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他的小白菜

  小白菜,在长江以南都是这么叫,在北方都是叫油菜,叶青梗白很普通的一道家常菜.
  以前不觉得它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自我到了北方以后,忽然觉得它显得金贵了.不知道怎么的,我几天不吃就特别想吃,常常在家里或者和同事在饭店里,我总要点油菜,他们奇怪的问,你们南方不是总吃吗,怎么吃不够啊,我说是啊,我吃了三十多年了,天天吃,顿顿吃,就是吃不够啊.吃长了觉得北方的油菜没有南方的油菜好吃,总是吃不出家里白菜那个味.
  地里的白菜依然青白挺拔的,而父亲已经垂了腰,白菜的味道还是那样的香,父亲说他吃不出什么味了,是啊,种了一辈子,吃了一辈子白菜永远不会变啊,就像父母对自己的孩子永远不变的那颗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7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