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请我——吃云南过桥米线

  
   传说中的云南过桥米线,我今天第一次吃到。不要笑我是火星人,我只不过属于地球人中反射弧比较长的那一种。
   我要说的,是我一下子喜欢上这种食物,喜欢到可以容忍因为路途遥远而带来的疲惫。“美味情缘”里说,食物可以传递情感。有时候,喜欢上一个人,不过像是喜欢上某种食物。酸甜苦辣,一些莫名的味道组合起来,说不清楚,只是你心里明白,你喜欢这种味道,它让你觉得温暖,幸福,你需要它。
   身边有很多朋友向我提起过桥米线,可是那个时候,我对食物提不起丝毫兴致。今天午睡醒来,腹中空空的我,突然想起这种看起来很温暖的食物。在这个雷雨不断的清凉夏日的傍晚,我从一个厚厚的白色瓷碗里,捞起雪白的米线,舀上几勺温热的汤。米线香滑爽口,带着一点醇厚的汤的香味。我对桌子对面的雪雪微笑,谨代表我的胃,对她的陪同表示亲切的感谢:)
   过桥米线……对着这个名字,脑子里隐隐约约有一些文字的印象,ms关乎一个故事,大概在N年以前的一本杂志上看过。接下来,要感谢百度搜索,感谢GOOGLE搜索,感谢断断续续却顽强不息的校园网络……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搜到了酱紫一个故事:
   过桥米线最初起源于滇南的蒙自县城。相传在城外有一个南湖(现在犹存),湖水清澈如碧,湖畔垂柳成行。湖心有个小岛,岛上不仅有亭台楼阁,而且翠竹成林,古木参天,景色优美,空气清新宜人,是附近学子们攻读诗书的好地方。有个书生到湖心的小岛去读书备考,但因为埋头用功,常常忘记吃妻子送去的饭菜,等到吃的时候往往又凉了。由于进食不规律,天长日久,身体日见消瘦,贤妻十分心疼。有一次,妻子杀了一只肥母鸡,用沙锅熬好后送去,并使用当地人喜欢吃的米线和其他作料放入,不但味道很鲜美,而且很长时间仍然温热。书生很喜欢吃,贤惠的妻子就常常照此做好送去。后来,书生金榜题名,但他念念不忘妻子的盛情,戏说是吃了妻子送的鸡汤米线才考中的。
   因为他妻子送米线到岛上要经过一段曲径小桥,书生便把这种做法的米线叫做“过桥米线”,此事一时传为美谈。人们纷纷仿照书生妻子的方法做米线,过桥米线从此流传开来。经过后人的加工改进,过桥米线越做越好,越传越远。
   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道德故事――勤奋的秀才与贤惠的妻子。在那个久远的时代,人们很少提及爱情,然而温情却不绝如缕。就像这过桥米线,外层的油只是温热,下面却是100℃的鸡汤。我在这个夏日雷声轰鸣的傍晚,对着一大碗米线,体味着一种温情。突然觉得,幸福原本是这样简单。
   想起一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词:爱我,就请我吃哈根达斯。奢侈的生活方式,理所当然的物质满足。他们说,这叫时尚。时尚,它每天都在翻着跟头前进,自称年轻的男女以跳跃百米跨栏的速度跟进。还会有谁,愿意等他质朴的妻,穿越了曲径小桥,送来这样一碗不起眼的米线?就像是这不可预料的天气,生活层出不穷,瞬息万变,或许什么都可以被取代,或许什么都能够无所谓。然而,快感永远不等于幸福感。有一刻,突然发现幸福可以很多很多。可是在我发现它们的时候,却是正在远离的时候。就像南滨路海棠晓月东门那里的过桥米线,它一直待在不远的地方,我却在离别的七月才将它发现。
   渐渐觉得,懂得美食的人,必定也是懂得生活,热爱生活的人。在简单的一日三餐里寻找快乐。当你对着一碗米线微笑的时候,或许正是你嗅到幸福的时候。生活,在你决定去享受的时候,它便是一场值得享受的盛宴;在你决定放弃的时候,它即便再怎样优越,也会从此一文不名。
   用一颗宽容的心,去体会细微的爱。也许有一些遗憾,就像是看着幸福从手心溜走。有时候,你觉得无能为力。不要怨恨生活欺骗了你,也许它只是,一不小心睡了场慵懒的午觉。如果那座桥还在,走过去,紧紧拥着幸福入怀,不再放手。如果它已经悄然远去,那么就当是错过一家过桥米线,感谢它,曾经带给我,最真实的温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fteen − fou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