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公务员老K

  作者:金益东 英文教育家
  笔者在英文俱乐部澳洲朋友老K,是有着法国爱尔兰丹麦血统的真正澳洲出生的洋人。老K四十年代出生,退休前是公务员,为政府的矿区企业资深环境监督官,有很大的权力。退休后经常来华,跑遍了好多城市休闲。
  作为澳大利亚标准的政府雇员编制,许多中国人都感到好奇,稍微懂点英文的都喜欢向他打听澳洲公务员生活情况。游历中国碰到好多矿业城市的中国朋友,他们都告诉老K:“你那工作在我们这儿,那是标准的肥差啊!搞个亿当量的财产根本不足为奇。”老K告诉笔者“我从没拿过那些企业的回扣,一分钱都没有!还有一点:我们那儿向我这种人行贿,其本身就是较重的罪。因此他们也不太敢行贿。”笔者问:“企业挺怕你吧?”答:“是啊。但我半辈子做监管大员,真正罚过的企业不多;不是我对他们不严格,是因为我通常会先严厉警告,而一般在我警告后,他们都规矩地收敛多了。一般发现明显违规后,我会严正警告将关闭他们工厂。”
  老K从小伙子时代就很能干,看不出什么我们中国人一般想象中的公务员痕迹。十六七岁时,他和两个狐朋狗友,在湖上划着金属铝外壳的小舟,分工是一个打着强光手电筒照鳄鱼,一个手持缠着缆绳的梭镖准备投射,第三人划船。梭镖扎进鳄鱼头部后,如果不死还挣扎,就往头部补一枪。回去还得自己动手剥/处理鳄鱼皮。皮能卖1000-2000澳元(50/60年代杀鳄鱼不犯法),他能有丰厚的零花,还自己交大学学费。刚进大学的老K,懵懵懂懂,先选了法律专业,读了半年多,觉得不适合自己,就转了化学系。而大学毕业后却又最终先做了大地测绘工作者,随后再转去做公务员。大学中的法律学习/知识也大大支持了他的工作生涯,他的英文用词和发音也比笔者认识的许多一般澳洲大学学历的人要相对规范得体得多(英文为母语的法律专业学者/工作者通常英文整体水平会更高,笔者在其它博客中早有总结)。
  
  老K不收贿赂,在成年后,他怎么搞副业赚钱呢?他的确依旧还是个赚钱的能手!有次他看到一个一毛钱市价的股票,见投入成本很小,就买了不少,按兵不动。结果在发现新矿的消息董事会发布出来后,居然涨到了两块五毛!他这才出手,着实赚得丰丰实实!我说:“换了是我,在一块就全抛光了”。看来他很懂得掌握火候。老K会赚钱,但他不喜欢奢华,经常来华度假,一住就是好几个月,但总是住200-400元实惠的宾馆,只要清洁安静就行。曾经告诉笔者:“那些买劳力士的都是白痴。我买手表从不过一百元(当然是澳元)。”
  老K赚钱能干,也有学识,最让他失意的还是他的婚姻。照理,矿业督查这行当,也得时常出差,总不能老朝南坐办公室,出了大问题再去搽屁股。但时常在外,容易搞上外面的女人,这是全球现象。前妻是在英国出生后移民澳洲的老英,具笔者所知,老英通常认为澳洲人较粗俗;加上又是一辈子单一做老师的,听起来也属于报复心重的那种。她所雇的离婚案律师,在案情和夫妻双方没丝毫悬念的情况下,故意拖着案子;而且不断轻易地靠说老K的坏话,来取悦他老婆,拖了好几年。据他说,搞到后来,律师收的服务费早已足足够再买一幢离婚后判归他老婆住的,他买的那幢特大型的花园洋房!我给他故事的评语是先辈们早就总结的:“不辛苦去赚钱的人,永不会珍惜的。”看得出老K也没法理解老婆的一些心事,他曾道来:“有中国朋友评:他们没法理解为何我老婆会在接近退休六十左右时想到离婚。”笔者的看法是,老K是理智之人,况且在澳洲这种男欢女爱思想自由之地,他沾花惹草不是中国包养情妇吃喝全依靠类型,一定不会花大钱,也没必要花大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老婆几十年心里越想越气,要离婚好好发泄一下。呵呵,最后财产按照八十二比十八分割(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当时大都已近成年,有些已工作)。可拿十八的老K,按照澳洲法律,他一分钱国家给的退休金都没资格拿!为啥?因为按退休金法规,他账户上钱太多了,多到了没资格拿政府退休金的程度!给政府干了半辈子,没拿贿赂,到头来还得靠自己赚到的钱养老。天哪!给政府幸苦干了几十年,换了神州大地的人死也死不瞑目!
  离了婚,当今世界大部分地方的许多人自然就都彻底自由地交异性朋友了。老K则是西方离异者生活方式的代表。他常被看见带着一个一两个中国小姑娘去吃晚饭,有时会请4、5个很年轻姑娘们一起吃晚饭。尽管早已是公元2011年,人们在大城市看到老年老外带着中国小姑娘早已习以为常,有些理解力差的国人私下里还是会问笔者:“这洋老头真能同时搞定这么多小姑娘?”。笔者毕竟是医学世家出生,再考虑人类生理规律,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加上深知从个体上说,中国小姑娘通常也没有几个会那么放得开。事后老K告诉我的情况也证实了笔者的判断:姑娘们只是喜欢吃饭不付钱,去高档点的餐馆就更不肯付钱了,要是真要痛快痛快,也是个别之间的事。这其实就是许多离异者中常见的现象,你得保持和许多人的联系,这才能保证你有需要时有人。老K曾告诉笔者,有次有个漂亮性感的中国女性(是那种50年末60年代初出生的)在和他痛快后,希望保持关系,但被发现是有夫之妇,事后就不愿再理她了。老K这个洋老头作为离异者,还是很有做人原则的。几年前曾看见有洋人写的中国体验,言中国姑娘平均同时有十七个性伴侣。笔者笑了,就是离异中国女性也不可能保证有这么广的性联系。
  老K教育孩子还是挺细腻的,他曾道来:“人们通常以为女儿好教育,错了。女儿只是发育前好教育。人们总以为男孩调皮难弄,但他们在发育前后就会变得很有逻辑性了。而女孩缺乏价值逻辑性,更难。”“我的小女儿的婚姻是我一辈子看见的,非常难得的那种,他们的结合非常纯,没有什么利益的考量。”看来他很清楚哪个孩子的婚姻怎么样等状况。但孩子们不太关注离异后孤单地在海外的父亲。笔者多年的观察是,西方的父母的确从很多方面讲,是更无私的,这也源于他们基督教文化的大背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