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怪论:炖肉与反腐的学问联想

炖肉,是一种老少皆宜的美味佳肴,不但肉质鲜美,而且汤汁鲜香。因此,在中国的饮食文化中,不论大小宴席通常都离不开一道美味佳肴的炖肉。既然炖肉蕴含着饮食文化,那就必然离不开做炖肉的学问。
  但凡懂得烹饪技艺的人都知道,不论做什么样的炖肉,有一道重要操作工序都是必不可少的。当盛装洗净的鲜肉、佐料和清水在锅中等待火候加热到即将沸腾的时候,水面上就会浮起层层颜色难看的“污垢”,这些“污垢”主要是隐藏在鲜肉之中,这时就必须用勺子把层层颜色难看的“污垢”细心地清除干净,有时这个清除“污垢”的工序需要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直至清除干净为止。然后加以猛火煮开,待到认为合适的时候,再把猛火降至文火慢慢炖至成熟即可,一道美味佳肴的炖肉就是这样做成的。说起简单做起难,假如在炖肉的过程中少了清除“污垢”这道重要工序的话,令人厌恶的“污垢”就会混迹在整个炖肉之中,不但会影响整体颜色,也会使炖肉的肉质不会鲜美,汤汁不会鲜香,美味佳肴将会大打折扣影响食欲,甚至功亏一篑,劳而无功。这就是炖肉学问中必不可少的关键学问。
  反腐的学问告诉我们,腐败通常是针对权力而言。如果我们认为今日中国的反腐学问难以读懂的话,不妨在此借用炖肉的学问作一比较,也许就能从中悟出一些道理来,进而增加一些感性和理性的认识。
  现实社会中的权力,犹如炖肉中的鲜肉,看似引人注目垂涎欲滴,其实权力体系就和注目鲜肉一样,其中隐藏着人们难以看见的“污垢”(腐败)。权力的运行离不开社会这口大锅,当权力(鲜肉)、自我监督体制(佐料)和公众监督体系(清水)共同在社会这口大锅中朝着和谐社会(美味佳肴)努力烹饪的过程中,同样会出现层层颜色难看的“污垢”(腐败)从权力(鲜肉)中浮出水面,这就是我们经常看到的腐败现象。在构建和谐社会(美味佳肴)努力烹饪的过程中,有一道重要操作工序都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必须用勺子(司法)把层层颜色难看的“污垢”(腐败)细心地清除干净,最终才会实现和谐社会(美味佳肴)。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要把权力(鲜肉)中隐藏的“污垢”(腐败)细心清除干净,除了自我监督体制(佐料)和公众监督体系(清水)的共同作用外,更重要的是掌握勺子(司法)权力之人的铁面无私,才能最终在反腐的学问中写下浓墨重彩一笔。假如掌握勺子(司法)权力之人不能或者无能力铁面无私地把“污垢”(腐败)细心清除干净的话,腐败同样难以得到有效打击和遏制,其中的“财产来源不明罪”就是典型的“污垢”(腐败)清除不力,才会造成无数腐败分子侥幸死里逃生和侥幸罪里过关,也才有中国腐败从个体腐败到群体腐败、从小件腐败到惊天腐败前腐后继的独特腐败风景,这样的社会能说是和谐社会(美味佳肴)吗?
  然而遗憾的是,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尽管权力运行无处不在,但自我监督体制却被无数事实证明反腐不力、收效甚微;公众监督体系又因权力运行过于封闭处于无法监督状态,显得爱莫能助、力不从心;更让人气愤的是,惩处腐败的司法力量难以脱离自我监督体制的束缚而自成一体,形成打击不力、有苦难言。这就中国反腐文化缺乏宪法授权的第三方监督力量而造成的中国反腐学问的现状。
  炖肉是门学问,反腐是门学问,虽然道不同,但却理相通,其中细心清除“污垢”(腐败)的重要工序,在两门学问之间何其相似乃尔,难道不能从中悟出些什么来吗?
   2005-11-2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elve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