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炖的鳕鱼

  中午刚刚在公司睡醒,爸就打来电话,"鳕鱼给你们炖好了,我还买了一瓶香油,买了一斤羊杂放在冰箱里"
  长大后,我和爸的交流基本上都是这么简单。有时候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想和他多聊几句,话题也很快就聊完,
  为了不陷入尴聊,两人只好埋头吃饭。
  说实话,我吃不习惯鳕鱼的味道,但是我不忍心对他说下次别买了,不忍心打消他的积极性。

  自从爸开始在市里上班后,他开始变得喜欢逛街,我想一来是打发时间,二来是扫扫便宜货,然后拿回家,对着我
  妈骄傲地说,看这东西多少多少钱,比县里还便宜。

  这次爸炖的鳕鱼,可能是为了压鱼腥味,放了不少调味料,可是他儿子吃起来,仍然是难以下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eventeen − t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