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迷蝶梦(都市迷幻)

  
  
  林梦蝶独自一人缓步走在这大学校园的青石板路上,没有打伞,齐耳的短发、蓝色的T恤、深色的牛仔裤都有些被淋湿了。边在心中抱怨这没完没了的雨,边四处张望。或者路过的人以为她在找相识的带伞的同学,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等待他的出现。等待那淡淡的一笑,可爱而又温暖。
  就是这样的一个林梦蝶,竟然鬼使神差的喜欢上了,这座大学校园里的风云帅哥,自然也是这校园中众多女生追捧的偶像――陶枫。当然暗恋这位帅哥的肯定不单单只有林梦蝶而已,但是恐怕谁也没有达到梦蝶这么痴的程度。
  在梦蝶童年的记忆里,父母的脸孔是陌生的,因他们从事考古工作常年随队伍漂泊在外,难得回家一趟。由于父母的家人都比较传统,对于他们的工作难以理解,来往已经很少了。所以负责照顾年幼的梦蝶便成了她正在读高中的哥哥林梦周的任务。梦周很宠梦蝶,给她做喜欢吃的饭菜,买她喜欢吃的东西,给她买漂亮的衣服。父母寄来的生活费,他都花在妹妹身上,却舍不得为自己买一点东西。当梦蝶因很小的事伤心哭泣时,他便会蹲下来笑着安慰妹妹,用各种办法来哄妹妹开心。那笑容是那样温暖,伴随着梦蝶走过童年的岁月。
  在梦周走之前,还是那样望着梦蝶温暖的淡淡的笑,梦蝶知道哥哥是不想让自己为他伤心。可那个时候梦蝶毕竟已不是小孩子,还是忍不住哭泣。梦周费力的抬起右手擦了一下梦蝶脸上的泪水,有气无力的说:“好妹妹,哥哥今后恐怕不能照顾你了,要好好照顾自己。这是哥哥为你准备的21岁的生日礼物,可能要提前送给你了,但是答应哥哥那个时候再打开吧!还有不要告诉爸爸妈妈!”说着吃力的从枕下拿出了一个被漂亮的白地儿蓝花的包装纸包得严严实实的一个方方的小盒子。梦蝶并没有问,为什么单单哥哥要留下21岁的生日礼物给她,因为她已无暇去思考这些,只是哭泣的接下了,收好,说:“哥哥不会走的,到那个时候梦蝶要当着哥哥的面打开它,好不好?”梦周还是温暖的笑,用手摸了摸梦蝶伏在床边的头,说:“恩,蝶儿乖,以后要听爸爸妈妈的话……”声音越来越小,就那样笑望着梦蝶离开,而彼时,他们的父母还没有来得及从外地赶回来家乡的城市。等他们风尘仆仆的到达医院之时,只看见了那个已是泣不成声的梦蝶。
  那一晚,梦蝶梦到了哥哥梦周,还是那样的冲着她温暖的淡淡的笑,是那样的真切,还对她说以后不准那么颓废了,要她好好照顾自己。等到她21岁生日那天再来看她。梦蝶好高兴啊,可当她正要像小时候一样抓住哥哥的手臂时,却怎么找也找不到哥哥的影踪了,睁开眼,才发现这只是个梦而已。清晨的阳光透过淡蓝色窗帘的缝隙洒进梦蝶的房间,洒在书桌梦周与梦蝶的合影上。梦蝶长长的叹了口气,拿起相片,看着那如这清晨阳光般笑着的梦周,说:“哥哥,是你来看我了吗?我不会再那么颓废了,我知道你也希望我开心快乐的活着。”
  转眼间七年已经过去了,梦蝶圆了自己的也是哥哥的大学梦,来到这座飘雨的繁华都市。却遇见了那个似曾相识的温暖的淡淡的微笑。
  她冲出教学楼后,在校园里走了很久,也没有见到那个背影了,看来是自己眼花了。忽然间想起把哥哥那本书忘记在教室了。抬腕看了看手上的表,糟了,如果没有记错,好像这个时间有个班级在那间教室上课。看来只能在门外等了,梦蝶这样想着,走回了教学楼。等到下课音乐一响起,梦蝶马上冲进了那间教室自己坐过的位置,却没有见到那本《庄子》,她见人就问有没有看到自己的那本书,而那些人都摇头走了。梦蝶很无奈很沮丧,竟然把哥哥最喜欢的书给丢了。正当她难过之时,却听见校园广播突然间响起,是一个很具有磁性的男孩儿的声音播出一条招领启示,所招领的物品正是梦蝶那本书。梦蝶听到,由忧转喜直奔广播站。到了广播站外的玻璃窗前,她见到了那个她刚刚追随的背影就坐在那里,依旧是背对着自己,那么像哥哥,她忍不住要喊哥哥。可当那个男孩回转过头来,梦蝶才意识到,他不是,但他却有着和哥哥一样温暖而淡淡的笑容。他起身,推开玻璃窗问:“同学有事吗?”梦蝶回答说:“哦,就是刚刚那本书……《庄子》,是我丢在教室里的……”那个男孩儿帅气的脸庞露出了笑容,说:“这本书是我一个同学刚刚送到这里的,想让我播条招领启示,找寻失主,想不到这么快就找到了。你叫林梦周?你的字很漂亮啊!”梦蝶摇摇头回答:“我叫林梦蝶,那是我哥哥的书,我的字比他差远了!”那个男孩儿说:“哦,这样啊!我叫陶枫,书还给你,以后不要再弄丢了。呵呵,不过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可以来找我,我来帮你播出寻物启示。”啊,他就是陶枫,梦蝶在心中一惊。但梦蝶因为过一会儿有课要上,只是接过书腼腆的笑了笑向陶枫道过谢,匆匆告辞离去了。
  梦蝶无事时,便整天在校园里游来荡去,在有他比赛的球场旁静静守候,在饭堂打饭时假装不经意的与正排队的他擦肩而过,在图书馆找位置时也是在可以看到他的背影的位置,在听到他在播节目时,躲在广播室附近,装作不经意的经过,在他组织校园诗歌朗诵比赛时,在躲在角落里的暗处,默默注视着他。而这一切他并不知晓,因于他而言她只是相视淡淡一笑的路人。
  室友们对她喜欢独自一个人在校园中闲逛的行为也颇有微词。有人似乎猜到了她的心思。在背后议论纷纷。无非是她这么普通怎么会有帅哥喜欢她呢?她还喜欢陶枫?陶枫怎么会喜欢她一类的吧!大学校园里女生无聊起来总是很八卦。也有与她好的朋友劝她放弃,不要再那么痴,她和他是不合适也不可能的,到头来只能是自己受伤。可对于这些梦蝶只是淡淡一笑,不作任何回应。
  末考结束了,还好梦蝶依旧没有挂科,只是成绩在及格线上徘徊。想到下学期不用补考或者重修,心情轻松许多。但看到陶枫的名字高居榜首,自己的成绩相差那么远,又有些惆怅。
  第二章 神奇的礼物
  上海的雨终于停了,不再下了,有了明媚的阳光,天气却也开始变得炎热起来。末考结束成绩已然发布,同学们都陆续踏上了归家的路途。寝室里只余下梦蝶一个人,准备暑假留在上海打工。
  回到已是很冷清的校园,梦蝶竟又在回寝室的路上遇到了那个温暖的笑容,但依旧只是那淡淡一笑。梦蝶想或者这已是上天给她的恩赐了,在她生日这天他送她的礼物就是这淡淡一笑吧!她该满足了。想到礼物,梦蝶记起了哥哥送给她的那个21岁的生日礼物,便奔回寝室去了。翻出那个珍藏多年却始终没有打开的方方的盒子,梦蝶又陷入了回忆之中。
  梦蝶有些累了,想不早了,明天还要去找打工的工作。便进了洗漱间洗漱,当她看到镜子里的人时惊呆了,不是自己而是一个绝世大美女,高挑而完美的身材,长长的秀发,美丽清澈的双眸在一张玲珑秀气的脸庞上,透出一种高贵的气质。她有些慌了,问你是谁?可那镜里的人和她的动作却一模一样。梦蝶想起了哥哥说要给她的惊喜,难道就是这个?自己变成美女了?不会吧?老哥你能不和妹妹开玩笑吗?难道这只玉蝴蝶也像灰姑娘的水晶鞋一样?怎么可能?那只不过是童话故事。还有《魔鞋》那部电影里的女主角,因设计的鞋被施了魔法,很丑的她穿上后变成了美女“不陋像”,可那是一个人扮演的,只是化装改了一下就变漂亮了,本质还是那人本来就是美女,那个故事自然是虚构。梦蝶还是不太相信,于是碰了碰自己的脸,是那样的真实。她摘下了胸前的玉蝴蝶,灯灭了后又亮了,她再看看镜子里的她回复了普通一般平凡,她又试了几次!天,真是因为这只玉蝴蝶。她好高兴,但又有种莫名的惶恐。因为她开始想这蝴蝶是哪里来的宝贝。
  次日清晨,梦蝶梳洗完毕,佩戴上了玉蝴蝶。神奇的一幕再次发生,除却重现了昨日的美丽之外,身着的休闲装也化为了职业套装,手中还多了一只名贵的公文包。镜中的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成功的职业女性打扮。不是吧?难道要这么打扮去肯德基作兼职清扫工吗?因为梦蝶本来是想要去找类似于快餐店杂役一类的兼职的,这身打扮,怎么可以?可她像是受什么力量支配一样,竟然不自觉的跑去搭地铁,几乎一夜没睡的她,在挤地铁时却是那样的精神抖擞,很快的就占到座位,照从前的性格她从不喜欢去争什么,包括座位,有就坐,没有就站着,可能是因为没有争的资本吧!或者更多的时候是因为她觉得争来争去没意思,很累。大概是受哥哥那本《庄子》的道家思想影响。可现在的她似乎不在自己的意识支配之下。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支配着她。她知道这种力量来自那只玉蝴蝶。可自己又似乎不想摆脱它的支配,因为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她只能跟着那个感觉走,对,目前为止梦蝶只能称那股游于自己思维中的力量为感觉。
  她款步走上台阶,走进这座高楼,居然从手提袋中拿出了临时进出金茂大厦的磁卡,而这磁卡不是观光用磁卡,而是从正门进入的工作卡。卡口处的保安很热情的和她打过招呼,她顺利的进入了金茂大厦的工作区乘坐电梯。电梯在21层停下了,她从容的下了电梯,而这一系列的动作都源于那感觉,来自玉蝴蝶力量的支配,一切表现得却又是那样的自然,没有丝毫的异样,连梦蝶自己都要没有了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已和那股力量合二而一。
  梦蝶迈着自信的步伐穿过了一条富丽堂皇的走廊,在一间办公室外面停住了脚步。这里靠墙的座椅上,有几位俊男靓女齐整整的坐在那里,有的似乎在焦急的等待,又有些紧张的表情,而有的却是很轻松一副自信的姿态,在那里谈笑风生。见到梦蝶的到来,无不为她的美貌感叹,投来了或艳羡或嫉妒或倾慕的目光。自然也有人在心里嘀咕:“光长得漂亮有什么用啊?竟聘还得靠实力!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梦蝶知道这些都是她所要面对的竞争对手。她沉静而稳重的按次序坐在了位子上,都不知自己是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自信和勇气,刚刚消失了的怪异的感觉,又莫名的涌动了起来。
  接下来的考验更加让她肯定了这一点。那个中年的女士开口了,问到了她的个人学历,以及工作经验。她竟从那只公文包里,拿出了一系列的个人材料,海外留学的毕业证书、各类获奖的证明以及从前所做过的经销文案。那些上面都赫然印着林梦梦三个字,没有半点的差错。
  面试成功后的林梦蝶,走在繁华的鹿家嘴,已经无心流连于高楼林立人潮涌动的街景。只是在心中慨叹玉蝴蝶的魔力,不但给她带来了美貌,同时也给她带来了智慧,但自己的意识里有时候似乎却又会出现分岔,无法控制那个玉蝴蝶支配力量所造就的感觉的行动。
  更令梦蝶没有想到的是,他竟走上前来,抱起了那个小女孩儿,表情由原来的焦急变得和缓,说:“玲玲,你跑哪去了?让叔叔好找啊!今天要是把你丢了,叔叔怎么和你爸爸我哥哥交代啊!”这时林梦蝶也站了起来。嘴上竟又不由自主的开始讲话了。很柔缓的语调“这孩子真可爱,我看她一个人在这里哭,正想带她去找你,或者把她送去商场的儿童走失中心,可巧你就来了。这下我就放心了!”陶枫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位美女,他被她吸引住了,有种似曾相识一见倾心的感觉。脸上又露出了那个温暖的笑容。这个笑容是梦蝶期望看到的,可这次心里却无法那样坦然的面对,因为她现在是林梦梦,不是林梦蝶。陶枫笑着和她道过谢,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因他要把玲玲送去他哥哥那里,便和她告辞,并说希望有机会还能够遇见她,她说有缘自会再见。他还让玲玲和阿姨拜拜,可玲玲却说了一句:“阿姨,真虚伪!”还做了个鬼脸给梦蝶。梦蝶在心里想:“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阿姨开始就想理你的!”可却没有将话说出来。末了玲玲还做了鬼脸。陶枫说:“玲玲你怎么可以这样对阿姨说话,没礼貌!快道歉。”梦蝶却笑说:“没关系,小孩子嘛!说话不忌讳的。”陶枫说:“真不好意思,委屈你了!”梦蝶只是说:“后会有期”便朝商场里面去了,而本要先走的陶枫却在那里抱着玲玲,望着那个美丽的背影发呆。玲玲说:“我们走吧!叔叔,我要去爸爸那里玩儿!”陶枫这才缓过神来,说:“好,我们走吧!玲玲乖。”
  或者有时侯梦蝶和梦梦也是一体的吧!至少她们喜欢吃的东西是一样的,虽然梦蝶从前不是很舍得吃,但这回要奢侈一回喽。经历了面试和逛街的梦蝶已是饥肠辘辘,来到了正大广场都是各国风味餐馆那层。在泰泰小厨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点了一份鸡翅、一份咖喱饭、一碗罗宋汤。很优雅的细细品尝。此时的梦蝶轻松许多了。
  回到寝室后,她终于摘下了玉蝴蝶,把它关回到了那个檀木盒子里。自然也恢复了林梦蝶的本来面貌,意识中的那股强大力量也消失了。回想起这一日的经历,梦蝶既觉得有趣,又觉得有些惶惶不安。可又不知该如何是好,拿起了桌上哥哥的相片,问说:“我应该继续我的林梦梦生涯吗?”可哥哥是那样的安静的笑,没有任何的回答。梦蝶想在今晚的梦中再遇到哥哥,让哥哥给她个答案。但却令她失望了,哥哥并没有在她的梦中到来。而来的却是林梦梦,她是那样美丽,眼神里透出哀怨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她用柔缓如棉的语调,对梦蝶说:“如今蝶就是梦,梦就是蝶,已分不出你我,所以求你明天去公司上班吧!否则也许你我会一同消失……不,也许不会……”她没有能够将话说完整,但梦蝶看着她那忧郁的眼神,出于怜悯之心,也出于对她未说完的话的将信将疑,答应了梦梦的请求。正欲追问玉蝶的来历时,却已醒来。
  
  
  到达了公司所在地经贸大厦21层,她被一位秘书小姐带到了她直属上司即这间公司营销部正部长的办公室。是一个很宽敞明亮的大房间,书卷气浓了些,可能是因为墙边那个排满了各类图书的落地书架所至,里面似乎还有个套间,但那门是紧紧的关着的。而在外间一个戴眼镜略显斯文的年轻男士在一张古朴的红木办公桌后面的老板转椅上端坐。这不是昨天其中一位主考官吗?她笑着彬彬有礼的说:“你好!我是来报到的!”只见那男士也微微一笑,说:“林梦梦小姐,请坐,我是营销部的正部长陶轩,昨天已经见过面了,对于林小姐的才华颇是钦佩, 尤其是鉴别珠宝真假的能力上,希望今后合作愉快!”梦蝶缓缓的姿势优雅的坐在了室内一侧的沙发上,说:“哪里,我那只是雕虫小技罢了,怎能与年轻有为的您相比呢?合作就更加不敢谈了,我只是您的下属,工作一切听您的安排。此外您还是我的前辈,有很多不懂不会的地方,我还需要向您学习请教。”陶轩笑着注视林梦梦讲话的样子,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动人,声音又是那样的甜美。似乎她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魔力在吸引着他,让一向稳重理智的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但马上他恢复了平静,笑着对梦蝶说:“不用这么拘谨,今后叫我陶轩就可以了,也不用老是您您的称呼我,大家今后都是朋友是同事。现在我就让秘书小姐带你去你的办公室,收拾好东西后,在办公室等我,我把你引见给本部的同事们。”
  陶轩很快便来到了梦蝶的办公室,问她是否满意这样的办公场所。梦蝶连连点头,对公司对自己的厚爱表示谢意。之后他将她带到了一个开放式的办公场所,每个人的空间都是用蓝色的隔板隔开的那种。当陶轩把这位靓丽的新副部长介绍给这些手下时,全场惊呆,当然是各怀心思的惊呆。他们掌声里搀杂了部分男士的倾慕、部分女士的嫉妒、还有部分人的冷漠与无所谓、更有一部分人的不服气。但从表面上看,是很欢迎这位林梦梦小姐的。她也很热情的一一和大家打过了招呼。似乎又争取到了一部分人的好感。如果是本来的梦蝶才不会这么做,因为她或者说不敢或者说不屑,可她成了林梦梦就要这样做,却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刚刚在做什么?如果还像刚刚那样不守规矩,小心这个月的奖金!”看来刚刚的场景还是没有逃过她的火眼金睛啊!不过还好她也只是甩下这样的一句话便扬长而去了。但这间大的办公室里再没有那么喧嚣了,只剩下了切切私语,和联系业务的电话声。她这一震,还满有效果的嘛!
  正当疑问在她脑海中翻腾之时,咚、咚、咚 响起了敲门声。梦蝶说:“请进!”应声而入的是一个身材高挑但面容并不漂亮的女职员,正是刚刚的杨香,只见她抱着厚厚的一叠文件,来到了梦蝶的办公桌前,说:“林部长,这些是陶部长让我送过来的,说对你今后开展工作可能会有所帮助!”梦蝶很有礼貌的回应到:“你是杨香吧?谢谢你,把东西放到桌上吧!抱着怪累的。这些让秘书小姐送过来就可以了,怎么还亲自跑一趟呢?你的岗位应该也很忙的吧?”梦蝶真佩服自己现在的记忆力,竟然连一个不太起眼儿的只见过一次面的小职员的名字和人记得一清二处,照从前早混淆了人和姓名。杨香将那叠东西放到了梦蝶的办公桌上,说:“没什么,作为您的部下这都是我分内的工作。”说话间眼睛瞟了瞟那办公室开着的门,顿了顿,迟疑的眼神对梦蝶说:“林部长,有些事不知当讲不当讲?”梦蝶说:“没关系,但讲无妨!”并用手示意,杨香将办公室的门关上。杨香便将刚刚的那些人对林梦梦的非议一字不漏的重复了一遍。梦蝶在心中暗忖,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不过到可以利用这一点,让她成为自己的心腹,来了解下属的动态以及这家公司的整体情况。对于那些给予自己非议的人,一定让他们好看,一种莫名的报复冲动自她的心底油然而升。梦蝶对自己的这种想法唏嘘不已,她又左右不了林梦梦的心理了。若是个真正的林梦蝶坐在这里,一定不会想的这么复杂,且对于流言飞语也只有莞尔一笑的回应罢了。可此刻,她不是,只能无奈的成为心灵的傀儡。笑着回应了杨香:“谢谢杨小姐的关心,她们说我什么并不重要,但也许是该整顿一下工作的风气了,上班期间在公共办公场所内七嘴八舌聚成一堆儿议论纷纷,不但会降低工作效率,还会影响本部门给上层的印象。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先去忙吧!”杨香得意的走出门去。
  临近下午下班的时刻,忙碌了一天的梦蝶给杨香打了个电话。问她是否有时间,说是今天很感谢她,请她喝咖啡。地点约在金茂大厦88层的咖啡厅。杨香自是乐不得的。实际上梦蝶是想借此,不,应该说是梦梦想借此收买一下人心,了解一下公司的情况。二人捡了个靠窗的位置。梦蝶叫了杯不加糖的蓝山,杨香则叫了一杯卡布基诺,一边欣赏浦东的夜景,一边聊天。梦蝶还让杨香如果还想吃什么尽管点,自己为了保持身材是不吃晚餐的。从杨香的口中梦蝶得知了,此公司是其现任的董事长陶明远先生于20年前所创建的,而本公司现任的营销部部长陶轩便是其独生子,而那个人力资源部部长“岩石婆婆”是陶明远的表妹。至于公司创建初期的资金问题好像另有隐情,似乎是陶明远的亲哥哥在背后给予的投资扶持,可二十年来谁也没见到过那个神秘人物。而董事长本人也是深入简出,为人行事十分低调,所以网上的链接才那么的少。此外杨香还告知梦梦,她现在副部长的位置是陶轩前妻的,她与陶轩分手后辞了这份工作去了美国,他们好像还有一个女儿,应该是在上海,前两天还有个人带她到他们公司来玩儿来着。杨香说也许梦梦不会相信,他们的部长是成过家的人,那是因为他长得太年轻的缘故。三十几岁的人看起来就和二十出头没什么两样。听了这些公司内流传的八卦,梦蝶对这家公司的兴趣似乎更浓厚了些。
  回到寝室,轻而易举的摘下了玉蝴蝶。她又对着哥哥的相片开始发呆,希望能够梦到他。可却一夜无梦。
  第四章 迷糊的实习生
  次日清晨,依旧是同一个时间,似乎有种不可言喻的力量促使她将那只玉蝴蝶挂在颈上,让她再次变身成为林梦梦,继续她的白领生涯。
  在学校一向优秀的陶枫,干起工作来却有些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些手忙脚乱。毕竟书本上的东西有时应用于实践时,若掌握得太死板,就不那么灵光了,再说社会和学校也不同。
  之后是陶轩交给他的推销案被他搞得一塌糊涂,把文件搞得乱七八糟,幸好林梦梦差杨香帮助他,才完成了。陶枫得知是林梦梦让杨香这么做的,心里对她的好感渐渐蔓延开来。可他也还是站在远处观望,不敢轻易的靠近她。似乎产生了梦蝶从前对他的那种暗痴情素。
  其实林梦梦为陶枫所做的一切一半是梦蝶的意识作祟,一半是梦梦不想丢面子的表现。毕竟陶枫是在自己手下实习嘛!
  一日,陶轩让梦梦陪自己去见了一个很重要的客户,在二人共同的协作努力下,生意谈成了。而此时已是夜幕降临,上海浦东的夜色是那样的幻彩迷离,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的彩灯都已亮起,交相辉映。陶轩说为了奖励梦梦今日的出色表现特请她到东方明珠上吃自助餐,梦蝶累了想拒绝,可林梦梦却不干,意识又产生了分歧,竟爽快的答应了。无奈,梦蝶只能拖着疲惫,和陶轩一同搭上了通往东方明珠顶层的电梯。但到了第二个球那里看到了上海这座都市的夜色阑珊,梦蝶和梦梦的感觉似乎又重合了起来。
  陶轩:“非工作场合叫我陶轩就可以了,不必那么拘谨。我也很久没来这里了啊!从前都是和玲玲妈妈来的,不过那都是往事了!我们已经离婚了,哎……”
  陶轩:“恩,没错!说实话,你有几分像她妈妈!”
  陶轩:“呵呵,可能吧!”
  陶轩:“往事已矣,不提也罢!”
  陶轩:“没关系,我们先去吃饭吧!一会儿再来赏夜景。”
  吃饭的时候,梦蝶想起了那个玉蝴蝶的设计,便向陶轩问起了这件事。
  陶轩:“你说那个啊!那是我大伯也就是陶枫父亲早年找人好象是依据什么古董图设计的,可后来他因心脏病突发离世了,所以就没有继续下去,也没有人有能力有胆量继续下去了。据说大伯病来得蹊跷,似乎与这个有关系吧!而且每次工匠按照设计打出来的,他都说形似神不似要工匠重新再造。”
  陶轩:“怎么,你想继续?”
  陶轩:“那我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
  陶轩:“既然你这么肯定这个设计,相信你会用心做好的,因为我并不迷信。从前也很想完成,只是迫于外界和母亲的压力,才将这么好的设计搁置了!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吃过晚餐后,他们俩人又赏了会儿浦江两岸的美妙夜景。林梦梦自是陶醉其中,而梦蝶却想回去了。说来也奇怪,到了晚上的这个时间,似乎梦蝶的支配能力更强些,与陶轩说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陶轩要开车送她回去,被梦蝶客气的拒绝了,说已习惯了搭地铁。于是在陆家嘴地铁站,陶轩就那样的望着那个美丽缥缈的背影远去了。
  陶枫:“林小姐,明天周末,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这几天你帮了我不少忙,想请你吃顿饭表示感谢。”
  梦蝶回到校园,想着明日的约会,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梦想成真的小公主。而忽略了,她已经变为林梦梦的外表以及玉蝴蝶魔力所赋予的睿智。
  搭地铁到东昌路路站下车,一个人走在繁华的浦东街头,梦蝶感觉到了这座城市暖暖的阳光,但同时也“享受”到了汽车尾气。为了见心上人也值得了,她这样想着,当然是伴随着林梦梦的捣乱间隙中。哎,看来有时候得到一些,理应承受另外一些吧!就这样,梦蝶来到了上海第一八佰伴的门口,早有一位风度翩翩的帅哥在那里等着她了,当然就是陶枫了。
  梦蝶:“呵呵,对不起,小陶先生,似乎是我迟到了呢!”
  看起来他才很紧张呢!而且昨天那个电话,应该是犹豫良久才打出的。
  说:“刚好十点钟,不知帅哥要带我去哪里品尝美味啊?”此时林梦梦似乎对陶枫也产生了一点点的兴趣了呢,所以接下来梦蝶该不会那么辛苦了。
  梦蝶点点头说:“那好吧!”
  陶轩先是愣了一下,但马上就转过神来,虽然因陶枫与梦梦单独在一起心中有些不快,却依旧笑着与二人打招呼。
  正当陶枫不知如何回答时,还是林梦梦反应快。
  陶枫:“是呀!是呀!”
  陶玲:“虚伪的阿姨!我们又见面了!”
  梦梦:“呵呵,没关系!你这么喊别吓到孩子,毕竟她还小,可能跟电视剧里学了些不懂的话觉得有趣就到处找场合用!”
  陶玲:“爸爸我们走吧!我要去游乐场玩儿!”
  余下这各怀心思,呆呆站立的二人。梦蝶似乎感觉到梦梦对陶轩的那种感觉,不似她对陶枫的情痴,但却类似,那应该是一种占有的拥有的欲望。且梦梦似乎在若有若无间嘲笑梦蝶从前以及现在对陶枫的花痴行为。不过对于陶枫这样一个小帅哥梦梦的感觉是可以与他玩耍。而此刻的陶枫则是在琢磨,刚刚陶轩看自己和梦梦的眼神似乎不是很对劲儿。但既有美女相伴,又无暇多想了。对着站在身旁的梦蝶说:“林小姐,我们走吧!呵呵,该开饭了!”说着便引梦蝶往楼下走,他带着梦蝶来到了仙踪林。
  陶枫边为她推门,边说:“其实这里算不上是很贵的馆子,但我自己很喜欢喝这里的奶茶,有时候会一个人来这里,到附近的思考乐书局淘上两本书,叫上一杯香芋奶茶,边品茶边品书,累了时,还可以透过玻璃窗看看浦东街景。”
  陶枫:“那也得有像林小姐这么貌若天仙的才可以啊!要不就不养眼了!”
  陶枫:“林小姐,你还真有些幽默呢?”
  说话间二人已捡了个靠窗的位置,在秋千上对坐。点完了餐二人在等待间又聊起了天,很投机的感觉。梦蝶似乎又感到了梦梦的力量,但她是在帮自己,可又不像。这是为什么呢?她心中产生疑问,但有林梦梦在她的意识中,这些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正当他们聊及水晶的话题时,陶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精巧的深蓝色小纸盒,上面有一个白天鹅的标记,天鹅的下方是大写的英文字母SWAROVSKI。他说:“林小姐,正巧我有一件水晶的礼物要送给你!”说着他把它递到了梦蝶的手中。梦蝶在林梦梦意识的左右下笑说:“产自奥地利的施华洛世奇水晶,而它不是天然水晶,是人造水晶,但它之所以富有盛名是源于其典雅的设计,及精巧的做工。这一件应该价格不腓吧?”
  梦蝶打开了那个盒子,三朵水晶玫瑰绽放在了她的面前。梦蝶欣喜若狂,可觉得礼物贵重,正在犹豫当不当收下之时,却被林梦梦钻了空子。对于梦梦来讲,这个太普通,太一般了,而且她也不喜欢陶枫,只是跟他玩儿,她刚刚说的那些关于这个水晶,也只不过是恭维和梦蝶的意识左右而已。这个林梦梦抢先一步拒绝了陶枫的礼物。
  陶枫:“为什么?”
  陶枫很失落很伤心的样子!
  梦蝶不知道要去哪里在可以减轻自己的痛苦,跟着感觉走,她走回了学校,似乎痛苦减轻了许多。回到寝室,躺在了床上,可玉蝴蝶在这个时间里她却是摘不掉的。后来她想起,每天戴和摘的时间似乎都是固定的。看来只能等到晚上了,她就这样的睡着了。
  晚上,梦蝶醒来摘下玉蝶,望着哥哥的相片,百思不得其解,看来只能这样的走下去看了!
  第五章 丢失的项链
  梦蝶对自己的暑假过着这样神奇的生活,感到不可思议和忐忑不安的同时也在想要不要对父母讲这件事情。自梦蝶过21岁生日那天起到现在,父母每晚都要打一通电话给她。哪怕只有讲一分钟的时间,他们听到女儿的声音都是欣慰的。梦蝶感觉到很奇怪,因为父母在以前因为工作忙的关系,是绝对不会这么频繁的给自己打电话的。不过没办法,想着哥哥梦里对自己说的一些话,还是不要让两位老人家知道,免得他们为此担心。
  由林梦梦参与的玉蝴蝶项链设计销售案正式启动,已经开始制作样品。其坯料有的是采自辽宁的岫岩、有的是采自陕西的蓝田、还有采自新疆的和田玉,当然以和田玉为最上品。至于样品的打造雕琢方面则高薪聘请了专业的能工巧匠。不出几天已经打造好了几条成品项链。
  梦梦在下午下班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一条上等和田玉打造的玉蝴蝶样品项链放入了任青青的那个杂物柜中。而且利用了玉蝴蝶的魔力伪装成了任青青的模样,被监控录象摄录了进去。第二天上班后,公司里炸了锅,尤其是营销部的职员们,对丢失项链一事议论纷纷。保安这么严密,肯定是家贼才对。梦蝶是多么的想说出真相,可无奈的被玉蝴蝶力量支配,自己就是林梦梦。
  陶轩觉得很失望,认为自己看错了任青青这个人,但又不敢相信摆在面前的事实,尽管这并非什么真正的事实。“铁证如山”面前,陶轩还是在内心中有所怀疑的。所以他在与“岩石婆婆”商量之后为了公司的声誉,决定对外封锁这一消息,自己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而不惊动警方。让任青青暂时在家休假。等一切查清楚再做定夺。任青青只好无奈的收拾东西离开了。林梦梦的初步目的算是达成了。而她在任青青走了以后,无意间在她的办公桌下面发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还没有成型的珠宝广告设计提案,尽管只是一个浅显的构思,但林梦梦却从中洞悉出部分的价值。于是趁人不注意,将其放在了职业装的口袋里,准备占为己有细细研究。
  于是她在某晚摘下了玉蝴蝶之后,带着那块晶莹剔透栩栩如生的项坠儿,来到了校园的河边。向着天边的一弯明月,说了声:“哥哥,对不起!我可能真的没有能力接受这样的馈赠,我没有勇气和力量去左右玉蝴蝶的意识!”边说边将那玉蝴蝶悬在夜色下的水波之上,月光下那蝴蝶更显剔透与美丽,可梦蝶只能强忍着痛,在心中说放弃吧!只听一声清脆的击水声,梦蝶便转身头也不敢回的回到了寝室。准备美美的睡一觉。可直到第二天早晨,她依然无法入睡,拿着哥哥的相片翻来覆去,想等他到来帮自己解决心中的疑与困。可一夜无眠,又怎会再见到哥哥于梦中呢?而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入寝室的时候,她却再次跑到梳妆台前打开了那个玉蝴蝶的盒子。天,那蝴蝶竟然自己飞回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使林梦蝶再次成为了林梦梦。梦蝶无奈,“难道这就是我的宿命吗?”她不禁对镜慨叹到!
  第六章 一个浪漫的广告案
  林梦梦将那个盗来的广告案构思精心研究了一番,丰富了些许内容之后,最后决定上报给陶轩,自然是以自己的名义了。
  第二天清晨,陶轩一早就来到了上海博物馆门前,西装革履的等林梦梦的到来。而林梦梦则也准时从浦东搭上了地铁2号线,开赴人民广场。来到上海博物馆门口,她一眼便望见了早已等在那里的陶轩了。此时的梦蝶只是个默默的什么也不能做的意识了,虽然她很想和父母讲出发生了这样的事,但每当接电话或打电话时,话到嘴边,却不敢说,或者被林梦梦给挡了回去。哎……,真是只有继续这样过着双面人的生活了。二人出双入对的出现在了上海博物馆的展厅里。
  陶轩:“你知道吗?我很崇拜卡地亚,他能够从法国巴黎一家小小的手工作坊起家,最后成为享誉国际的知名珠宝品牌。真是很了不起的人物!”
  陶轩:“我想是由于独特的创意以及一种坚持不懈的精神吧!”
  陶轩:“呵呵,林小姐恐怕有更深的见解?愿闻其详。”
  而此时的林梦蝶已经疲惫,也不想干预林梦梦的事了,觉得这会儿功夫静静的听他们的谈话,到是可以长不少的见识。
  林梦梦:“接下来这个,是他们收藏的虎式长柄眼镜,黄金打造其上依旧镶嵌了宝石与钻石。卡地亚是当时皇族青睐的品牌啊!”
  林梦梦:“呵呵,如果没记错温莎公爵应该是当年的爱德华八世,结果为了和出身平民的稳莎公爵夫人结婚而放弃了皇位。”
  他们就这样边走边聊,很投机,很默契。一会儿品一品诗人之剑,一会儿论一论南非之星。在红宝石、绿宝石、蓝宝石、钻石、黄金的世界里流连忘返。当然也会谈一谈关于自己公司将来的发展方向。陶轩很想打出一个中国人自己独特的品牌创意,以中国的玉器为主的,忽然想到了玉蝴蝶。便问起了林梦梦此事进展如何了,她敷衍着回答还算顺利。其实只是刚刚出来几个样品而已,还不知前景如何。
  陶轩:“可真巧呢!你还不是很清楚吧,陶枫也在那所大学读书?”
  二人就这样聊着,不知不觉已到了学校门口。这时陶轩的手机响起了,是公司现任总经理――陶轩的母亲打来的,让他马上回公司。梦梦虽然想和陶轩在一起,但也不想让他到寝室。于是在陶轩接听完电话后,说:“没关系,我们回公司吧!”而陶轩说:“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放你一天假,养足了精神明天再到公司上班!”梦梦:“那好吧!多谢关心,那么,再见喽!”陶轩:“恩,好好休息,再见!”梦梦下了车,朝着校园里走去。而陶轩则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校园的绿色中,才重新启动了汽车,开回公司。陶轩想妈有什么急事吗?最近一段时间她都在国外的啊!怎么突然回国,也不事前通知?
  陶母:“坐吧!”
  陶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过来这里吗?”
  陶母:“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陶母喝了口杯中的茶水,顿了顿说:“听说你们部新招了一个名字叫做林梦梦的副部,把部里搞得不得安宁?”陶轩:“妈,这是谁跟您说的?”陶母:“你就不用管谁告诉我的了?我就问你这事是不是真的?”陶轩:“是真的,不过她很能干,并没有像您说得那样把部里搞得一团糟啊?相反,她的很多提议以及创意都有可能为我们公司赢得更多的利润。”陶母:“是吗?但愿如你所讲!希望不是又一个迷惑人的狐狸精跑到我儿子的身边了。”这时她的语气已经略有了缓和。陶轩:“妈,放心吧,我知道您是关心我!我敢保证绝对不像你想的和听到的那样!”陶母:“那好吧!轩儿,我还有另外一件事,你还是不要继续玉蝴蝶那个案子了,听我的话。”陶轩:“为什么不能继续呢?尽管开拓这个案子真的有风险,可我真的很想把中国古代的很多文化元素溶入其中呢?说不定可以成功?为什么我们不能尝试呢?”陶母:“哎……我不是因为风险,而是因为……因为……”
  再说公司里陶枫见林梦梦没来上班,左思右想,却也不敢给她打电话。因上次那事之后,他总觉得与她接触会有些尴尬,但林梦梦却和没事人一样,对一切只字不提,就像从未发生过。可陶枫虽仍然很喜欢林梦梦,但却不再敢如从前般造次了。正在犹豫中的他,忽听同事们议论说陶轩与林梦梦好象一起去参观卡地亚珍宝展了。而且还说了些有的没的的话。此时的陶枫,不知为何心却如同被刀刺了一样,深深的痛。他想怪不得梦梦要拒绝我?原来是喜欢堂兄啊?哎……也是,据说这种三十出头事业成功的男人对年轻女性最具杀伤力。可我真的不像放弃我所追求的爱情,对不起堂兄,就让我们来一场公平的竞争吧!我要用我的情去打动我心爱的人。对于我来说那个叫林梦梦的女孩儿,真的有一种魔力让我不能放手。正当他想得出神,却有人在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不是别人,正是陶轩。“嘿,想什么呢?”陶枫:“哥,是你啊!没想什么,没想什么!”“呵呵,骗人,这么入神一定是在思念美女吧?”“没有,真的没有!哥找我有什么事吗?”陶轩:“哦,也没什么,就是我妈妈你婶子想咱们一家人聚聚,晚上让我们都去我家吃饭。晚上,坐我的车一起回去吧!”陶枫:“好的!”陶轩:“那我先回去工作了,累了就去休息室休息,别在这里发呆,呵呵,毕竟养足了精神才会有好的工作效率。”陶枫:“恩,明白!”陶轩回办公室 ,陶枫开始想一会儿应该又可以见到林梦梦了吧!虽说现在自己和其接触还是会感觉有点儿尴尬,但心里却还是惦记着她,想着她,不知为何她的美丽与魅力真的令他难以抗拒?哪怕只看到她的背影,那一瞬间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可等了半天他也不见梦梦的人影,不免担心了起来。于是在心中盘算借口研究业务,便拨通了梦梦办公室的电话,可是没有人听。他开始有些担心,便又拨她的手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他又不好去问陶轩,梦梦去哪里了。只有忐忑不安的在那里工作。而陶轩则也是刚刚给梦梦打了电话,关机,他想她可能是回去休息睡觉了吧!怕被人打扰才关机的。本想晚上应该去看看她,可又想到家里的聚会,这可怎么办呢?不过看梦梦离开博物馆之后好象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他这样安慰着自己,但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拨通了扬香的电话,让她下班后去看看梦梦。而此时的梦梦的确是在睡眠中,至于关机是因为手机没电了,正在充电中。梦梦接到扬香的电话时,已是傍晚时分了,此时梦蝶的支配力量似乎更强些便婉约的谢绝了杨香的探望。继续一个人,望着哥哥的相片,想解开玉蝴蝶的迷团。因为她觉得要经不住这样的考验与折磨了。
  陶枫:“哥,喜欢听这么老的歌,如此怀旧?”
  陶枫想听这首歌我会更郁闷,心想到底要不要和堂兄摊牌呢?最后还是忍不住了。
  陶轩:“什么事,这么严肃的表情?说吧!”
  陶轩:“哦,有吗?没有吧?不过我看你到是和她走得满近的哦!我还没审你,那周末怎么会和人家同时出现在八佰伴呢?不是你约人家的吧?”
  此时陶轩急转了一个弯,过了一会儿才说。
  就这样二人回到了家,为了不让两位母亲看出什么,二人避免了谈及林梦梦的话题。
  那个广告案在陶轩的努力推动下很短的时间已进入到了拍摄前期准备阶段,陶轩与广告公司达成了协议,广告男女主角的演员将由广告公司的专业演艺指导人员从自己公司内部挑选。陶轩做这样的决定一是为了降低成本,二是为了挖掘公司内部有潜力的代言形象。当然也考虑了林梦梦的因素在其中。女主角自然是选中了林梦梦,而男主角令陶轩始料未及的却是选中陶枫。陶轩为了公司的利益,答应了,但心中却不免有些不快。他也不知道为何,竟会为了一个刚刚认识没有几天的女人与自己的堂弟产生隔阂。可那感觉是如此的令人烦躁不安,心情不悦。这样陶枫自然是很得意,因为他又得到了一个可以近距离接触林梦梦的机会,而且还是饰演情侣。
  
  
  一日拍戏结束得很晚,陶枫想要回学校,说已知道梦梦现在住在自己就读的那间学校,可以一起搭地铁回去。因为已是晚上梦梦累了,梦蝶竟然迷迷糊糊的答应了。可真是碰巧,他们二人刚搭上莫班的地铁便停电了,只能在车厢中呆着,此时他们所在的车厢只有他们二人,黑漆漆的。
  此时的梦梦似乎已去休息了,梦蝶的意识操控了大半。
  陶枫:“不要怕,有我在!”
  陶枫:“你,你是谁?梦梦去哪里了?”
  梦蝶:“陶枫,无论如何请你冷静的听我讲完好吗?”
  梦蝶:“这个你先不用管,请你听我讲。”
  陶枫:“明天我们不要去拍片了,我决定和你一起调查这件事情,因为我父亲的离奇离世似乎也与玉蝴蝶有关。”
  陶枫:“你的那条红线不是已经断了吗?应该带不上了吧?”
  正当她说这话的时候,她看了看手中的玉蝶,那红线竟然已自动修复了。
  陶枫:“没关系,想想有没有谁可以帮上忙!”
  哎……梦蝶想事到如今也只有求助于自己的父母了,今天他们好象还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呢!于是拿起了手机开始拨号,可是真是不巧,拨过去都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梦蝶又有些担心,不会出什么事情吧?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祝伯伯,父亲的老友,说不定可以帮自己这个忙,文物鉴定的专家。他人在上海,只是来上海上学那年,在饭店里见过一次。有他的号码,也不知能不能联系上。可这么晚了,打电话给他似乎不太方便,于是梦蝶下定了决心,第二天早晨没带上玉蝶之前打这个电话。她把自己的想法与陶枫说了,陶枫说愿意明天陪她一起过去。梦蝶想拒绝,但想陶枫一片好心,而且自己还可以和他在一起,便答应了。地铁到站了,他们回到了校园里,月光淡淡的洒落,两人的心都是纷乱如麻不能够平静。回了各自的寝室全都无法入睡,哎……思考不明了的缘分。辗转反复、忐忑不安中,最重要的还是那个只玉蝴蝶迷团挥之不去。
  岩石婆婆:“枫儿你怎么来了?”
  岩石婆婆:“这么巧啊?”
  梦蝶看了陶枫的眼色和听了他说的话以后,便顺着说了。
  岩石婆婆:“大家别在这儿站着了,赶快进屋吧!”
  二人就这样的各怀心事的走着。忽然间梦蝶的电话响了。梦蝶一看是爸爸打来的。
  梦蝶一惊:“啊,爸爸、妈妈你们工作那么忙怎么也不提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就来看我了?我马上赶回去”
  而陶枫不放心梦蝶一个人,便和她一同打车回学校了。将她送回了寝室,而当林逍遥看到陶枫的时候一惊。
  陶枫:“伯父你怎么知道我父亲的名字,你们认识?”
  林梦蝶:“爸爸,那就先不要说这个了,你叫我回来不是有急事吗?我也正有急事找你们呢!”
  林梦蝶:“你怎么知道?”
  林逍遥:“提到玉蝴蝶就不可不提我与你这位同学父亲的相识过程了。”
  “大哥,这次我们真的要发财了!”
  林逍遥夫妇躲在了很近的一个角落里,听着这段谈话,可有一个声音怎么那么的熟悉呢?林逍遥在前面探出头去张望,竟然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是自己和妻子共同的大学同学也是很要好的朋友陶明仰,只是大学毕业后他似乎没有从事自己的专业考古工作,而是去了海外做生意,便和同学们再无联系了。林氏夫妇不禁一惊,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还是深更半夜的?而此时林逍遥不小心碰掉了墙上挂着的一串钥匙。机警的陶明仰拿火把照了照,发现角落里好象躲着人,他想或许是和他们同样目的的人,喊到:“谁,是谁躲在那里,快出来!不然我不客气了。”可当林氏夫妇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也是大惊失色。“逍遥、灵秀,怎么是你们?好久不见啊!”但语气中分明带着愤恨。“明仰,你忘记我们的工作了吗?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约定,忘记约定的人是你,如若不是毕业前的那次实习事故,我替你背了黑锅,怎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喜欢的工作不能够从事,而成了一个文物大盗呢?灵秀怎么会和你在一起呢?”“明仰听我说,那只是个误会,真的!”“是啊,那真的只是误会,我可以证明的!”“灵秀,是误会又怎样?我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没有用的,你们让我走吧!让我带着这批文物走吧!我将来一定会把这些带回来交给国家的!”林逍遥:“如果我们不让你走呢?”陶明仰:“那我就不客气了!”站在后面的那个凶神恶刹的陌生男子说:“大哥,现在要我动手吗?”陶明仰向后摆了摆手,说:“既然遇到的是他们,就不用你出手了!”说罢,从他们要携走的文物中取出了一只玉蝴蝶,握在了手中,说:“逍遥、灵秀既然你们非要阻止我,我就要把这只玉蝴蝶毁掉,我知道你们一直在寻找它!”林氏夫妇也不敢造次,一是怕陶明仰毁坏了这价值连城的文物,造成国家损失,二是怕早年给林逍遥算命的道人所说是真,那道人说林逍遥祖上是林姓的大户人家,在唐朝时,一家之主特别崇拜庄周,所以请人用上古迷玉铸造了一只玉蝴蝶为传家宝,由于是迷玉所制所以具有魔幻力量,这种力量可以使平凡变得美丽,使愚笨变得智慧,不过只有林家21岁的成年女孩儿方可使其魔幻力量发挥,可传至几代之后在一场战乱中丢失。被一知道林家底细的邪恶女巫所获,虽然她不能够使用,却将邪恶的元素溶入了其中,并下了一个毒咒,玉蝴蝶的真正主人也就是林家的女子如若在21岁生日那天还没佩带上玉蝴蝶,灾难就会降临其身,而这咒语真是一代一代应验。但如若得到玉蝴蝶使用不当,则会与魔力幻化的自己一起消失。那道人还交给林逍遥一本《庄子》,让他保管好,今后可能会有用处,便消失不见了。当时林逍遥不解,因为自己家并没有女孩儿啊!可觉得那玉蝴蝶应是国宝级的文物,所以致力于发掘。而直到去年他与灵秀又新添一女,取名梦蝶,他才意识到那个道人所讲的话或者是真的也说不定。由于从前陶明仰和林逍遥曾是好朋友,所以颇为了解此事。而就在今天他们见到了那只玉蝴蝶,就在对面陶明仰的手中。可他们该如何抉择呢?他们还是挡在了陶明仰的去路,陶明仰便将玉蝴蝶摔在了石板地面上,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里开始坍塌,先前破碎的玉蝴蝶又复原了。而陶明仰的那个小弟将林氏夫妇二人打晕在地,与陶明仰带着文物从另一个密道逃跑了。当林逍遥和灵秀从昏迷中醒来之时,发现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玉蝴蝶和一旁精致的檀香木盒子。二人商议决定先不上交,因为他们觉得玉蝴蝶现在应该还有邪魔之力,得先想出破除之法才可,此外或许梦蝶真的需要它,而且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如果揭发出来对整个单位的人都有影响,或者被陶明仰盗走的那些文物的追回,只能依靠他自己的心了。于是他们没有将这晚的事说出给师傅和其他人听,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休假回家时候,他们把这只玉蝴蝶带回了家。可心中还是有犹豫,在书房里商谈着,可第二天却不见了玉蝴蝶。心中自是焦急,却也没有办法,新的任务下来了,只能将此事搁之一边,奔赴异地了。但他们在梦蝶过了21岁生日之后十分担心她,所以时常打电话过来,感觉她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才稍微放了些心。可就在前两天又在一个偏僻的山中遇到了那位道人,他占了一卦说,玉蝴蝶现在正在其真正的主人身边,只是那主人似乎没有完全的能力控制其中的邪魔力量,现在或许很危险。于是林氏夫妇便请假连夜赶了过来。
  梦蝶:“哦,这玉蝴蝶原来是哥哥偷偷藏了留给我的!而邪魔的力量却让我幻化成了林梦梦。”
  林逍遥:“孩子,你说的可能是对的。”
  林逍遥:“我来正是为此事,不过蝶儿你可能要承受一些危险了?你可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愿意吗?”
  林逍遥:“那好吧!先请你的这位同学回去吧!因为不能有林家以外的人在场。”
  林逍遥:“没事孩子,你还是先回去吧!”
  
  
  梦蝶的脑海中马上闪过了陶枫、陶轩兄弟。但想了想,一切都没有关系了。只要一切复原。
  灵秀:“是又一个考古发现,我和你父亲在最近发掘的一个古墓中的石碑的碑文中发现了相关的记载。孩子,还是不要这样做了,太危险了!”几近哭出来了。
  梦蝶:“妈别担心,爸那开始吧!”
  玉蝴蝶的诅咒和魔力将梦蝶幻化成的是一个有美丽、有智慧同时也有心机的林梦梦。而梦蝶其实只想要前两者,但没有办法,现在只能一同舍弃了。同时也只能将自己与陶枫和陶轩的感情纠葛舍弃,从此又是路人甲,路人乙。或者那林梦梦也说不定是林梦蝶的另外一面呢?被玉蝴蝶的邪魔力量给激发了出来。忽尔想起了纪伯伦《沙与沫》中的一句“一个人有两个自我,一个觉醒于黑暗,另一个酣睡于光明。”而梦蝶、梦梦哪一个生存于光明,哪一个生活于黑暗谁也说不清。梦蝶听着父亲口中的咒语竟然晕倒了,一旁是母亲灵秀的哭泣与眼泪相伴。喊:“我的蝶儿,你可不要吓妈妈啊?”而此时的梦蝶又见到了哥哥温暖的笑容。哥哥让她坚强,对她的决定表示了肯定。当梦蝶醒来的时候,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一身休闲装,扔进人堆里找不到。但却倍感轻松。三口人抱在了一起,喊:“成功了,我们成功了!”而此时的陶枫、陶轩和公司中的人都在熟睡中,第二日清晨醒来,觉得前一天晚上好象做了奇怪的梦却怎么也想不出内容。他们也不再记得林梦梦是谁、林梦蝶是谁,一切恢复了正常,倒退到了梦梦参加面试之前的那个状态里。而梦蝶则是依依不舍的将父母送上了回去工作的火车。父母让梦蝶好好照顾自己,并将捐献玉蝴蝶的事交给了她。
  第二天开学,她竟然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转得比以前快了,学习也越来越努力。终于在一次测验中显示了自己的实力。她想了想也许没有玉蝴蝶自己也可以变得智慧,变得有能力。容貌是先天的,而其他的似乎可以通过努力来改变,她这样想着。但她有想了想也许是林梦梦的一点点智慧还残存吧!呵呵,谁知道呢?也许有舍就有得吧,舍得舍得嘛!终于她利用那一点点的智慧以及刻苦的努力,在期末的时候成绩爬居了状元之位,而那个陶枫只能屈居探花了。因为中间似乎又多出个人来,呵呵,看来世界上真的是不会有一成不变的事情呢!梦蝶这样想着。结束了又一个学期,寒假决定回家陪老爸老妈了。过年了他们也该休息休息了。呵呵,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哦!
  对不起,好像是我搞错了,故事还没有结束。林梦蝶高高兴兴的带上了自己的成绩单,踏上了归家的路途。可她乘坐的飞机在起飞时,令人感到一阵的震颤。难道……接着屏幕上是雪花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