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海洋

爱情的海洋
  绿油油的草在春风荡漾的季节,白茫茫的梨花在春意盎然的日子,谱写着五彩缤纷的歌。
   曲平爱的流浪云朵,被遗弃的浪朵。
   她的歌声很甜美。今天却很凄美。
   默默地,她轻轻地走下露台,一步一步地走,渐渐地消失在远方,不属于她们的远方。
  
   曲平倚靠在红锈的门边,痴痴地望着伊馨单薄的背影,心里有些苦涩。他缓缓地走进伊馨。在她的身边走下,转动桌上的圆珠笔。
   “咱……咱们真得得分开吗?难道就……就不能不分开吗?”曲平艰难地开口,哽咽地说道。
   “怎么可能,昨天的我们不是还好好的,一起欢歌笑语地穿行在大街小巷!!为什么啊??”曲平有些激动地说,眼旁伴有两行泪滑落。
  教室后面的大钟,一直嘀哒嘀哒地走,不停不弃,不留一点的痕迹。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回到教室。欢声笑语,劲歌沸腾,却惊不起他们俩脸上的波澜。同学们都知道伊馨和曲平的关系,自从高一进校门的那一天起。
  曲平的新瞬间“啪”的一声,脆脆地在流血,止不住地流,具成小溪,会成江海。曲平的心痛痛地,嘴唇似动非动,说不出半句话来!!
  听到这,曲平把对着哈哈的头“嗖”的一声转向雪白的墙壁。他捂捂嘴,有点想吐感觉,而又没表现出来给哈哈看到。
  ACT.2
  说来也怪,哈哈却从未理睬过那些情书,连瞟一眼也不瞟地把他们扔进了垃圾桶,毫不留恋。
  有一次,曲平偷偷地拆开其中的一封,“哈哈君:(搞得像个日本人,可惜她不知道,哈哈最讨厌的就是日本人)展信快乐。那天,我在繁华的十字街口遇到你,我的心跳个不停(好象没见到哈哈,她的心不跳似的),我想我…………我是喜欢上你了。也许你并不知道我叫什么,长得什么样子,家里有没有富有,可这些都不重要。如果你也对我…………明天中午到校园的足球场的正中央,我会穿着黑色的皮鞋,黑色的短裙,还有黑色的T-shirt.我会等你的,直到你的出现!”
  “呵呵”地小笑几声后,曲平因为上午上课去见了周公,而又被班主任”反光镜”请去了办公室”喝口水”去,:昨晚干什么去啦?上午上课无精打采的”反光镜气呼呼地说到!
  “是不是去上网了??在网吧?曲平同学,在过五天就是期中考试了,你在想什么呢??这次的政治和历史,可都是有学分的,你给我努力点,可别给我挂红灯回家,丢人!!”
  反光镜立刻,赶到了自己班级里,用“狮子吼”吼出了嚼着口香糖的,反着《三国演义》的哈哈。哈哈眼看着曲平被反光镜叫出去“喝口水”,自然也明白,她此行的目的。哈哈轻轻地合上书本,跟着反光镜走到长长的走廊的转角处,停下。
  “他,他啊。昨晚一直在被背历史的知识啊!干什么啊?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迷迷忽忽地听到他还在念书啊,害得我也怎么睡好。上课也差点见周公去了”哈哈平淡地回答。
  待反光镜回到办公室,曲平早已经不见了。反光镜先是生气地拍了一下桌子,怪他没有等她回来就走开,但又回过头来想了想,孩子也不容易,那么认真地读书,他早点回去睡一下也是应该的。
  曲平,冷冷地苦笑着,走想教室去了。
  
  晚自习结束后,曲平精神抖擞得像条龙,而想想课上的他却是条虫。回到宿舍后,曲平迅速地洗梳,便躺在木版上,静静地翻看着安妮宝贝的书。
  躺在上铺的曲平好似没听到他的话,接过他的可乐,拉开,喝了起来,一饮而劲,畅快地打过咯后,又翻起了书。
  去年夏天,那时的伊馨还留着短发,清爽而又秀丽,纯白的那一种美丽!
  曲平不怎么喜欢拍照。平日里,无论哈哈怎样死缠烂打念着他,他都不肯和哈哈去。
  曲平望着屏幕里的自己与她,也笑了,嘴角露出一道洁白的牙齿
  曲平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黑色的夜,然后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床头。他试着等,等她的电话,来临。
  同寝室的同学早已安然入睡,而曲平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ACT.4
  伊馨抬头望着无月的,黯蓝的天空,红肿的眼,看上去是那么的憔悴。
  伊馨的乌黑长发随风扬起,舞动着,却又像是在抽泣。
  而今天的他就是这样。伊馨太了解他了。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她都懂。她难过着,孤单一个人向寝室走去。路旁的树影婆莎,稀稀疏疏,簌簌作响。她加快了脚步,轻飘飘地走开,只留下惆怅的背影。
  可当她闭上眼睛,眼睛却一阵酸痛。从黑暗中走出微笑着的曲平,越来越靠近她,越来越近,简单的微笑,飘柔的短发,熟悉的体香,让伊馨窒息。
  伊馨真得累了,开始睁不起厚重的眼皮,厚重的眼皮…………
  ACT.5
  “哥们,时间滴哒地走,年华似水地流。你要学着放弃与忘记。断了线的风筝随风飞走,别再难过了,要记着,黄鹤楼上遥望而归的是我们的友情。呵呵!!我已经帮你请了半天的假期。好好休息吧!!!哈哈”
  曲平便悄悄得跑出了男生宿舍,偷偷地进入了天文台――学校最高点以及曲平和伊馨常常来的地方。
  眼前,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站在屋顶边缘的伊馨也大吃了一惊,“啊……?!”
   “…………”伊馨低着头,长长的乌黑的头发顺势垂下,随风散动。
  “……我……你还好吧?”伊馨偷偷看了曲平一眼,零乱的头发,无神的眼睛,干燥的嘴唇,憔悴的神情,心里有点痛。
  “那就好!”伊馨轻轻地向天空说道,故意让曲平听不到。曲平却还陶醉在“你还好吗?”的甜蜜中。
  欲哭无泪的眼睛,无力无神,无助地四处寻找着什么…………
  
  曲平在食堂吃完饭,便匆匆往教室走去。恰好在鹅软石的小道上,与反光镜狭路相逢。
  “呃…………好多了,谢谢老师的关心”
  “哦,我知道了。老师,如果每别的事,我先回教室,为下午的课做一下准备。”
  “老师,再见。”
  
  曲平坐到靠窗的位子,从课桌下掏出了一支黑色水笔和一叠白纸。水笔在曲平的指间转动着,他准备写一首诗,忧伤的诗给伊馨。从初中开始,曲平就很擅长写诗,席慕容一直是他的偶像。
  回忆
   望见了泛着一道道涟漪的淡水中,
   不知为何如此的憔悴?
   河畔,落木萧萧而下。
   在最后的花朵飘散的瞬间。
   所以,我躺在黑暗角落里,
   试图用微弱的光,
   为此,我常常坐在窗边,
  
   一滴过树叶截成两半的雨。
   一道被阳光射穿的虹。
   两行清风也携不去的泪。
   地下室,疲倦单车昏昏睡去。
  
  下午的第一节课是语文,同学们都昏昏欲睡,只有曲平睁大了眼睛,盯着伊馨。他们的座位不过隔着四张桌子,伊馨冷冷的表情总让曲平感到他们之间隔着一片海,彼此的心是那么的遥远。
  
  晚上9点30,伊馨的那个头像亮了,曲平兴奋激动着。
  飘叶鸣语:“不过什么啊?”
  飘叶鸣语:“哦!我知道,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提出要分手?”
   飘叶鸣语:“…………”
  飘叶鸣语:“所以年还是爱我的?”
  飘叶鸣语:“你现在出来好吗?我有好多话和你说。去咱们老去的地方,不见不散。”
  曲平将它影身后,穿了套白色的NIKE运动服,便匆匆地出门了.
  广场上,灯光闪烁,喷池的水,缤纷绚丽.
  "别离开我好吗?"曲平一把抱住伊馨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9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