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万包你上北影?揭秘艺考黑色经济链(转载)

  艺考热持续升温 培训机构遍地开花日前,2015年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等艺术类院校招生考试及各省艺术统考陆续发榜。今年被称为“史上最难艺考年”,一是艺考政策收紧,全面实施省级艺术专业统考,部分院校的校考招生资格被取消;二是艺考文化课门槛进一步提高。但是这些政策的调整并未吓退众多抱有艺术梦想的学生们参加艺考的决心。据报道,2015年报名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与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类招生考试的报考人数接近9万人:以中戏报考人数为最多,约2.7万人,仅录取580人;北影报考人数约2.4万人,仅录取489名学生;中国传媒大学与上戏的报考人数近4万人,但两所学校的招生总名额不到1200人。
  29万包上北影中戏?
  每年2至3月份,各艺术类院校陆续举办专业类考试,如北影表演系与中传媒播音主持系的考试,而通过专业类考试的考生,将获得学校发放的专业合格证,这就是大众普遍认知的“艺考”;但拿到专业合格证的考生,仅代表有被学校录取的资格,后续还须参加6月份的高考,并达到该专业的合格分数线,经过排名后才能正式被学校录取。由于每年能够获得合格证的考生人数极低,造成多数的考生为了能够拿到此证,纷纷报名参加艺考培训班。
  而真正能体现差异的是在学费的部分。基础班、密集班、暑假班的学费从1万至3万元不等,上课时间约莫一个月;长期系统班、本科包过班与名校协议班的费用则较为高昂,3万元至29万元不等,上课时间长达6至7个月。而上述培训班中,唯有本科包过班与名校协议班能向考生做出“保证”:至少获得一所学校的专业合格证,否则将退还学费。
  那培训班怎么保证学生通过统考呢?李楠说:“这根本没有技术含量,省统考的通过率特别高,有的接近100%,只要不是“太夸张”的孩子,都可以通过这个考试。但对于不了解考试的家长来说,这个保证却是一颗定心丸”。曾在北京某培训班兼职教书的小哇也表示,二、三线城市是包过班骗钱的重灾区,通常培训班会夸大省统考的难度,抓住学生考前焦虑的心理,说服考生交钱上包过班,但事实上这几万块跟白交了一样,因为几乎每10个学生就有8个会通过统考。
  为了进一步了解协议班的操作,凤凰娱乐记者以报考学生的名义向北京某艺考教育培训机构咨询,得知该机构开办了29万8000元保证录取五大名校的协议班(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中国戏曲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但并非人人都可进入名校协议班,考生需先通过培训班的两次面试,通过审核的学生需与培训机构签下一份“保过协议合约”,合约中明确指出考生需完全遵守培训机构安排的课程训练、达到一定的上课率、文化课考试要达到90%的分数线;同时,还要参加所有院校的艺术类考试,否则未拿到合格证的考生,不予退还学费;此外,该机构也推出“重点大学协议班”与“本科协议班”(二本以下的大学),学费分别为19.8万元与5.8万元。
  乱象一:合格证与考题花钱就能搞到手
  事实上,除了提供正规的培训课程,帮学生打通“后门”的培训班不在少数。李楠表示:“学费只是培训班日常的运营收入,黑话叫‘养鱼’;到了考试前,很多家长会找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买艺术类院校合格证,这才是赚钱的时候。”据李楠透露,一位学生家长去年花8万元买了武汉某体育院校的合格证,该证书属于“无效合格证”,也就是说,该名学生的高考分数未达到分数线,一样进不了这个学院,“买证不等于进入学校,也不保证高考,但起码还有一个证。”同时,李楠也向凤凰娱乐提供了一份内部资料,上头标注知名艺术类院校专业合格证的黑市购买价格,其中,北京知名艺术类院校的表演系、播音主持系与编导系的合格证价格从25万元到75万元不等,根据每年的招生数量与考生素质有所变动。“资料上的学校合格证价格非常靠谱,因为这是我们培训班曾操作过的,其他学校的合格证我们没有操作过”。凤凰娱乐进一步向北影表演学院副院长姜丽芬求证此事,她斩钉截铁的表示:“这些事情是绝对不可能,没有任何可能性,如果有这样的事件发生,我们是零容忍,绝对追查到底的。”
  凤凰娱乐同时也向陈书询问此情况,他表示二、三线城市的艺术统考的确经常传出泄题风波,“有的命题委员就是培训班的负责人,而且统考作弊的情况时常发生,只要不是太夸张,监考官都会争一眼闭一眼,因为牵一发动全身。”
  >>>北京A知名培训机构在官网上公布保过协议班的招生讯息
  黄老师向凤凰娱乐透露,私办的培训机构为了提高名声与拓展影响力,经常借着艺术类院校老师的名义来招生,“但通常是学校老师与培训机构负责人曾有合作关系或熟识,他们给培训班挂个名,也可能根本不知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九成培训班长驻老师都不是学校的在职教师。”那么在培训班上课的老师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黄老师称多数的培训班聘请不到名师,便会找北影与中戏的毕业生来授课,有的甚至找就读的学生来教书,毕竟愿意赚生活费的学生不在少数。
  根据记者了解,其实培训班教师是否为艺术类院校老师的问题,并未对学生造成太大的困扰。2009年曾参加编导培训班的陈慧透露,她参加过的培训班曾以北影、中戏老师的名义对外招生,“但基本上来上课的都是学生,不过中戏与北电在我心里都很神圣啊,他们能在这些学校上学,也比我们厉害。”
  >>>北京通州某培训机构的教学楼
  “像这样会被曝光,都是被交了钱、却没考上的学生给举报。” 小哇透露,其实不是每个艺校的专业老师都有打分权利,但考生并不知情,所以不良的教师便钻漏洞,向学生家长索要“疏通费”,最后考生也没有上榜。另外,陈书也透露曾有培训班老师向学生要了20多万元,打包票可以“打点”考官,“但这个老师什么都没干,钱收着不动,如果运气好,学生通过了,这个钱就自个儿的;学生没通过,我把钱退给他就得了,非常简单的一个手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