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不应该是这世上最温暖最甜美的称呼吗?

  也不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对的?我一直觉得爸爸妈妈,应该是这世上最温暖最甜美最窝心的存在,有他们,你不论在何种境地都有家,有最大的依靠,足以抵抗这个世界的风雨飘摇。
  我对自己的出生和性别一直怀着深深的自卑和歉意,因为我是一个女孩。不是父母心心念念期盼至极的男孩。多年以后,我才体会到我的出生,给父母带来了多大的失落和绝望。我是出生在一个县级市的80后,那时候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了,出于怕丢掉工作的恐惧,父母不敢再生了。但是他们用他们的方式来了却自己的心愿。在我记事起,他们就每天托人在各个医院、诊所看有谁家有要遗弃的孩子。那年我7岁,他们终于花了一笔对我们家庭来说还不小的钱,从一个40多岁的农妇手中买了一个男孩。从此,他们终于有了儿子。
  对家,对父母,我第一次有了全新的感受。原来,我不像别的小朋友,可以无忧无虑的在家里生活、成长。突然,我变得很没有安全感,看着本应属于我的怀抱,现在属于一个陌生的婴儿,本应属于我的父爱母爱,突然走了一大半,只是因为他是男孩。看着父母终于得尝心愿的开心笑脸,无暇顾及我的日日夜夜,我战战兢兢在角落里,看着他们,好怕会被赶出家里的恐惧、失宠的绝望占据了我的心灵。这个时候,总会有管事的邻居出现,他们“好心”的告诫我:因为你是个不值钱的女孩,所以你的父母好不容易有个买了个儿子,不会要你了。因为年龄还小,也没有人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觉得我需要心理疏导,所以,在7岁开始,小小年纪,我居然过上了以泪洗面的日子。因为白天不敢表露,晚上睡觉的时候,看着周围黑黑的一切,听着父母在隔壁带儿子的兴奋,泪水拼命滑落,还不敢哭出声音,每天早上起来,枕巾都是湿的。
  在学校的世界,因为努力勤奋我如鱼得水,老师关爱,同学友爱,从小到大的班长经历,让我多少有了一些自信,有了让父母多看我一眼的资本。在学校回到家里,就像每天穿插于两个世界。学校很开心,老师同学都觉得父母应该以我为荣,在家应该像个小公主一样受宠。在家里,我很压抑,因为父母对弟弟的溺爱,因为他的到来改变了我的世界。家族的亲戚看到被随意对待的我,看到他们对弟弟的宠溺,都苦口婆心劝父母:要看到我的存在,要同样照顾好我的生活。而不是头发长了也不梳,洗澡换衣服也没人管。对弟弟的无边溺爱,周边的邻居和亲戚都笑称弟弟是他们的“祖宗”,所以他有了这个响亮的外号。
  可能是要树立儿子的家里的绝对权威地位,父母总是告诫我不能欺负他,有什么好的都要给弟弟。其实幼小的我,是不敢惹他,因为家里的氛围,他是父母的祖宗。所以我尽量做好自己,躲在自己的角落想要快快长大。在他3、4岁的有一天,在外面跟邻居家的小子一起玩的时候,可能是抢玩具没有如愿,就哭着回来了,当时我在写作业,妈妈听到他的哭声,就像一阵风一样冲过来,问他为什么哭?当时他看着旁边的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指着我,说我打了他。当下我就崩溃了,赶忙解释说我放学后一直在写作业,根本就没有打过他。我最怕被冤枉,而且是他们的宝贝儿子指责,我又生气又委屈,慌乱解释着,妈妈突然指着我,用打雷一样的声音骂道“你这个婊子,你不要欺负他,在我们家你再欺负他,我就打死你!”瞬间我征住了,后面的骂声也都听不到了。“婊子”那两个字一直在脑袋里回旋,虽然我只有10岁,不太懂那两个字的意思,但是我隐隐约约知道那是骂人的话,是骂女人的恶毒字眼,但绝对不该是妈妈骂女儿教女儿的话。泪眼朦胧中,我离开了房间,心痛。第一次哭到心痛。很久很久我都没有跟她讲话,好像真的明白了,她没有一般妈妈爱女儿那样爱我,直到很久之后,外婆来我家劝我,说她是妈妈,我要尊重她,要跟她说话。在外婆的怀里,所有积下的泪水倾盆而出,我问为什么我的家跟别人家不一样?为什么我一定要有弟弟?为什么他冤枉我的时候,妈妈会不问缘由就用这样的字眼来骂我?现在我已记不清当时外婆的回答,应该是没有我想要的答案,只记得当下外婆的怀抱好暖,我印象中,竟没有在妈妈怀里的感受。原来,母爱父爱的缺位,是我心里的最大的遗憾和痛苦。我凭借一己之力,好像不能改变什么。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拥有别人轻轻松松就可以享受的妈妈的怀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6 − n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