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蛎小姐的故事

记忆回到几年前的春天.杏花烂漫的树下,一壶绿茶的清香中.我正在饶有兴致地翻阅一本周刊――《科学新生活》.那是我第一次接触这本刊物.是从学校里的一个学生手中借来翻阅的.犹记得当时的对话――
    “怎么您没看过?那可太差劲了!学校里买的人可不少呢!”
     从那以后的几个月里,每到周日我便去报亭购买.有时候去的早,取报纸杂志的人还没回来呢!但等上十几分钟也无妨.只要看到新的一期杂志,就只有一种逢到知己的喜悦了.
     抱着学习的态度一期一期的看下来,却发现刊物上的漫画似乎解说性太强,娱乐性稍差,而且全套漫画总体结构失之于松散.平心而论,作者的画功还是相当强的,表情画的惟妙惟肖,动作和布景也处理的得体到位.但我想:他若能创造出一个固定的角色,由这个角色引出一系列的故事不是更好吗?这个角色如果被人接受并记住的话,利于刊物的发行,也利于作者以后的结集出书,可我没有那位漫画家的联系电话,所以也就没法把这个想法讲给他听.
     初见魏编辑,毫不夸张地说,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因为就是这次见面决定了一个漫画人物(牡蛎)的诞生).当时是从我做漫画的工作室直接出发的,时间上又较为匆促,只简单的换了一下服装,随手带了几本载有我作品的校刊,就奔向丹通大厦了(当时《科》周刊的编辑部在宣武的丹通大厦),那是七月底的,很晴朗的一天,记忆中丹通楼下花坛中的红月季开得出奇的旺盛.
     “这个人物可以做为漫画主角尝试一下.”他细看过校刊上的一个又一个漫画造型后,指着一个用三根头发代表前额长发的女性说.于是一个搞笑的主角就这样确定了.我记得牡蛎的长丝袜是他建议加上的,另一个细节就是<<牡蛎小姐轶事>>第一期的内容便是在我的构思上他又予以重要加工,属合作的产物.
     就在信心多少有些动摇时,魏编辑又给我打气,首先肯定了前几期漫画在构思上的闪光点,又表示在刚开始画一个幽默故事的时候,线条上有一些生硬和幼稚也是自然的.并且指出扫描和色彩运用上的欠缺,使我避免了以往电脑制作部分曾出现的图片的变形,失真,图片的清晰度也提高了不少.
     一路画下来,也不免有思路枯竭的时候,这个时候我就去约魏编辑探讨怎样才能想出更好的点子,因为他对有关的艺术形式有着常年的研究,所以也真从他那里“借”到了不少东西,甚至有几回漫画的点子,根本就是他想的,我只是负责画出而已!
     假如我能通过努力做好一个漫画人物传递这份感激的话,向我们的周刊,也允许我将这份感激最深刻的部分敬献给他.祝魏老师快乐.健康.永远.
  
       可惜当时因版面关系,此文是节选登出的,现今将全文放入博客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leven − n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