夜里给最爱的人祝福,祝愿远方的他身边还能有人陪伴不再寂寞。
   每到K房,总有人点起这首歌,为着各自的情伤。终于到了有勇气唱这歌的那一天,骇然听见刘若英在演唱会中大喊:后来人,唱后来歌!不知道是她的宣誓或是什么,胃里一阵翻滚,一股浓裂的酸楚排山倒海而来。痛得一塌糊涂,明白了后来的后来,就是努力让伤口最终结成疤,以坚韧的姿态去埋葬那个唯一的后来。
   刘若英有股书生气,满身素色不屑于脂粉,淡然中有几分不轻易的沉着,目光如星。没有太多的自怨自怜,如水的音容下似乎藏着许多故事。在许许多的片刻,她的歌声总是把我带到一个早已远去的世界,节奏渐缓中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在一点一点放轻,感觉着一个最平凡的人能感受的一切。如一株含羞草,在无人的角落无声无息地散开,又收拢。。。。。。
   一直唱,直到“后来”真正成为一个符号,在这个符号的背后给我注入了勇气,继往后来的勇气,虽然艰难。而后来,我记住了刘若英,这个“为爱痴狂”的女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0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