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面试》重重考验下的人性面试

  
  在整部戏中,做托的不只聋子(CEO),还有黑人、印度男和眼镜女。而真正的应征者只有:中国女,白人、棕发女和金发女。
  在进入考场之前,明显表现紧张的分别是中国女(深呼吸)、棕发女(碎碎念、自我激励)和黑人(紧握十字架项链)。但黑人只是托,他有什么紧张的呢?注意他的台词“I can do all things……(潜台词:even against the nature)”,因为他这个托的角色是在最后扮演“死而复生”,每个人对于即将要面对死亡都本能地充满恐惧。另外的两个应征者――白人和金发女都表现镇定,暗示两人心理素质较好,为走到最后做铺垫。
  进入考场后,不懂得应变环境、只懂得考试作答的中国女很快被淘汰(似乎这完全在出题者的意料之中),之后她的试卷很快就成为其他人试验的工具。表现出挑的无疑是白人,他事事采取主动,尝试各种方法。托们根据真正应试者的提议适时给予不同的反应,顺水推舟。 与白人明显不同的金发女则事事采取守势,仔细观察不冒进。细心的她身上的东西都帮助了别人――脚上的止血贴给了眼镜女;利用头上的发簪将白人的药夹起。至于印度男和眼镜女是一对搭档托,在考试过程中,他们两的争执不断,后来两人很有默契地演起“严刑逼供”,眼镜女腿上的伤痕证明她已经不只一次做这样的托了。另外还有印度男刻意藏起了白人的药等。这都证明了事发非偶然,所有设置都是考验!(虽然应征者对公司了解不多,但公司对应征者了如指掌)。
  各有背景的几个人物集中在一个封闭空间面临共同的难题,并通过合作、争论、内讧、互相怀疑甚至攻击,引发人性的种种拷问,是此种类型电影的基本模式,最为经典的是以美国陪审团这一富有民主和法制代表性为背景的《12怒汉》12 ANGRY MEN,是导演SIDNEY LUMET获得柏林金熊奖的处女作,既有针对社会机制的现实意义,又有人性剖析的终极意义,LUMET其实是此种特以限制式的空间设定凸显戏剧张力的大师,不难理解他后来执导《东方快车谋杀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的动因了――毕竟,阿加莎克里斯蒂也是“密室”类型的大师,无非前者用影像,后者用文字而已――其实,他同样著名的由AL PACINO、JOHN CAZALE主演的《热天午后》DOG DAY AFTERNOON,也可以归入此类,基本是警察和劫匪在银行内外的对峙构成主要场景,最后急转直下的情节走向也彰显了剧作的高妙,故而赢得了奥斯卡的最佳剧本奖。
  虽然能够通过较为单纯的视听语言营造出不错的悬念和戏剧张力,人物的心理变化、行为逻辑都较为自然可信,也反映了人性的某些不堪,但无特别出彩之处,基本是不咸不淡,缺乏开拓性,至多是“密室电影”的习作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9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