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最近的房地产市场的确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一种认为楼市调控效果已经达到,那么就需要放开调控;另一种声音认为既然调控效果刚刚出现,就更需要强化调控,而不能被所谓的放松而将调控毁于一旦。
  正在官方不断强调调控不会放松而要保证楼市平稳健康发展时,一些地方开始支撑不住,不断试探政策的底线,而由菏泽打响的楼市限售退出第一枪也得到了验证,由此更加给了信心者更大的信心。
  12月18日晚间,来自山东鲁南城市菏泽的一份通知使其成为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焦点。菏泽市在这份文件中取消了新购和二手住房限制转让期限的有关规定。
  一石激起千层浪,经历了不少波折,但最终还是没有被叫停。

  紧接着,广州也出手微调楼市政策了。广州市住建委19日发布《关于完善商服类房地产项目销售管理的意见》。《意见》指出,2017年3月30日前(含当日)土地出让成交的(以签订土地出让合同、成交确认书或经公告确认土地出让成交日为准)房地产项目,其商服类物业不再限定销售对象,个人购买商服类物业取得不动产证满2年后方可再次转让。
  第一财经评论称,也就是说,只要是2017年3月30日前出让的商服类土地,即便其项目入市时间是“330新政”之后,也可以销售给个人了。
  一个是菏泽,一个是广州,这两个城市都比较特殊,广州并不是一线城市中最热城市,菏泽仅仅是三四线城市中不值一提的小城市,原因很简单,他们对房地产的依赖还是很强的,房地产降温也对其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所以主动微调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如果说一开始这种所谓的微调还有争议的话,那么山东住建厅的默许可能会起到一定的示范效应,更多的城市可能会加入到微调楼市调控的队伍中。
  对于菏泽取消限售的原因,业内专家解读为当地市场成交的低迷。“限售政策是本轮调控的重要特点之一,而山东省则是限售重点调控的省份。”诸葛找房首席分析师陈雷说,据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至2018年,山东省17城有济南、青岛、威海、东营、滨州、德州、聊城、菏泽、临沂9个城市采取了限售政策。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如果菏泽政策落地执行,那么后续效仿的城市将非常多。如果按照菏泽城市的标准,全国起码有30个城市以上有取消限售的可能性。
  如果越来越多的城市微调,那会不会跟我们的严厉调控政策有悖呢?这个就要客观去看待了。

  而第二天的人民网的报道应该说对此前的这两个大消息给予了回应,而且相对比较权威和客观。人民网报道称,楼市预期的博弈一直激烈,这既跟过去20年房价恒涨的印象过于深刻有关,也跟当下经济增长承压、房地产对稳投资的重要预期有关。房住不炒和长效机制是着眼长期之策,无法在熨平短期经济风险上面面俱到。房地产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一时半会难以改变。
  首先,这就向我们释放了一个信号,任何政策的落实和见效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都需要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不仅是开发商、地方,也包括购房者都应该理性看待。房住不炒的政策虽然不会打折扣,但不可能今天发出明天就见效果。我们要有心理准备。但不等于一直可以让炒房者等各种钻调控漏洞的人存在。
  其次,楼市调控触底,但不等于房价要上涨。人民网称,定调明年经济时并没有提到房地产,市场倾向于认为对现有的楼市调控效果相对满意,房地产市场暂时不会加码调控。一直以来,对房地产的态度就很明确,既不希望过热,也不希望过冷,从来也不会说要将房地产一脚踢开。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要保证市场稳定,房价不会大起大落的原则。
  再次,微调要在不触碰房住不炒底线的基础上因城施策。人民网表示,在从紧调控的大态势下,微调不等于翻盘,变动不等于变脸,放松不等于放开,始终是因时制宜,因城施策。地方被赋权可以灵活调控,分类调控,过冷就保温,过热就降温,无可厚非,有据可查。虽然“菏泽们”会被过度解读,但房住不炒仍是楼市的紧箍咒。
  意思是,这种所谓的微调并不会对政策主基调有所动摇,其实微调不微调不要紧,大政策在约束着,而且也可以观察,所以给了地方更大的自主权,至于地方能不能摆脱地方财政的依赖,可能还要看自觉性,如果微调后市场波动大,不排除会收回。不要以为国家会容忍。
  最后,房地产化经济老路已经行不通。人民网称,不会以放开调控的代价来刺激经济增长。高房价极大地提高了产业发展的要素成本,并且让发展实业变得“不划算”,在中国经济转向创新、服务和消费驱动的窗口期,楼市不能成为“麻烦制造者”。无论如何,楼市再也回不到2017年以前的“繁花似锦”了,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eventeen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