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面限价,越涂越黑

牛肉面限价,越涂越黑
    “牛肉面限价”一下子让兰州处在了媒体的风口浪尖。本来,我是不想就此发表意见的。因为在兰州市,比起其他不合理的价格,这小小牛肉面实在不值当说那么多话。可政府死硬的态度让“黎叔”多少有些看不惯,于是“黎叔很生气”。 就动笔写了《政府不限价,天塌不下来》。本来只是想让力挺限价的《兰州晨报》作为另一种声音表达一下。很可惜,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7月11日,兰州市物价局公布了牛肉面成本调查结果,普通牛肉面每碗成本为2.19元,基于此调查结果,兰州市物价局联合多个部门公布,维持限价。
    其实兰州市物价局没公布牛肉面成本以前,笔者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因为成本调查队就是物价局下属的事业单位,它能做出高于限价的成本结论吗?显然不可能,如果那样,兰州市物价局岂不是自己扇了自己的嘴巴?
    但有一点兰州市物价局可能没有想到,他们的这一做法,让自己在限价问题上越走越远。因为只有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的商品,才需要成本核定。正如《兰州晚报》的评论《调查该在“限价令”之前》。
    前不久,同样是兰州市物价局召开了关于征收“路桥通行费”的听证会,与会代表几乎全部为政府机构的代表,真正的消费者代表,比如私家车主没有一位。更滑稽的是,一边是全体代表举双手赞同征收“路桥通行费”;另一方面,所有代表又要求对自己单位或系统的车辆给予减免。既然那么合理的收费,为何所有代表却要搭车“免征”。像这样的价格听证会,代表了谁的利益(7月12日《工人日报》《兰州召开听证会讨论开征路桥通行费遭质疑》)?
    回过头来再看看牛肉面限价,兰州市物价局真的是为民生考虑吗?如果是那样,诸如“道路通行费”价格制定,有多少能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正如“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集团)”评论所言:“物价局通知要去参加牛肉面的评级……因为他只是带着那300块钱去物价局,不需要带着本店的牛肉面或者做牛肉面的原材料,物价部门也没有派人到他们店里进行监测。如果兰州方面不对牛肉面进行干预,牛肉面经营者哪里需要交这300元钱呢?但是,它最终是由谁承担呢?当然是消费者――《兰州牛肉面让国家发改委为难》。
  2007年7月13日
  笔者分别转载以下文章
  调查该在“限价令”之前
  
  --------------------------------------------------------------------------------
  作者:马国权 稿件来源:
  
   虽然说牛大碗的这个限价令出台得有点突然,但兰州市物价局并没有“一意孤行”,而是就此专门召开了相关部门、专家学者、经营者和消费者代表组成的座谈会,广泛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并在参照有关部门调查的我市普通牛肉面加工成本费用的基础上,决定限价令仍将继续(详见今日本报报道)。一个备受争议的“限价令”,至此没有了悬念。其实,如果这些调查研究工作能做在出台“限价令”之前,可能争议就没有现在这么大了。
   在这件事中,国家发改委认为,政府部门用行政手段去干预本应当由市场调节商品价格的做法,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还有专家认为“这是典型的向计划经济的回归。”但兰州市物价局认为,市场调节也是有局限性的,虽然牛肉面价格属于市场调节价格,但市场调节价格并不是随心所欲的,物价部门对市场调节价格应是放得开、管得住、管得好。
   国家有关部门和地方职能部门以及专家学者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还有这么多的分歧,让人奇怪。要是普通老百姓,认识不清倒情有可原,也没什么危害,但政府部门也没有搞懂,该管的没管,而不该管的管得太多,那么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何日才能“完善”,大家又该为此多付多少“学费”呢?
  
          兰州召开听证会讨论开征路桥通行费遭质疑
  
  ( 2007-07-12 08:45:51) 稿件来源:工人日报
  
  
   7月10日,兰州市政府法制办就《兰州贷款建设路桥车辆通行费征收管理办法》(讨论稿),召集交警、财政、建委等部门及法学专家就该办法所涉及的管理、执行等问题进行论证。参加此次讨论会的兰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光华在次日对记者说:“从讨论会的阵营来看,真正缴费人的声音没有传递进来,这是一个遗憾!”
   兰州将征收路桥车辆通行费一事,其收费的合法性问题曾引起市民质疑。由于这项收费项目涉及面广、社会反响大,为确保路桥车辆通行费依法顺利开征,兰州市政府法制办7月10日主持召开了论证会。
   拟订中的收费办法规定了众多免征范围,其中包括悬挂军队、武警专用号牌的车辆;法院、检察院、公安、国家安全、司法行政机关悬挂“警”字号牌的车辆;设有固定装置的消防车、医院救护车;农用车、市区出租车等等。当天参加了论证会的公安、交警、城建、审计、财政等部门的代表纷纷表示:同意征收并积极配合,但同时,交警、城建、公交和来自行政机关的代表也同时提出了本部门、本单位减免缴纳的理由。
   刘光华对记者说:“行政单位、执法机关家家表示配合征收,家家要求搭车减免,最终缴费的就剩下普通老百姓和进出兰州的外地车辆,但他们却无缘参加论证会。”他说,开征路桥车辆通行费不应该只站在收费人的角度,因为它涉及到很多市民、企业利益,因此要站在缴费人的立场上看待此次立法,但遗憾的是,从讨论会的阵营来看,普通缴费人的声音没有传递进来。
   收费的合法性问题在此次论证会上再次受到质疑,甘肃省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朱自清提出:省以下行政区划无权设定收费项目,目前由省政府同意的兰州市路桥收费站车辆通行费标准执行期为1年,他建议,要立法就要报请兰州市人大,再上报省人大批准。刘光华说:“以前其他省市因制定法规时没有考虑到老百姓利益而造成百姓不满的事件屡有发生,老百姓的利益应是本次立法的最重要的考虑因素。”
   兰州市有关部门曾表示:年内必须开征。但据记者了解,截至目前,该讨论稿的全文还没有对社会公布。 (记者康劲)
  
                 兰州牛肉面让国家发改委为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eventeen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