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class=title_green带了老婆孩子一起考察澳洲的移民可能性

 

  哥是去年年初去澳洲考察的,不是去旅游,就是为考虑移民过去的可能性,自已办了一年有效多次出入的旅游签,带了老婆孩子一起过去考察的。哥以前去过欧美和日韩东南亚,所以大概谈谈对澳洲的印象。

  本次全程自助考察历时三周,正好利用了孩子的寒假时间。墨尔本、悉尼和布里斯班都看了,每个城市的City和郊外的居民区都走了几处,华人区、西人区都转了转。交通计打车十来次,公交轻轨无数,轮渡大概五六个来回。区块内以步行考察转悠为主,区块间搭乘公交和出租。独自租车自驾三大城市各三次,总里程1200公里左右。住过郊外的汽车旅馆、city的青年背包旅社、旅游区的酒店式公寓和出租Homestay的华人朋友家。

  杂货店、超市、家电厨具店、汽车销售店、汽修店、鱼薯店看了几十家,分布在各大城市,包括大型Mall里的和居民区小型mall里的。每个大城市各看了一家苹果专卖店和几家大学附近的书店。咖啡店考察了七家,日料店看了六家,自已在一家日料店做了一周五天帮厨(家人就自已找地方玩去了),在五家房产中价介店打看了一下房屋行情并旁观了一场房屋拍卖。

  几个大城市周边的景点都转了转,体验了当地人的日常休闲方式如周末公共草坪公共电炉上的烧烤休闲聚会和住家后园草坪的烤烤Party,时逢一月26号(还是24号)独立日庆典,看了一场国庆游行并参加了一个家庭欢庆Party,并和华人朋友过了个澳洲中国年。抽空到黄金海岸体验了几大游乐场和海滩,期间顺便入住并考察了旅游区酒店式公寓的行情和经营情况。

  印象一,天气和环境。不下雨不刮风时阳光真是好,可是紫外线太强烈了,一早出来只要是打算户外多待会儿的,走哪儿都要抹防晒霜,真是不胜其烦。后来知道南极上空的臭氧层空洞早就延伸到澳洲上空并多年持续续扩大,澳洲的皮肤癌发病率为全球最高;往内陆走二百公里以外就是荒漠,每年都有几次沙尘暴,不要说PM2.5,PM250都不止。悉尼刮沙尘暴时白天天天都是红的,不比北京好哪去,当然次数没那么多。

  电力配水燃气什么的设施比较老化,和美国差不多。能源主要是燃煤,因为本身出煤。不过没有看到电厂污染,听说大型电厂都在荒野地区,靠近城市的都是小型的,污染治理得也比较好。汽车尾气比国内好些,这方面主要是国内政府不作为的关系,但澳洲地广人稀也是重要因素,但早晚高峰时也和上海海差不多。city和近郊的停车费很贵,在city打工上班的移民朋友的车都是周末用。

  因为没有高山拦截水汽的关系,整个大陆没有大河,缺水是常态。北部雨水多些但是湿热瘴气的关系没什么人气(个人倒是觉得如果政策层面上对华人友善的话那里倒更适合华人,北领地的日本移民已经很成熟地扎下根了,华人多还聚集在几个大城市,不过日本人是财团出面与澳洲政府谈判开发凯恩斯的,华人需要更强大的国内支持和团结行动。)海滩见多了也就那个样子。

  房价因为国内在这边的代理人哄抬房价的关系已经上涨了很多,普通移民如果不是前几年买的话现在大多只能看房龄比较长房屋比较老旧的了,早几年买的现在都在笑了。也许缘于国内70年产权和国内房产市场火爆的关系,国内贪官污吏和暴发户在这边的代理人的抢房热情远高于当地人,引得移民落地的华人也只好跟着一起抢。

  印象二,治安没有在国内听说的那样好,华人易被西人盯上劫财。一兄弟早年来澳,小有所成,奈开店的现金很多都为了避税税没存银行,结果家里保险箱被撬,多年收藏的名表一并起走。报案还不敢如实说偷了多少,怕追税。青少年犯罪率很高,吸毒滥交的中学生很多,不过华人圈子听到的不多。华人被当地青少年和中东人攻击,不过朋友说你只要对着来也没什么大事,这帮人就是贱,最爱欺负华人和印巴人,因为好欺负(越华没人欺负,因为有越华黑帮出面保护)。我朋友是直接砖头招呼过去,所以这帮贱人只有逃的份儿。

  街上看到的人群和路边店里看到的人里南欧的希腊人和意大利人以及中东的黎巴嫩人等最多,黑人和土人见到的不多,听说英裔白人主要在公司和车里,所以街上见到时的不多。和欧美大城市里一样,这里大城市里华人非常多,一天早上躺在青年旅社床上,听着窗外两个女孩子讲着上海话走过,一时恍惚以为是在上海。孩子在邦迪海滩玩水母,走过来个上海男人大呼小叫地看稀奇,当时就把孩子愣住了(不过这个估计是游客)。孩子在街上玩个蛇板,过来个香港老太打听哪里买的,闹半天这玩意这里还见不到。

  种族歧视相比美欧严重得多,历史上的白澳政策遗留下白人很强的自我优越感,基本是住在远郊的英裔白人歧视南欧白人,南欧白人歧视亚洲人,越南人和韩国人歧视中国人,上海人北京人歧视乡下人,印巴人被所有人歧视,但号称打不死的小强,自已过的小日子也是自得其乐。族群间的冲突时有所闻。小事情警察也不爱管,闹大了的也有,但华人一般以忍过一时为主。

  社会风气方面有些实在不适应,悉尼是全球十大同性恋之都,同性恋招摇过市,其它城市也差不多,墨尔本还有同志大游行。这个各人口味不同,有的人也许会很喜欢。

  印象三,西人尤其是南欧人表面友善暗地奸诈使坏,不过警惕性高也不容易受骗。几次打车碰上南欧人模样的白人老头司机都特意绕路,被我指出还不认账。走过欧美东南亚和日韩那么多国家,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碰到,相比之下印巴人出租车倒没有这样的。

  听移民朋友说公司里做的遇到的办公室政治也和国内差不多,只是英裔白人会隐蔽点。华人朋友开的店话从小偷小摸到供货欺诈都碰到过,比例和国内也差不多,打法律擦边球的斗智斗勇型欺诈比国内更多。西人商店里小偷小摸也很普遍,一次进了苹果专卖店想玩下ipad,却被告知刚给偷了一个,和白人店员聊下了,说是已经偷了好几个了。店主也没什么办法,因为抓住了也只好放人,顶多下次看到了请出去。警察根本不管。

  节假日游乐场里的座椅和电烤炉等设施,沙滩上的免费冲淋头照样有贱白人抢座占位,插队加塞现象很普遍,他们拖家带口的干这事儿更在行,不过哥喝止了不止一两个贱白人,丫也只好悻悻住手。在那里不能把西人当雷锋,要把他们当懒汉和贱人,尤其是南欧人。还是那句话,哪里都有贱人,这里也不少呢。

  有个经验是不能有自我定义为新客而把他们当成主人的心理。持旅游签证过去花钱的话你才是大爷,他们的服务是你花钱买的,持移民签证过去的话你也是正大光明的后来者,没什么气短的。他不过比你早到几年或几辈子而已,尼安德特人早他们几万年不是一样给智人灭了。心理上千万不能先自已矮了,多上网了解了解,凡事必须多过几次大脑。语言的话因为自已没什么障碍所以没什么感受。

  印象三,政府实行的是所谓的高福利,本地人如果生活要求不高,又自已有房子住的话靠失业金什么的可以混个饱倒,但也仅此而已。所谓的高福利是相对当地穷人的高福利,有点象国内的低保,国内大城市过去的不见得看得上,当然房子要大一些。医疗不用说了,看个病等死你,教育什么的也就和国内地段学校的差不多,课业负担是轻些,孩子基本是自然生长。这个就见仁见智了。我觉得孩子只要学得动还是尽量多学点,学不进去的话到是可以过去放羊,不过那里中学里很乱,所以很多华人小孩还是送私校了事。但教出来怎么样只要看看那么多华人送孩子上私校就知道了。

  印象四,劳动力素质比国内差远了,顶多占个语言的便宜,做事情很懒但人工费却非常贵。源自欧洲社会党的高福利政策以高税收作为前提,没什么人有动力去下大力气打工赚钱,当地人一般都是挣多少花多少,花多少挣多少(其实也没多少挣钱的渠道)。看的几家店请的西人都是为了接电话送餐和招呼客人。自已开店的华人和韩国人最勤快,因为现金交易,多挣的都是自已的,买生意做投资移民的都谨小慎微很艰难地熬着,亏了还要做成赢利的样子,更不敢有偷税等非份之想,还得雇本地人当大爷供着。有了身分开店要好很多,低调地偷漏税是普遍现象,现金交易也不容易查。小杂货店东西质次价高。老移民吃新移民是普遍现象。

  印象五,大公司以连锁方式垄断大部分有利可图的生意,配合大的采矿和农产品种植加工企业,与美国类似但程度甚于美加。小型企业多无利可图。有利可图的加油站连锁店等小生意基本不会转让。

  需要手艺和技能,劳动密集度高的行业如修房修车,电器设备修配的倒还容易生存,不过一要有执照,二要自已上阵盯着做,一段时间有了口碑后才好点,雇人除非雇低价的黑工和留学生,否则就是养大爷的。

  一来因为这种技能型的行业大企业手不容易伸不进来,伸进来管理成本也很高,二来当地人都是平房,刮大风下暴雨经常会有坏的,又有保险公司赔所以修起来也多。另外电脑电器,燃气给排水什么的总会有人坏,当地人工贵,当地修理工都很懒,所以只要有活工费就不少。

  汽车销售店和汽修店的话看的是近郊的,都是西人经营的。看汽销店是了解一下车辆价格和使用费用,看汽修店话是了解投资经营的可能性,资质要求和国内差不多,但但设备投入比国内少得多,可能当地人对汽车也就当个代步工具。远郊的就不清楚了。

  汽车交易确实比国内方便,二手车看车况,里程长车况差的比国内便宜很多,有的就是白菜价,车况好的大路车因为容易出手,和国内价钱差不多,高档车比国内便宜,新车的话和国内差不多,大部分车国内都有,只是有的换个标。公交系统比美国发达,公车发车频率和国内县城差不多,班次少所以还比较准点。没有汽车也能混得过去,如果离轻轨近就更方便些,不过公交费用不便宜。所以待久了还是要有辆车方便些。

  汽修店的话的因为车辆保有量高,当地人也没去4S店维修保养的习惯所以还有点生意,看着也在忙,不过节奏很慢,真替他们急。日常保养什么的当地人一般都是自已在车库里弄,不会送到店里来修。

  印象六,餐饮业除了city好点,郊区的都不怎么样,但city的租金也高。华人区的餐饮业看着热闹,但是因为密集竞争很激烈,西人区南欧人经营的餐饮业其实经营得也很困难,主要因为本地人消费并不高,西式快餐本身做起来并不难,Pizza什么的本身就是快速食品,价格不可能上去,原料成本却不低。很多小生意人都用现金交易逃税,并不象欧美国家习惯刷卡。

  西餐客单率高的都是饭店的环境布置和餐具接什么的显得档次高,中式酒楼档次装修上去了一样可以卖得贵些,Mall里的由于有华人捧场生意还好些。相反西人区的快餐中倒是日料和中式小吃只要他们进来消费得都不少的,当然也谈不上多。

  本地人群的消费力不高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确实没有什么钱。换算成RMB会觉得高,其实去算一下他们的收入与日常开销比就知道他们的消费能力其实并不高,公交轻轨特别贵,开车的话汽油看起来便宜,但其实因为路程都较远,所以其实在支出中占了很大一块比例。本地人没有储蓄的习惯,收入里很大一部分还债和交房租去了,家用电器很多是借债消费。另外澳洲和欧美一样,薪水一周一发,所以那里习惯了发了就用掉,顶多一周苦个几天,挨到下个礼拜就有钱了。所以那里一周里有几天汽油最贵,饭店超市什么的促销活动也多,就是知道大家刚发了钱有钱消费。而有几天就是生意特别清淡,汽油价格也低。个人认为这到是个促进消费的好办法,国内如果一周发一次薪水,估计很多人也会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了,反正顶多吃几天方便面混过去就是了。

  印象七,永居签证不好拿,拿到以前不用说了,移民监是一定要坐的,两头来回飞也得大部分时间在那里。永居拿到后每五年还要待够几年,否则到期延不了。入籍的话不考虑对祖国的感情,回国申请签证也是一个大麻烦。所以两头必须放弃一头,必须下决心放弃国内的一切才有可能,但163之类如果一下子放弃了到点人家不给永居等于是白忙一场。所以比较适合年轻人过去先读书再找雇担保之类的比较好些,国内也没有什么牵挂。

  总结下来,刚出道家里又有条件的可以过去闯闯,不行了再回来,行了的话国内也没什么太大的牵挂。语言能力不是问题,所谓早点过去适应语言环境个人认为纯粹是中介的瞎扯。现在国内学英语的环境一点不比国外差,没事多看美剧好过没上没下的在成长过程中挪来挪去。再说语言这个各人天赋不同,过去早了未必就能溜,过去晚的带点口音也没什么问题,那里口音重的远多于口音轻的。希腊人的意大利人讲出来的天晓得是澳洲英语还是南欧英语。当地人未必会因为你英语说得不好歧视你,更多是首先自已把自已放在新客的地位上而招来的轻视。

  一把年纪的如果特烦天朝,或者怕秋后算账,有条件又赔得起,就要有连根拔起到那里吃苦无聊郁闷孤独的心理准备,还要做好几年以后根扎不下去的思想准备。

  接下来说说考察下来了解到的澳洲人口组成和移民来源:

  澳洲的原住民是澳黑人和岛民,由于几百年持续殖民的原因,现在人数并不多,现在政府对他们施行的是养起来的政策。本身教育水平非常低,又不需要工作,所以很多人酗酒,钱不够了就去抢劫,抢的数目倒不多,但都是暴力性犯罪。

  再说移民来源,很多人以为澳洲的主要移民来源是英国,这样说也对也不对,二战以前是有大批的英国流放犯和自由人称居,流放犯的素质就不用说了,刑满婚配流种的大都占了块地当地主和牧场主,自由民大都是带了资本过来的,做地主和牧场主就更具有先发优势,后来做矿主的也主要是这些人。所以他们过来主要占领的是上层建筑,国内对英美加澳印象好其实也是得益于英国人建立的司法和行政体系。

  但是客观地说,他们现在人数并不多,因为来得早,产业资本发展得早,和欧美的生意联系要密切得多,所以很多图发展的都去了欧美,留下来的也是大部分在上层。国内过去的新移民和他们交集不多。

  除了英国人以外,当时另外有一些中欧的移民,主要是因为宗教原因出走的德意志人和小部分战争难民。这些人大多定居在维多利亚州南部造近墨尔本的低山地区和南澳州一带,那一带气候和地理都接近他们的德国老家。因为来得早,这些人也大多占了地当地主和种植园主,现在南澳的红酒产业也是他们在掌控着,这些人大都在农村,城市里人数不多,外表上和英国人后裔也差不多。

  二战以后一直到六十年代前期因为实行白澳政策的关系,澳洲主要的移民来源是来自意大利和希腊的战后难民,尤其是希腊因为国内内战的关系出来很多难民,墨尔本号称是希腊国境外最大的希腊人城市。(有兴趣的可以了解一下二战后希腊共军作为苏俄代理人挑起的内战经过,和天朝的经过差不多,也是冷战期间重要的热战点,只不过希腊政府军在英美的全力支持下打胜了这场内战而已,但是战后国内也是一贫如洗,大量难民逃往国外,很大来自靴子国的澳洲移民其实许多就是先从希腊逃到靴子国的)希腊人素质怎样大家只要看看最近希腊国内的危机就知道了,其实他们一直就是这样躺在那里。躺在那里也罢了,关键还有其它地方的称民过来把他们教坏,意大利人相比希腊人除了懒以外还有坏,那些奸诈的坏点子大都是意大利人带出来的。大部分的诈骗和欺诈型犯罪都是这个群体的杰作。

  七十年代以后又来了很多越战和东南亚难民,这些难民说老实话人是很勤劳的,其实大部分是越战造成的华人华侨和马泰印尼排华浪潮下出逃的南洋华侨,但是华人的黑社会加上战争造成的难民心理阴影,道德防线本就大大下降,出于生存本能的作奸犯科也是见怪不怪的了,现在大陆过去的老移民欺负新移民又何尝不是出于生存的本能呢?

  七八十年代另个一大移民来源是中东和南亚的战争难民,主要是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印巴和孟加拉人,九十年代以后又有大批波黑和伊拉克战争难民。特点是大多两手空空(废话,有钱的就逃到美国和欧洲去了),大多是穆斯林和各种宗教徒,各有各的信仰,有些还比较极端。和白人起群体性冲突的主要是这批人。

  除了一波一波的战争难民外,一直有一条比较持续的移民流是来自英国和英联邦的移民。

  因为是英殖民地的原因几个世纪以来英国人移民澳洲是来去自由,无需签证和审批的,即使是现在名义上是需要打分和列入职业名单,实际上一个来自英国的砌砖匠打的分都会比来自其它国家的职业经理人分数高很多,而在英国的居住时间当然算在英语环境国家的居住时间。所以这就涉及澳洲移民的实质上的排他性歧视政策。这些人来去容易,本来英国就是高福利国家,过来是追求更高的福利,找到好工作才会留下来,所以这些人的吃相也会好一点,毕竟没什么生存压力,不过一旦欧美有更好的去处这些人也是想走就走的。

  同样的原因,英联邦的子民移民澳洲也非常容易,来自英联邦的移民就有各种来源了,有来自非洲的非殖民化浪潮下的难民,如来自津巴布韦的罗德西亚白人和非国大上台逃离的南非白人,追求清闲大屋的新加坡移民,还有九七之前逃离天朝的香港人。这些人大多是要么是带着钱袋子过来,要么带着技能过来,也没有太多的语言障碍。

  此外就是改开以后一浪一浪的中国大陆移民,这里面就各种各样人都有了。但是有一点是很清楚的,他们不是无处可去的难民,而是怀着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带着或是钱袋子或是一双勤劳的手,甚或两样都带着过来的,很多人英语能力也并不低,但是客观地说,澳洲政府对他们并不友善,更多看重的是他们带来的钱袋子和接盘能力,而不是帮助他们更好地落地生根。好在华人也不傻,论精明不比意大利人差,论适应能力更是超过其他族群。

  总结下来,澳洲移民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南欧的战争难民,这些人素质参差不齐,由于来得早,已经占据了比较好的位置,

  十九世纪末墨尔本附近发现金矿,掀起了一阵淘金潮,当时从包括中国在内从全世界来了许多淘金客,这些人中大部分人并不能被称为移民,因为后来金子淘光了,经济一萧条,这些人中的欧美人大部分都离开了,只有小部分在农场找到了工作留下来,至于能成家留种的就不清楚有多少了。而中国来的淘金客都是单身汉,一部分去了北部当种植园苦工,自生自来,几乎没有后裔。大部分则被澳洲当局驱离,成为南洋华侨的一部分(当时南洋作为英殖民地,华人还是可以想办法居留的)。

  除了淘金业以外,二战以前澳洲的经济支柱是棉花种植业和养羊业,随着国际经济势的变化一直大起大落,所以过来讨生计的能留下的并不多,一旦经济萧条很多人生计无着就不得不离开了,(对白人尤其是英美系白人来说澳洲一直是个来去自由的地方),而一旦经济好转又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和消费人群,所以招徕移民一直是澳洲当局的一个不得不为的政策,毕竟没有人来干活上层也没有好日子过。

  其实现在作为澳洲经济支柱的采矿业、农业和旅游业、房地产业受外部经济形势的影响也非常大,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本土的这方面需求并不大,而绝大部分工业制成品都是靠进口,一旦外部需求下降经济马上就大起大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