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背影

那一年春天,我通过一位朋友的引荐,来到省城一家电脑售后服务公司工作。当时,老家还没有安装电话,平对与父母联系只能靠写信。在中秋节前夕,我写信告诉父母要赶回家过节。结果,公司却安排我和另外几名同事加班,回家的计划只能泡汤了。将近半年没有回家,母亲有些不安,多次催促父亲到省城探望我。经不住母亲的唠叨,父亲便写信告诉我,他准备来省城一趟。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父亲了,我也非常想念他,另外可以趁这个机会陪父亲在省城一些景点转一转。于是,我就回信将所在公司地址和电话告诉了父亲,让他下车之后给我打电话,我到车站接他。
  
  
  父亲顿时傻了眼,因为包里除了500块钱路费和换洗的衣物之外,还有一本记着我所在公司的地址和电话的簿子。父亲捶胸顿足一阵之后,便沿着一条大街朝前走。他一边走,一边打听身边的路人:“你们认不认识矫友田?他在一家叫什么电脑的厂子里工作……”
  
  
  父亲在一家超市门口的椅子上将就了一宿。第二天,父亲便继续找我。已经连续几顿没有吃东西,父亲每走一步都能听到不争气的肚子在“咕噜、咕噜”地叫着。此时,从街旁酒店里飘出的莱香,钻入父亲的鼻孔里,浑身便爬满了馋虫,愈加饥饿难耐。父亲咂巴咂巴干裂的嘴唇,咽下几口唾液;又勒了勒裤带,骂了一句:“这个混小子,可把俺给害惨了……”
  
  
  孰料,那个中年男子跟父亲竟然是老乡,他也是在去年才来到这座城市打工的。那个中年男子热情地将父亲带进旁边一家饭店吃饭,并应承帮助父亲找我。父亲感激万分。
  
  
  父亲将盘里剩下的几个小馒头偷偷掖进衣兜里,然后等那位老乡回来。可是一直等了一个小时,那位老乡也没有回来。父亲抹了抹嘴巴,起身往外走。他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然而,父亲刚走出几步,便被两个服务员拦住了。
  
  
  这时候,饭店老板走过来,勉强地笑道:“你俩刚才吃饭花销是180元,刚才你请的那个同伴还从前台要了两盒烟,共计256元――”
  
  
  饭店老板顿时火冒三丈,大声骂起来:“你这吃白食的老骨头,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老板追问我的联系方式。可是,父亲对我的住址和电话一点都没有印象。如果能记得,他也就不会落到这般光景了。
  
  
  有些行人看不过去,便拔打了110,同时赶来的还有两名报社记者。他们质问饭店老板为何这样对人。
  
  
  记者举起相机给父亲拍照,父亲赶紧摇头说:“别,你们从身后拍――”
  
  
  而那天下午,我正在为父亲的迟到担心。当我心烦意乱地翻看当日晚报的时候,蓦然看到了那一张图片,我发现那个老人的背影像极了父亲。我顾不得多想,匆匆赶到报社。果然是父亲。
  
  
  我眼睛里涩涩的,说:“你上次来信告诉我动身的时间,两天前就应该到了,我一直担心你会出什么意外。今天从报纸上看到这张相片,那熟悉的背影,让我感觉到上面的人就是你。你为什么不让记者把我的名字一起登出来呢?”
  
  
  我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把那份报纸再一次打开。此时,我只想大声质问那些人:“你们为什么不看一看这双手?这是一双吃白食的手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