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喝的!!!

  喝牛奶的肯定没有送牛奶的来得健康!
  争讼不已话牛奶 近年来,饮食营养领域也许没有比牛奶更争论不休的了!赞成者认为:牛奶中除含有丰富的优质蛋白质和维生素外,含钙量较高,且进食后钙的利用率也高,是天然钙质的极好来源。我国居民膳食提供的钙普遍不足,我国各地婴幼儿患佝偻病的也较多,这和膳食钙不足可能有一定联系。故极力主张多吃牛奶,认为给儿童、青少年补钙可以提高其骨密度;从而使其发生骨质疏松的年龄延后;给老年人补钙能减缓其骨质丢失速度,降低骨折的发生率。因此,强调应大力发展奶类的生产和消费。国人排斥牛奶是无知的。还不时有人引用美国人每天平均牛奶摄入量为参照,得出结论:与美国相比较,国人的水平差远矣!故呼吁:国人们,赶快向美国看齐,努力喝牛奶吧!
  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 推崇者往往喜欢举冲绳的例子,冲绳的例子被简单概括为“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我们先来看看实际情况:
  很显然,时代不同了,营养要求也不一样。在20―30年前的中国,这个口号绝对是正确的。今天就不然了。笔者于上世纪60年代初患营养不良性肝炎,政府给予的营养品是 500克葡萄糖。那时候,葡萄糖可是宝贝啊,凭票供应的!可今天,谁再愿意吃葡萄糖?打死都不会吧!
  这就出现了一个悖论:在中国,有消费能力的人(城市里的、能够买牛奶的),大都已经不需要太多牛奶了!真正需要牛奶的,是那些老少边穷地区的人,是那些山区或农村的孩子们,但他们没有消费能力。因此,我们吁请:善良的牛奶商们,如果你们真的关心中国人的素质,建议多向老少边穷地区公益性地奉送牛奶!政府既然有心也有钱,不妨拿出一小部分,资助牛奶商做善事,相信举国皆会热烈欢迎。因为这才是利国利民、积德积福的大好事!
  美国不足仿 牛奶的推荐者们总是好拿美国为例。对此,要大声疾呼:不要动不动以美国为例。其实,健康专家都知道,美国在健康领域开支最大,综合收益最差,因为全部商业化了。美国用国民生产总值的17.9%,维持约2.6亿人口(还有4000多万美国人没有享受医疗保险)的医疗开支,其期望寿命只是排在全球第37―38位。与上海相比,还落在后面,更是居发达国家之末。美国的牛奶人均消费量的确很高,但结果呢?美国人中,肥胖占了多少?心脑血管疾病、代谢性疾病又占了多少?!至少,30%―40%的美国人属于严重肥胖,30%属于超重,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健康正常。美国的事例,不正应该反过来看吗?
  瑞典卡洛林斯卡研究所完成的一项研究表明:大量饮用牛奶会增加妇女卵巢癌的发病率。该国科学家对61084名年龄在38岁至76岁的妇女跟踪了13年之久,其中,有266名妇女被诊断出患上了卵巢癌,125名尚未最后确诊。每天饮用4次以上奶制品的妇女,卵巢癌的发病率比每天喝2杯牛奶的妇女高出一倍。
  另外,根据一项早期(80年代)堪称经典的研究:加拿大科学家肯卡罗尔教授的大样本研究结果证明:动物脂肪摄入量与当地乳腺癌发病及死亡率呈高度正相关;而与植物脂肪摄入量没有关系,牛奶等通常富含动物脂肪(尽管有脱脂奶粉)等,因此被指为是真正的致癌元凶。
  几年前,关于婴幼儿食用奶粉后出现乳腺异常增生问题,一度炒得沸沸扬扬,武汉、江西及山东的多名女婴都才几个月大,喝了一种奶粉后,明显发生性早熟症状,乳腺变硬有结节,其次雌激素水平异常,四个月龄大的女婴雌激素水平达到成年女性的雌激素水平。尽管生产这个奶粉的厂商(某国际公司)发表申明,称:自己的产品绝不添加任何激素类违规成分,卫生部也一再说明这个关系不能明确!但是这仍使我们重视,需引起思考。
  质疑牛奶可补钙 《北京科技日报》2008年有专文讨论了牛奶补钙问题,也提出质疑意见:例如,一项为期12年、涉及78000名妇女的哈佛大学的健康研究表明,大量饮用牛奶的妇女比那些只是少量饮用或者不饮用牛奶的妇女,骨折的比例高两倍。
  骨质疏松症发病率最高的正是那些牛奶和奶制品消费高的国家。如美国、瑞典、芬兰等。北欧的爱斯基摩人平均每天吸收250-400克动物蛋白,从鱼骨中吸收的钙质有2200毫克,却是世界上骨质疏松症发病率最高的民族。饮食中乳制品很少的亚洲国家,骨折发生率最低。平均钙摄入量只有300毫克的新加坡,骨折率只有美国的1/9。因此大量饮用牛奶可能并不能增强骨质,还可适得其反。
  另外,游牧民族都不直接喝牛奶,而是花费巨大的人工和时间通过发酵把牛奶加工成各种制成品后才吃。比如奶酪、酥油、奶豆腐、酸奶等等。历史上的畜牧民族都很少直接饮用牛奶,这也许能说明一些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