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硬实力到巧实力——美国霸权的困惑

  作者:观弈书童
  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即将结束。奥巴马在任期内重视“巧实力”的运用,一改小布什总统的单边主义风格。小布什总统在八年任期内重视以硬实力为主的单边主义政策,在没有获得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发动了伊拉克战争,事后却没有发现萨达姆与基地组织有联系,也未在伊拉克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小布什这种“烽火戏诸侯”式的举动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形象,使美国同时深陷两场战争泥潭,也令整个美国处于危险状态之中。新上台的奥巴马总统和希拉里国务卿重视“巧实力”的运用,巧妙地改变了对美国不利的国际形势。
  本文将作为笔者三十岁以前“书童世界观三部曲”的首篇。笔者的“书童世界观三部曲”围绕的三个主题分别是:巧实力(smart power)、中美国(Chimerica)、均势(blance of power)。首篇完成于2012年8月。由于国内政治形势的限制,后两篇可能延至2013年完成。
  实力的三种形式
  作为美国的新自由主义学派代表人物,约瑟夫?奈在1990年出版的《注定领导世界》一书中首先提出了“软实力”(soft power)的概念。奈氏2004的新著《软力量――世界政坛成功之道》则是进一步阐释了“软实力”的构成与运用,2008年他又在《灵巧领导力》一书中提出了“巧实力”(smart power)的理论。加上传统的“硬实力”(hard power),政治实力共有三种形式。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大多数统治者最为关注的实力往往是立竿见影的“硬实力”。“硬实力”也就是指一个国家通过军事干涉或者经济制裁等强制性力量,迫使他国的作为符合自身利益的一种能力。“硬实力”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军事上的强制或者威胁,也就是“大棒政策”;经济上的收买或者贿赂,也就是“胡萝卜政策”。有时我们不必威逼利诱他人,一个国家达到了它想达到的目的,可能是别国以它为榜样,想追随它的价值观,渴望达到它所达到的繁荣和开放程度。如果我能让你自愿想做我想让你做的事情,那么,我就无需强迫你去做不想做的事情了。这种有别于传统“硬实力”的第二种实力形式,被称为“软实力”。“软实力”是感召他人,而不是威胁他人。如果说“硬实力”是一种有形的指挥实力,那么“软实力”则是一种无形的同化实力。软性的同化实力和硬性的指挥实力同样重要,不过相对于立竿见影的“硬实力”来说,“软实力”通常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经营和维护,这也正是为什么那些急于求成的政客们往往更迷恋于“硬实力”。
  在实际情况中,“硬实力”和“软实力”常常是结合使用的,有时是在胁迫或利诱的基础上增加一层软吸引力。这种将“硬实力”与“软实力”结合起来的力量被称为“巧实力”。“软实力”和“硬实力”就像人的双手,缺一不可。人有了双手,也便能够心灵手巧。软硬实力结合起来,也便成了“巧实力”。
  东汉末年的一个夏天,曹操带兵攻打张绣,骄阳似火,天气炎热。在行军过程中,士兵口渴难耐,行军速度越来越慢,眼看就要贻误战机。此时曹操心生一计,他告诉士兵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山丘后面有一大片梅林,赶到后就能解渴。士兵们精神为之大振,随即加快脚步,最终没有看到梅林,却找到了水源。这就是“望梅止渴”的典故。在这个典故中,曹操运用的其实就是“软实力”,让士兵们自愿按照他的方针前进。当时曹操的士兵疲劳不堪,用鞭子驱赶已经无济于事,只有依靠智计才能达成目的。其实“软实力”也正是一种无形的“胡萝卜”。
  美国的抉择:主宰者还是领导者
  布热津斯基在《大抉择》一书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难题:美国是要做世界的主宰者还是世界的领导者?美国的真正抉择在于如何运用霸权,美国在全球前所未有的影响力要替何种最终目标服务?这个问题的答案最终将决定美国是主要依靠“软实力”为后盾,通过达成国际共识来确立和加强它的领导地位,还是主要依靠以“硬实力”为后盾的独断专行来维系它的主宰地位。走前一条路,美国将成为“强势超级大国”,因为在国际共识基础上获得的领导地位,将合法地增强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主导作用;走后一条道路,美国将成为“弱势超级大国”,因为独断专行的主宰行为需要美国在国力上付出更大的代价,也将使美国失去众多盟友的信任。
  当前美国在世界政治中的超大规模意味着:美国常常需要领袖群伦,但绝非主宰一切。只有当美国的政策扎根于多边框架,美国的超强实力才更容易被他国视为合法并被接受。很多时候,最大的国家必须一马当先,因为别的国家无法做到这一点。最大国家的行为是体现了狭隘的自我利益,还是将国际公共利益纳入考虑之中,这是至关重要的问题,也将对世界秩序的走向起到关键作用。就像一个人在社会中必须注意遵守社会公德,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一样,一个国家在世界上也必须重视国际公共利益。
  美国是当今世界的主导国,拥有最强大的军事力量。美国的主导是限制大国冲突,地区冲突和种族冲突频度和破坏性的关键因素。美国的作用不应仅仅是一个世界警察,而应该经常充当居委会的调解员,领导由盟国组成的各种联盟,在合法的国际框架内处理种种纠纷和问题。
  齐桓公的“巧实力”霸权
  “五音”作为五种不同的音级,并非人类所创造发明出来,而是客观存在于自然界之中。古代中国人发现“五音”之后,把音乐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同样的,政治实力的三种不同形式并非约瑟夫?奈所发明出来。奈氏只是对三种实力进行了划分和定义。早在人类古老的历史上,就有运用这三种实力的典型案例。奈氏对实力的划分定义有利于人类进一步研究实力的构成与运用。
  中国的春秋时期,周王室逐渐衰颓,各路诸侯不听号令,互相攻伐。齐桓公作为春秋时期的首位霸主,在名相管仲的辅佐下,采取“尊王攘夷”的策略,“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帮助衰颓的周王室重振威信,实现了中原的稳定,也成就了齐国的霸业。
  齐桓公刚刚成为齐国的君主时,打算凭借齐国强盛的国力攻打邻近的鲁国。虽然管仲多次劝阻,齐桓公还是执意攻打鲁国,结果两次吃了败仗。管仲随后建议齐桓公先发展经济,富国强兵,然后再以合适的大义名分实现齐国的称霸。
  齐桓公五年,齐、宋、陈、蔡、邾等国举行“北杏会盟”,旨在协力平息宋国内部争夺君位的动乱。齐国首开以诸侯身份主持天下会盟的先例,在诸侯中的威望不断提高。齐桓公十二年,齐国出兵讨伐戎狄,虽然没有取得战果,却在中原内部赢得了“保卫华夏,攘除夷狄”的好名声。
  齐桓公二十二年,山戎人进攻齐国以北的燕国。燕庄公向齐国求援。齐桓公作为诸侯盟主,有义务救助燕国于危难之中。于是齐桓公亲率大军讨伐山戎,经过六个月的奋战,灭掉了山戎人的令支和孤竹两国,将新征辟的五百里土地全部交给燕国治理。齐桓公不忘替周王室做宣传,叮嘱燕庄公按时向周天子进贡。燕庄公感激涕零,诺诺称是。
  齐桓公二十七年,邢国遭到狄人部落的侵犯。齐国率领诸侯联军共同救邢,击退了狄人。不久,狄人又进攻卫国,杀死了卫国的君主。于是齐桓公又率联军把狄人赶走,并于第二年帮助卫国重新建国。邢、卫两国遭到剽悍的少数民族洗劫后,都在齐桓公的帮助下得以复国。齐国营救燕、邢、卫等国的义举,令中原各国震服,齐国的霸权也逐渐走向了顶峰。
  齐桓公三十五年,齐国与众诸侯在蔡丘会盟时,因为齐桓公曾经带头支持周襄王继位,周天子派宰孔赐给齐桓公祭庙所用的胙肉、彤弓矢以及天子车马,并且特许齐桓公不必跪接赠品,这是周天子对于诸侯国的最高奖赏。齐桓公原本打算站着接受赏赐,但是管仲认为这样做有违君臣之礼,极力反对。于是齐桓公便对天子的使者说:“天威浩荡,寡人不敢不跪。”众多诸侯纷纷对此举表示敬服,也开始更加尊重周天子。春秋时期的混乱局面,很大程度上源于周天子威信的减弱。齐桓公作为天下霸主,带头主动尊奉天子,重新恢复了天子的威信,所以天下的秩序也得以改善。
  齐桓公在管仲的建议下,奉行“尊王攘夷”的策略,成功实现了齐国的霸业。“尊王”其实就是一种软实力,是一种精神感召,也是获得大义名分的重要途径。在“尊王”的光环之下,“攘夷”也便变得更为容易。“攘夷”其实就是硬实力的体现,以周天子的名义打击侵略华夏的夷狄。“尊王”“攘夷”合在一起,其实就是一种原始的“巧实力”,齐桓公的霸权也是历史上“巧实力”成功的早期范例之一。
  齐桓公统治下的齐国作为春秋时期的强国,未尝不想通过立竿见影的“硬实力”实现霸权,但是在管仲的多次劝阻之下,齐桓公并没有轻视“软实力”的作用。如今的美国并非没有像管仲这样重视“软实力”学说的智囊,约瑟夫?奈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只是小布什总统在任期内一直没有重视“软实力”的应用,直到过度依赖“硬实力”严重破坏了美国的国际形象,奥巴马新政府才开始应用软硬实力相结合的“巧实力”。
  国际民主与国内民主同样重要
  美国的小布什政府大肆鼓吹自己的国内民主如何优越,但是在世界范围内却大行单边主义的独裁之道。从海洋法到京都议定书,从对古巴或伊朗实行贸易禁运,粗暴地呼吁改革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等,美国的单边主义已经渗透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治理国家需要国内民主,治理世界同样需要国际民主。国际民主可以在多边主义框架内实现。以“软实力”为支柱的多边主义是要花钱的,但是从长远来看,益处大于花费。从短期来看,国际规则将会束缚美国,但这些规则也束缚别国,符合大家的共同利益。国内民主提倡法治而不是人治;国际民主也应该提倡多边合作,而不是一国的单边独裁。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应该利用自己的实力去塑造这样一种制度,让它在促进国际秩序过程中为美国的长远利益服务。现今为塑造多边主义而做出的行动就是对世界和平的良好投资,也是延长美国霸权的一剂良方。美国占主导地位的多边主义是美国霸权得以长存的关键,因为这能打消构筑反对美国的联盟动机。无论哪个国家,只要它能够在多边框架内主导构建一个利益分享的全球共同体,它都能够享有无尚的荣誉,并且彪炳史册。美国如能主导建立这样一种机制,绝对将是一件空前的壮举,而真正限制美国霸权长存的因素正是对“硬实力”和单边主义的渴求。当一个国家的实力达到天下无敌的地步时,都会难免目空一切,恃强凌弱,而这正是激起别国联合反抗的重要因素。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尚且会高傲自大,何况一个空前强盛的超级大国?而霸权国存在的时间则往往取决于它能否经受得住权力诱惑的考验。都说爱情就像指间沙,抓得越紧,流失得越快,权力又何尝不像指间沙。如果霸权国不懂得和其他国家分享利益,那么它的霸权势必难以长存。
  少林寺的高僧在收徒传艺时,都会先叮嘱弟子:学武是为了保护弱者,而不是欺负弱小。当一个武术高手拥有高超的身手时,他是行善还是作恶,考验的是个人的道德修为。同样的,当一个国家拥有无可比拟的武力时,它是成为国际规则的维护者还是破坏者,将是对该国领导集团的巨大考验。美国作为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当今世界秩序的缔造者之一,应该避免践踏自己一手创造的世界秩序和国际公约,尊重联合国的威信,这样美国才会像齐桓公一样受到各国的敬服。
  中国的春秋时期,周王室名义上是超越诸侯国级别的仲裁者。恰恰因为周王室威信的丧失,天下秩序出现了混乱。所以齐桓公“奉天子以令诸侯”,帮助周天子恢复威信,成功缔造了当时天下太平的秩序。与中国的春秋时期不同,当今世界上各个国家处于无政府状态下的国际体系中,没有一个超越国家级别的政府,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充当解决冲突的更高一级管理机构,各国又可以动用自己的所有资源。在这种情况下,要绝对禁止战争是很难的。想要最大程度避免战争的爆发,以达到维护世界秩序稳定的目标,必须进一步健全并尊重联合国等多边框架。以这些多边框架作为超越国家级别的调解机构。
  如果一个国家的霸权在其他国家看来是正当合法的,那么它在实现自己的意志时就会较少受到抵抗,如果它的文化和意识形态是有吸引力的,其他国家就会乐于效仿。如果它能建立与自己的利益相一致的国际规则,它就无需改变自己。如果它能够主导建立一种机制,吸引其他国家按照他所希望的那样行动,它就不需要过去代价高昂的胡萝卜和大棒来维系自己的霸权。齐桓公的霸权在这方面堪称成功的典范。齐桓公一生叱咤风云,多次插手别国事务,甚至干预周天子的继承人选定,之所以很少有国家出来反对,是因为他的行为符合当时周朝的礼制。
  如果说得更为露骨一些,其实一个国家要实现霸权,必须要让自己的行为在国际社会上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是合法的,并且在联合国这个第三方框架内主导维护世界秩序。借用毛某人发明的一个名词,也就是说要用“糖衣炮弹”迷惑天下人。用丘吉尔的话来说:“真理太珍贵了,因此总是由谎言构成的保镖簇拥着。”通过武力来征服世界的努力,已经由拿破仑和希特勒证明是不可行的。齐桓公却使用自己的武力保护文明世界的弱国,打击进攻中原的夷狄,成功树立了霸权。恐怖主义是新时代的“夷狄”,共同打击恐怖主义是文明世界的公共义务。在这个新的时代中,按照轻重缓急来划分,似乎不再应该按照民主程度来划分阵营,而是应该按照对人类生存的威胁程度来确定敌友。文明世界应该努力克服各自的分歧,不应该对恐怖主义采取姑息策略。遵循在国际社会看来是正义的准则并且带着克制来使用自己的武力,那么霸权国的威信将会得到认可。
  究竟什么才是霸权?是要让天下人在自己强大的武力面前瑟瑟发抖,还是让世界各国为自己锄强扶弱的义举而震服?究竟哪一种形式更有意义?对霸权的不同认识,往往将会决定最终的成败。西晋杜预的《守弱学?抑尊篇》写道:“君子尊而泽人,小人贵而害众……至尊无威,然心慑耳。”也就是说“君子身处高位会造福世人,小人有权有势会危害百姓……最高贵的人没有威仪,但他能让人心悦诚服。”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越是尊贵的人,越是没有架子,因为他根本不需要空摆架子,他的威仪早就深入人心。
  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这样同时在“硬实力”和“软实力”两方面拥有优势。在这样的世界上,美国的最大错误莫过于只看重其中一个方面,相信只靠“硬实力”就能保证美国的强大。美国如果想使自己的霸权得以长存,必须保持战略克制,以便使盟友感到放心,增进合作。其他国家是否会团结起来抗衡美国的霸权,取决于美国自己的所作所为。
  政道“方”与“圆”
  著名作家丁远峙在《方与圆》一书中写道:“做人就像清朝的铜钱一样,要做到外圆内方”。简单来说,“方”是原则,“圆”是变通。一个人要是没有原则,就会被别人瞧不起;一个人要是不会变通,就会被别人敬而远之。管理就像做人一样,既要有原则,也要会变通。如果事事循规蹈矩,就会让人觉得不近人情,缺少亲和;如果事事随意通融,就会让人觉得软弱可欺,缺少威信。
  其实,为政之道和做人之道是相通的。网络上曾经有个帖子,把天文望远镜视角下宇宙中巨大的星云和显微镜视角下人类身体中微小的细胞组织做了一下对比,发现竟是那么的相似。也许世间万物普通如此相通。丁远峙的“方与圆”学说讲述了做人的道理,其实“方”就是一种“硬实力”,“圆”就是一种“软实力”。做人不能只靠一种方式,为政不能注重一种实力。
  到底什么时候用硬性手段,什么时候用软性手段,或者说软硬两手各占几成,这些问题永远不会有明确的答案。不管做人也好,为政也罢,都是一门需要用一生时间来领悟的艺术。如果领导者只想着如何讨好人民,那么在需要使用“硬实力”的时候就会放不开手。要是领导者不考虑“软实力”,只知道强取豪夺,那么别人就会抵制他的“硬实力”。管理就像做菜一样,佐料太多,味太浓;佐料太少,味又太淡。只有适度才能体现出菜本身的美味。光靠发号施令(硬实力)或单凭精神感召(软实力),往往不能实现预期的目标。聪明的领导知道把二者结合起来,而关键在于软硬实力的结合比例,做到刚柔并济,恰到好处。
  《孙子兵法》中写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又有“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的至理名言。在孙子看来,战争本身实际上已经代表了在政治上的失败。早在中国的春秋时期,齐桓公运用软硬实力相结合的“巧实力”实现了霸业,而孙子则提出了“不战屈人”和“上兵伐谋”的“软实力”理论。只是当时还没有“巧实力”和“软实力”这两个明确的政治概念。
  鉴于诉诸武力的代价越来越高昂,不那么具有威胁性的实力形式越来越有吸引力。约瑟夫?乔菲说道:“与几个世纪前不同,那时战争是伟大的仲裁者。今天,最有趣的力量并不是由枪杆子里产生的。今天,让别人想要你所想要的,将会得到更大的回报。”早在19世纪初叶的拿破仑时代,民众依然像温顺的牛羊一样任由统治者所驱使。随着革命思想的不断深入与漫延,从19世纪下半叶开始,文明世界的国民已经不再甘愿充当统治者庄园里的牛羊,而是有了自己对社会公正与国家政策的深刻理解,并且开始认为自己也有权参与并决定政策的走向。国民自主意识的觉醒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大飞跃,堪比猿人的直立行走。在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民众对士兵伤亡数字越来越敏感。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与前进,人们变得更加理性,更加珍爱同类的生命。种种迹象表明:未来的时代,无形的“软实力”将会逐渐比有形的“硬实力”更为重要。政治将会越来越复杂,统治者将会越来越不好当。
  中国历史上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就像是一位历经曲折的高龄长者;美国自从开国以来,本土几乎未经别国侵略,就像一个少年得志的幸运儿。都说成长环境决定了人们的性格,而各个国家不同的国运历程则是造就了不同的民风,从而影响了各国注重点的不同。在逆境中成长的人们容易学会换位思考,懂得平易近人;而在顺境中成长的人们,往往以个人为中心,脾气暴躁。历经沧桑的中国更加注重以外交为代表的“软实力”来解决国际问题,而国运坦荡的美国则更加注重以军事和经济力量为主的“硬实力”来胁迫别国。如果说少年得志正是个人的不幸,那么国运坦荡则是一个国家的不幸。所谓“多难兴邦”,由于中国历史上饱受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之苦,所以不忍以同样的方式压迫弱国。美国一帆风顺的国运使得它对第三世界缺乏同情,反而为了争夺资源经常不惜一战。在苏联解体后,美国的霸权缺少了制衡,就像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一样,处于叛逆的花季,还不善于掌握治理世界的分寸,也许这就是美国“成长的烦恼”。
  小布什政府入侵伊拉克后,法、德、俄、中等国形成统一阵线,在政治上制衡美国的“软实力”。美国借助于“硬实力”实行专横的政策,实际上削弱了它的“软实力”。而另外一些国家如加拿大、荷兰以及挪威这样的北欧国家,它们的政治影响力远远大于它们的军事政治力量,原因是它们把经济援助、参与维和等深入人心的行动,贯穿于它们的国家利益之中。如果美国也能更加注重“软实力”的运用,那么它的霸权将会更加稳固。可叹直到单边主义使得美国的霸权衰退后,奥巴马政府才开始重视“巧实力”。在利比亚战争中,美国让法、英等国先动手收拾卡扎菲,自己则是从旁协助。利比亚战争中的西方内部团结一致,和伊拉克战争的形势大相径庭,这正是“巧实力”的作用。
  虽然小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利益,甚至有人说美国已经从超级大国退居为首席强国,但是奥巴马政府利用“巧实力”成功修复了大西洋两岸的关系。美国依然拥有无可比拟的“硬实力”和“软实力”。只要美国像做菜加佐料一样将这两种实力运用得当,美国还将在一段时间内维持霸权国地位。客观地说,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存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世界秩序的稳定,防止地区冲突的发生,但是美国有时无法遏制自己对硬实力和资源的渴求,滥用手中的武力,这就产生了消极的一面。美国霸权对于中国来说,中国既是其受益者,又是其受制者。美国缔造的相对稳定的国际秩序为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美国限制日本重新武装,反对其发展核武器等一系列钳制日本的措施也是对中国有益的。但是美国反对中国大陆武装统一台湾的努力,还有步步紧逼的岛链监视却又是对中国不利的。美国既不希望东亚出现一个强大的中国,也不希望出现一个强大的日本,所以对东亚地区两个传统的强国都施加了压力。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它的这一努力确实缔造了地区均势,防止战争的发生,保证了美国的利益最大化。从中国的角度来说,既要看到美国霸权对我国有利的一面,也要批判美国干涉我国统一台湾的努力。国际形势异常复杂,有时候站在不同的角度观察问题,会得出迥异的结论,作为个人来说,国籍决定了每个人应有的立场和政治觉悟。公民必须时刻把本国利益放在第一位,这也就是公民的忠诚度。
  中国无法撼动美国的霸主地位,所以只能在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上寻求对自己有利的因素,克服不利的因素,做到扬长避短。中国应该带着审慎的态度逐步加强与美国的合作。人只有适应环境才能生存下去。而中国必须融入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立足。关于中美关系的话题将在笔者的另一篇“中美国”题材中进一步探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8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