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的“总部经济”应该怎么搞?

本文首发
   一、三亚要搞“总部经济”的理由
  早前本大师已经高明的预见到,三亚虽贵为“国际旅游岛”的先锋和主力,但随着海岸线圈地完毕和不可持续的开发,其旅游主业日暮西山、前景黯淡,甚至是死路一条。
  果然,三亚宣布经济要要转型了。为什么呢?就因为这个理由:近年来,支撑三亚经济的三驾马车分别是旅游业、房地产业和固定资产投资。三亚旅游业虽逐年稳步增长,但行业本身受外界环境影响较大,如疫情到来时,完全可致全行业瘫痪;房地产和固定资产投资则受宏观调控影响较大,政策打个喷嚏,行业就重感冒。因此,三亚产业结构亟需调整转型。报纸说:“总部经济跃入了三亚的视野。这个发展程度已成为国际化城市综合竞争力和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的经济形态,似乎立刻能解决三亚当前的桎梏。”
  这个理由不是本大师杜撰的,是《海南日报》记者的分析(详见)。当然,根据一般的采写规律,记者没有胆量也没有必要对中国当红城市的发展状况做这样一个分析判断,并下这样一个结论。因为搞不好,那是张冠李戴;搞的差一点,那是污蔑毁损,要犯错误的。那为什么这样的分析、判断和结论还见诸报端了呢?只有一个可能性:三亚方面给媒体的“喂料”。
  说官员给媒体“喂料”好象很不雅,似乎媒体就是看家狗,天天等着主人喂料;又好像是叫花子,每天等着施舍“皇粮”;还好像香港的狗仔队,吃饱没事专挖绯闻。但是一个在广东当大官的海南人本月4日就在海对岸宣布:领导干部要跟上形势,主动和媒体交朋友,把媒体当上级,给媒体“喂料”,“皇粮”吃不饱,媒体就会找“杂粮”,“杂粮”也不给它,媒体就会挖你的绯闻 ()。
  二、三亚搞“总部经济”的目的
  且不论“喂料说”是对是错。现在的关键是,本大师从此得出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结论,那就是:三亚经济要转型,那是因为现在这样搞不下去了;或者说,就算勉强搞下去,得不偿失,事倍功半。至少这是三亚有关方面的观点。
  本大师是同意三亚方面这个看法的。那么三亚打算往哪里转型呢?一个即将颁布的规定透露了这个迷团的答案:三亚要搞“总部经济”。据《海南日报》记者获得消息,《三亚市培育促进总部经济发展暂行规定》马上就要出台了,并承载着三亚经济转型的重任。报纸说,“三亚于是从上年末开始酝酿出台相应规定,以此向市场表示一种开放而明确的姿态:三亚要发展总部经济”。而三亚发展总部经济有四大目的:一是充分利用三亚拥有的良好区位条件、投资环境、产业基础和比较优势;二是适应国际旅游岛建设的产业布局;三是促进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结构调整;四是实现三亚的可持续发展。
  所谓“总部经济”,是指某区域由于特有的优势资源吸引企业总部集群布局,形成总部集聚效应,并通过“总部-制造基地”功能链条辐射带动生产制造基地所在区域发展,由此实现不同区域分工协作、资源优化配置的一种经济形态。
  三、三亚此时此刻搞不得“总部经济”
  尽管《三亚市培育促进总部经济发展暂行规定》的庐山真面目还没现形,但依据从报纸透露出来只言片语的信息,本大师斗胆断言,三亚此时此刻要搞“总部经济”,不得天时、不得地利、不得人和,必败无疑。但是三亚为什么又铁了心的要搞这么一个东西呢?只能说明三亚的智囊“好读书不求甚解,好讲话不得要领”,坐井观天、误判形势。
  首先说三亚没有可搞“总部经济”的“人和”因素。“总部经济”一般得依托于人口众多且购买能力和消费能力都极强的都市圈,如北京、上海、纽约、东京、伦敦、巴黎等。三亚有这个基础吗?整个海南又有都市圈吗?连这样基本的前提和基础都没有,还妄谈“总部经济”,完全给人夜郎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感觉。不要以为近年来三亚接待来几个自国际和国内大型企业负责人的访问就自以为是,别人不过来度度假游游泳晒晒太阳,你就当人家想迁居来此?
  其次说三亚没有可搞“总部经济”的“地利”因素。三亚认为自己可搞“总部经济”是有“地利”的:“良好的区位条件与自然环境,以及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大背景和排头兵角色,构成了三亚不可匹敌的资源优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如是认为。本大师认为这样的分析纯粹是胡扯。事实是,“自然环境”不是总部经济主要考虑的因素,因为伦敦、东京、北京等,自然环境大概都不比海南好;事实还是,对于搞“总部经济”来说,僻居天涯海角的海南的“区位条件”不但不可以用“良好”来形容,简直可以说是“糟糕透顶”,说“良好”完全是指鹿为马、信口开河、掩耳盗铃,一点都不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事实更是,现在有人设计“总部经济”,是期望它去给“国际旅游岛”注入活力,而不是“国际旅游岛”的建设已经让“总部经济”水到渠成了,且莫倒因为果、颠倒黑白。
  再说三亚没有可搞“总部经济”的“天时”因素。“天时”很关键,但“天时”不是三亚想当然的,不是说三亚具有“向低碳、高技术、高成长、高人才的企业倾斜”的单相思情节就可以借到让“总部经济”一蹴而就的东风。“总部经济”的“天时”得来源于政治力的介入,什么时候政治力进入到海南,什么时候三亚才算迎来了“总部经济”发展的契机。因为政治与经济密不可分,而“总部经济”说白了,就是经济首脑与政治首脑的交流沟通。只有经济首脑与政治首脑进行有效的交流和沟通,企业的大战略大布局才可以形成。因此,如果政治首脑没有过来,是吸引不到多少企业首脑过来的;而单纯的企业首脑过来是没有意义的,把这个地区搞成企业的“总部”更没有意义,浪费财物罢了。
  四、三亚“总部经济”应该这样搞
  如果三亚非要搞“总部经济”,而且“开弓没有回头箭”,那它的“总部经济”应该怎样搞呢?本大师以为,还得回到“冬都”的道路上来。
  其实,三亚不是不明白自己搞“总部经济”的劣势。据了解,2010年中国总部经济发展能力前10名的排名情况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南京、天津、成都、武汉、青岛。相比上述城市,三亚几乎在人口、地理区位、规模、历史、经济基础等方面都没有优势。能力排在最后还想“鲤鱼跃龙门”,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嘛。
  给三亚带来希望的是赫尔辛基和卢森堡。三亚认为,这两个“总部经济”搞的很好的城市和自己有着非常类似的“共性”,都是“人口不多却国际化程度很高的城市”,足可为自己借鉴和取法。如赫尔辛基,人口仅60万。她濒临波罗的海,是一座古典美与现代文明融为一体的都市,既体现出欧洲古城的浪漫情调,又充满国际化大都市的韵味;又如卢森堡,均国民生产总值位居世界前列,经济高度发达,钢铁、金融、广播电视是其三大经济支柱产业。世界上有1000多家金融机构在此设立总部或分支机构。
  但是本大师认为,赫尔辛基和卢森堡能够把“总部经济”搞的风声水起的最主要原因却是三亚当前不具备的,但却被三亚人刻意的忽略了:赫尔辛基是芬兰的首都,而卢森堡是一个城市国家。全国性和大区域性总部以及管理中心、研发中心、采购中心、物流中心、财务中心、投资中心和营销中心等职能性总部对象因此更容易汇聚于这两个城市。
  由此本大师也断言,三亚如果不搞“冬都”,而试图以金融业为突破口搞“总部经济”,永远没有搞成的那一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