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欢乐喜剧人》透视煽情喜剧小品的没落

  在正式写这一篇稿文之前,我登上百度百科,单独检索了一下关于小品的定义。看完定义之后我要说明:咱们今天写的这篇文章是用来说明喜剧小品中“有煽情桥段”的喜剧小品的没落。
  应该说,不管是“喜剧小品”,还是《欢乐喜剧人》栏目,“欢乐”、“笑声”、“逗人乐”是这两者的本质含义。观众不管是看喜剧小品还是看《欢乐喜剧人》,其目的就是想图个乐儿,想听的开心、听得好玩、想捧腹大笑.............
  如果我没有记错,“煽情式的”喜剧小品应该是从2000年左右就开始出现了,时至今日,已经走过了18个春秋。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观众已经对这种小品感到麻木了,可以这么说,“煽情小品”非但做不到让观众感动的效果,而且还往往让人看了以后起一身鸡皮疙瘩,尴尬的很..........
  这么一说我们就明白了,可以想见,当“抱着一颗追求搞笑的心理”去观看《欢乐喜剧人》的观众,在看到孙涛“御用的”、“讴歌主旋律的”煽情式小品时的那种心理活动,这种心理活动和每年看春晚小品的感觉还很相似。这也就揭示了孙涛 被淘汰的原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6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