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中和村民交四年的“养老金”钱哪去了 《从中和村支书的霸占贪污,看延寿县委政府官员的腐败》举报系列之六
  1998年开始,中和村民接连交了四年的“维修校舍款”。每户每年交60――150不等,中和村近600户,一年就收5―6万多元。四年收20多万元。“水利资源费”每亩每年收5元,中和村有耕地15000多亩。收了三年,这又是20多万元。“义务沙石费”是2003年收的,每亩耕地收6元:2003年秋,省政府根据国务院的指示精神,为了彻底的减轻农民的负担,明文规定:2003年农民只交“农业税”不缴纳任何其它费用。任何部门不许向农民收取任何费用(2003年省政府有文件)。可是,作为“省劳动模范”和“市人大代表”的村支书崔永财,却无视国家的法律和省政府的明文规定,为了疯狂敛财,自作主张强行向中和村民每亩收取6元钱。起名“义务沙石费”这一年,任何部门没向中和村民摊派一粒沙石(县公路局可作证)。这一项就给中和村民增加了近10万元的经济负担。自己的腰包却鼓了起来。这三项50多万元的收费在中和村却没有帐。这是2007年11月县纪检委、县检察院和中和村会记的“联合调查组”公布的。2008年4月9日,延寿县纪检委对崔永财作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处分的理由是:一工作失职。二违反财经纪律,收支不入账。三截留五保护生活补贴,给他人使用。
  帐,收支票据均在帐外管理。主要支出去向是:校舍维修9500元,防洪费、七一活动、五保户用款4285元,到土地部门走访用6000元,招待费、出租车费、钓鱼款21828元。”单从这一项,中和村民就看出了延寿官员官官相护的腐败嘴脸:12007年秋(查帐之前)崔永财就找做钢窗的个体户开了一张9500元的票子。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维修校舍”吧。这合乎逻辑吗?2什么事到土地部门走访要送6000元?纪检委为什么不往下查呢?这是公开的违法违纪、是行贿和受贿罪。3招待什么级别的人钓鱼花两万多元,这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哪!纪检委的职责是干什么?为什么不查了?这三项收费总计是50多万元,光“沙石费就近10万元,帐是怎么查地呢?这不是公开的勾结包庇吗?
  崔永财这人,心狠手辣,什么损事都干。只顾自己快活,不管别人死活。网上看《看看延寿县“小康村”里村民的生活〉就一目了然了。连五保户都不放过:2004年民政给每位五保户1200元生活补贴。崔永财并没把这笔钱如数发放给九位五保户。而是给每位买了点油、肉、面,花了不到100元钱。2006民政要来调查这笔钱的落实情况。崔永财派他的亲信副支书找到五保户警告说:“上边来人调查钱给没给,你就说给了,如果不按我说的办,从今以后村里就不管你们了。”延寿县纪检委、检察院和中和村会记得“联合调查组”到中和后,根本就没有调查,一切都听崔永财安排的,说什么是什么。从2007年6月立案―2008年4月公布处理决定,从来没找举报村民调查核对过。也没找村民调查过。
  从1995年、1996年、1998年、1999年,村里连续扣村民四年的“养老保险”钱。每年每人20元。如一户4口人就扣80元。中和村总计人口3000多近600户。这笔钱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至今也十几年了,村民走的走、搬的搬、当年岁数大的也不在了。可这笔钱音信皆无,不知哪里去了。村民到中和镇民政咨询,才得到一点信息:在镇民政办有一份中和村民“养老保险”单。就这份“养老保险单”只有1995年和1996年两年的,每户只有户主20元。如一户4口人交80元,而这个单上只由20元。另外,户数还不全,少了许多。1998年、1999年扣村民的“养老保险钱”也不知道那里去了。县纪检委、检察院和中和村会计的“联合调查组”始终也没有给村民答复:“这笔钱到底哪儿去了。民政收取的钱究竟怎么办?中和村民交的4年的”养老保险钱”该怎么办?现在,中和村的房产除了被支书霸占的,剩下的被镇政府给偷着贱卖了,上千万的集体资金也被村支书贪污没了。中和村民真正变成“无产阶级”了!这样的恶霸支书还在继续残害着村民。延寿县委政府官员这种互相勾结、互相拉拢、互相包庇、互相利用的腐败嘴脸还要暴露到什么时候。像崔永财这样的恶霸支书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惩治?中和村口村民四年的“养老金钱”哪儿去了?县民政局收取的“养老金钱”已15年,如何处理?应该给中和村民有个交待。(真人实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