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怪论:民主自由与腊肉骨头

每当传统民俗的农历腊月到来时,就意味着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同样是这个传统民俗的农历腊月,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准备特殊的民俗传统食品――腌制腊肉,来度过当年的腊月和来年的正月,以示承前启后迈入希望的新年。
  腊肉,在传统民俗中具有象征过年的味道,家里有没有腊肉,也就预示着能不能享受到过年的味道。腊肉具有一种人工腌制的特别香味,而这种诱人的特别香味伴随着腊肉金黄色彩往往又只能各自体会,难以言表。更为有趣的是,腊肉吃下肚后,要不了多久腊香味就会慢慢消失,而唯有腊肉骨头上留下的诱人香味却久久地不会消失,不论你怎样用力啃、舔、嚼手中的腊肉骨头,留在腊肉骨头上的诱人香味都不会消失。
  记得在儿时,每当腊月到来时,母亲都会准备过年的腊肉,家里就会充满又要过年的诱人腊香味,也就知道自己的年龄也会随着腊香味与过年的味道一起飘走而长大。每当母亲在厨房烹制腊肉的时候,我就会站在母亲身旁,央求母亲给我一截腊肉骨头,并希望母亲能在腊肉骨头上多留一些腊肉,因为我确实无法抵抗诱人的腊香味对我的诱惑,甚至会情不自禁当着母亲的面流下馋人的口水来。幸运的是,母亲从不拒绝我的央求,口中虽然嘟嘟嚷嚷骂道“小馋猫”,却乐意递给我一截有肉的腊肉骨头。更有趣的是,每次我把腊肉骨头上的腊肉肯完后,从来都舍不得把腊肉骨头丢掉,始终都把腊肉骨头捏在一双小手中,时不时地用鼻子闻闻腊肉骨头诱人的特别香味,就连晚上睡觉都会紧紧捏住腊肉骨头,在梦中也会闻到腊肉骨头的诱人香味。今天回想起儿时的幼稚可笑,也许就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吧?这正如俗话说的一样:腊肉骨头,吃起没肉,丢了可惜。
  民主自由,是政治意境中的人权味道,它并不是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传承的固有民族味道,而是十八世纪末从西方世界飘扬过海传到中国来的味道,因此,民主自由也就舶来品。自从民主自由的味道在中国经过统治阶级从拒绝、抵制到认同、限制,大概已经有两百年了吧?在这两百多年的历史进程中,无数仁人志士为了尝到民主自由的人权味道,不知与统治者进行过多少政治较量,甚至付出了无数的生命代价。时至今日,民主自由的人权味道已经几乎完全变成了人类的普世价值味道。但遗憾的是,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统治与被统治的人与人关系,就没有绝对的民主自由,而限制或剥夺某些民主自由的方式则是按照统治者的政治需要,以一种叫做法律的东西划定框架,尽量不让民主自由的人权味道从法律的框架里飘出去,让被统治者尝到。所不同的是,世界各国统治者由于政治需要的范围不同,法律框架拦截的民主自由人权味道的范围也不相同。但是,不论同与不同,世界所有被统治者无一不在前腐后继地努力争取尝到更多更广泛的民主自由人权味道,想方设法要与统治者平起平坐享受尽可能一样的民主自由人权味道。这就是人类社会被统治者的共同愿望。
  腊肉骨头的特别香味与民主自由的人权味道,原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味道。但是,又有谁会体会出两者之间存在一种完全相同的诱人之处呢?那就是――吃起没肉,丢了可惜!事关各自体会的腊肉骨头尚且如此,何况事关人权的民主自由呢?两厢比较,过去的腊肉骨头香味一般都是具有农历的季节性,一过季节就无法保存,而今由于科技技术派生出了电冰箱冷藏技术,人们只要愿意,一年四季都可以享受到腊肉骨头的香味。而民主自由人权味道则不同,从它形成时起,就从来不具备季节性,一年四季都可以奋斗、争取和享受。
  其实,客观地说,腊肉骨头的的确确是“吃起没肉,丢了可惜”,而民主自由则应该是“吃起‘有’肉,丢了可惜”。不过,历史事实却并不会欺骗我们,只要这个世界仍然存在统治与被统治的人与人关系,民主自由的人权味道始终都会与腊肉骨头味道一样,吃起没肉,丢了可惜!因为,统治者永远不会轻易把民主自由的人权味道释放出法律框架之外。
   2006-1-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6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