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芒果

  夏日炎热,胃口恹闷,只想吃些清淡的东西,于是水果成了最爱。
  其中芒果更是每日不可少,几乎一日啖几个。妈妈最大的兴趣就是逛超市和菜市,一见到有着价的东西就狠狠地买,结果我是最大受益者。前些日子有家新店开张,她一口气买N多斤台农芒回来,吃得我见牙不见眼,那浓浓的芒果味,绕梁三日香。不禁想起蔡澜写他去台湾,路过见有小贩卖新鲜热辣的芒果,食指大动,买了两大筐,铺张报纸就甩开膀子拼命啃,痛快淋漓啃了好几小时才把芒果干掉,结果连汗也流成黄色了,事后忆起仍滋味无穷。而我,也是边吃边乐,虽然没他老人家那么豪气冲天,但在家人眼里,还是贪吃不要命,一再勒令不许多吃。事关南方天气潮热,这芒果是湿热带毒,对身体无益。可佳果当前,何人能抵挡?
  芒果是热带水果,在南方很常见,在旧时乡下,几乎家家户户都栽有芒果树。现在念及却忘了芒果花长得何模样,只记得它还是生涩的青果头时我们这群哗鬼已迫不及待地巴在树下,胆大的就爬树,胆小的就只能苦求讨一杯羹。有的索性用石头或鞋去打,这种行为是我们最不耻的,必起哄斥之,直到他灰溜溜捡鞋抱头鼠窜。说也奇怪,那时不懂何为恐高症,再高的芒果树也敢去爬,虽然回来让妈妈请吃藤条饨猪肉,还是乐此不疲,青芒果用醋糖水渍一天,又酸又香,那独特的芒香味,从牙缝深深渗出来,难以忘怀。黎明与郑秀文拍过一出爱情喜剧片《爱你爱到杀死你》,里面有个镜头最得我心,就是郑秀文饰演的偶像红歌星童心大发,拉住黎明爬到路边芒果树上偷芒果,回来还当如珠如宝藏起来,那份童趣,让我回味不已。如今生活中已很少见到有这种青芒卖,我们吃的,全是人为的成熟,缺了那份野味。乡下的果树,也随城镇扩展砍伐全不见了,至今我再无见过芒果树的踪影。只隐约记得,在某一本书上看到,作者去乡郊寻友人,问他家在何处?友人说门口有一棵最大最美结了满枝红芒果的即是。他去到目的地却大为晕浪,家家户户门口都有结满红芒的树,哪棵为最大最美?看来我这青芒也不外如此,不由一笑。
  广东人爱吃甜品,水果煲糖水最为清香,其中芒果更为佼佼者。无论清润可口的杨枝甘露,或夏日清凉爽滑的凉粉或西米露,加上芒果,身价更为不同。若用芒果入馔,也是美妙无比,再粗俗不堪的肉类,配上它,自是别有风情。但也讲究厨者手艺,若无一份耐性和细致,只会破坏美果的韵味,至今我都不敢轻易去试用它作肴。只能去在香港的糖朝食店,方能大快朵颐,一气吃个够。所以众女友很是不喜与我去玩,她们去港澳,只为奔穿,我去,只为奔吃。还有,那里的芒果布丁,芒果蛋糕,一切有关芒果美食,都让我馋涎三千丈,不可收拾,牵牵念念。
  唯有好友小莲,最懂我心意,昨日穿越大半城市只是送两包马来西亚的芒果干过来,笑称不给两包我,怎对得住我这个芒果痴?
  因此有芒果爱生活,爱生活爱芒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2 − n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