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五首)

  字纸帖
  敬惜字纸。
  之中

  残片、发黄的书页
  在我的眼前飞翔。
  而一幅又一幅青袍老者的剪影

  犹记得幼时的先生,负手立于身后
  毛边纸上稚嫩的笔画
  是我尚未长成的骨骼
  但我只是敬惜
  被肆意奸淫,气如游丝的字纸
  见过搭建庙宇的字纸

  夜深人静时
  火焰,最后的洗浴
  像是

  牛奶
  素食者将一杯牛奶视作自然。
  与污糟的颜料,毫无关联
  只是最近,我才将牛奶
  纳入早餐的食谱
  垂吊着的巨大乳房下面的碧绿草原
  牛奶的位置

  重新解析我的构造。
  流出来的液体是白色的椰汁
  呼出的气息如妖精嘴里喷出的白雾
  迎接路人抛出的白眼
  这让我怀疑产奶的牛是否转了基因
  那些黑,跑哪去了?
  整个下午,我都没有时间想这个问题。
  我手臂肌腱爆出的气力
  并与沿弧圈轨迹运行的白色乒乓
  融为一体

  剥、斩、剔、割,一切

  长者般仰着面

  她全神贯注,没有在意
  双颊,有桃花的颜色
  清晨的风,刮得很凶。
  我看到浑圆的手臂探入内脏
  如同

  低吼
  空间是无用的。
  数学般精确的铁条切割成一块一块

  在阳台上与洗衣机对望一眼――
  它是

  崭新的旧
  我看不清昨天的面目
  人们常说浪费了好时光
  一本没有机会开封的书
  许许多多的昨天
  书橱中一本又一本崭新的旧书
  像深宫里未经人事的宫女等候临幸
  我很想惭愧自己的懈怠之心
  这个世界需要一些空置
  以作为某个精彩事件的参照物
  无论男女
  但你不能责怪上帝
  大多数是掠过我们耳旁的凉风
  也是崭新的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fteen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