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世界

  带着自责和忏悔,第一次在天涯发帖,以前情感问题总能在这里得到释怀,我也想带着悔恨,在这个看似陌生的地方找一些自己以为的赎罪。
  首先的开场白是我出轨了。
  要用很长的一段故事作铺垫,事情叙述可能会有些乱,希望看官多多包含。
  我跟现在的老婆是高中时代认识,那时的我们遭受的是难以理解和唏嘘。因为老婆高中的时候成绩优异属于《那些年》中的女猪脚,很多男生暗恋。而我是个不知天高地厚不学习的耍娃,甚至贪耍得当时都不知道老婆是我的同班同学,一次调座位我坐在她后面,说实话当时情窦还没有打开。一次偶然的机会,老婆开玩笑说有点喜欢我。能理解那个时候的男生只要球打得好会有女生喜欢、长得好看会有女生喜欢,而我是个长相平平爱逃课、打架的男生。打得在学校小有名气。爸妈经常给班主任送礼,所以一直保住没被开除。站了无数次教导处,也最后算是善始善终的念完了高中。扯远了。当时老婆开玩笑说喜欢我的时候放佛她是给了我情感三颗痣的人。我开始勤洗头、勤换衣服。对于女生来说那就是爱打扮吧。我也开始不逃课,天天在教室里坐着为了多看她一眼。我开始疯狂的追她,最后排除万难终于修成正果。直到现在我觉得是她改变了我的人生和理想。那年我们高中二年纪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视野的局限性导致当时理想就是如果某天被学校开除后,就在小县城做做生意。然而是她让我觉得理想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临近毕业,我还是恍惚度日,总享受每天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因为我可以天天能到她。直到填高考志愿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要各奔东西,我开始慌了。因为我也想跟她走。去她读的大学,去她要去的城市。因为身边的狐朋狗友大多被劝退学或是提前放弃高考离开了学校。有种莫名的孤独感。开始惆怅自己的未来。我开始努力的学习,发现时间已经来不及。有部电影忘了名字,剧情宗旨就是说人的一念之间决定了他的命运归属。最后我心存侥幸,觉得我再努力多一点她读她的重点958,我读我的九流专科。但那一年,我连专科线都没考上。家人都不觉得这个成绩诧异。父亲甚至压根没准备好我要去读大学。老婆考得也不理想,但还是考上了W市的一所好学校的临床医学。最后收拾东西临走的时候,我突然回家给爸妈说我要复习一年我也要读大学,全家人都觉得我是又要浪费时间,不如花点钱给我找个工作。在送走老婆后,我突然在家决定要考大学,我要去她到过的每一个地方。复习这一年老婆也没有像俗套的故事情节那样放弃我,而是经常给我写信给我打电话给我加油,在电话里给我讲题辅导。现在写到这里眼泪都在不停的流。我最后还做对不起她的事,真是该死一百次都不足惜。
  现在回忆起来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一年的复习,我居然考上了二本线,对于去年专科线都没上的我来说,算是一匹黑马,甚至教导主任都在教育那些像我一样调皮的学渣向我学习。但是故事总是那么作弄人,而我的故事也会捉弄各位看客。因为只上了二本线,不敢乱填报学校,家里找关系就在本市联系了一所二本院校,好的是专业可以自己选择。在最后填报志愿的时候我给老婆打了电话,说出了我的内心想法,能感觉她有些遗憾和责怪。最后我选了本市的学校,遗憾的是没能去W市。记得以前和她谈论将来的时候,她说她喜欢的工作,我说我喜欢的工作。最后老婆选择了我喜欢的医学,而我也放弃了喜欢的航海,选择了土木工程。觉得土木是任何城市都要修的。所以我毕业以后可以到她喜欢的城市去修房子。不管她最后选过什么样的生活,我都要完成这个自以为是的心愿。因为她教会我梦想是一件很有趣的东西,只要你想去做,可能就会实现,就会得到惊喜。就这样,再一次错过,再一次分隔两地。就这样我没能按照以前的憧憬在一起。现在觉得她一直都是受伤的那一个,我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不起,我爱的是自己。
  才入学期间觉得大城市不像县城一样枯燥乏味,一切都是新鲜的,我想把认识的新室友和见到的一切说给她听,我想她当时的心情也和我一样。那一刻,内心是感激她的,她让我看到外面的世界很大,感觉我还有好多事要去做。她让我觉得男人还应该有更大的目标和理想。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来到学校我才发现原来土木并不是电视海报上那种工程师穿着白色衬衣,干净的皮鞋。而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即便是冬暖夏凉的设计院也是加班拼身体熬出来的鲜艳。我最后之所以选择施工单位,那是因为看到好像每一个包工头都开着奥迪。所以我也想有钱以后可以弥补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当然这是后话了。记得那时经常通电话,我给他说我很多不切实际的理想,想把自己聪明的一面展现给她看。但女生是理智的,她开导我要脚踏实地,不要想一口气吃个大胖子。自尊心觉得她是在泼我冷水。大一那年国庆节,我把攒下的积蓄买了一张去W市的火车票,惊心策划想给她一个惊喜,最后在火车上没忍住给她说了我正在去看她的路上。故事总是不按套路出牌,然后在火车上听到电话那头说她在回家的路上。然后耳朵里只能见车轮和铁轨那种轰隆隆的声音......
  她的不安全感和我的不体贴导致我们在一次次的吵架中,终于分手。这一分就是一年多。这一年我很自暴自弃,讨厌身边的一切,很想快点毕业然后远走高飞,总觉得自己不该属于这里。我应该在W市。我逃课是不想觉得我在这里学习。开始不跟同班同学接触,每天和院里成招班的住读生伙在一起,去听他们的教室听课,跟他们一起打球吃饭。想必大家知道成人高考的学生吧。并不是对这个有偏见,只是喜欢和他们在一起那种感觉,因为我觉得和这些年龄大我一点的兄弟在一起会让我忘记我在读大学。时间会过的快一点,而不是千篇一律的为了毕业拿高学分找个好工作。
  转眼间大三,我依然是逃课和成招班的弟兄玩乐,但更多的时间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补考、重修)、一个人打游戏、一个人看AV......本以为我们就会这样各自老去不再联系。但命运是那么爱捣腾。那年暑假实习跟师傅去一个小镇,当时是一个农村水渠灌溉工程。根本不知道那是她的老家。我在一家屋门口得知一个老人家去世,无意间听到那个老人家就是她的奶奶。我连忙通过各种途径联系到了她,那时她暑假在学校准备复习考研。得知消息后,立马飞了回来。事后为了表示感谢,她约我出来见面。所以那一年我们又和好了。我看到那个高中时的女生仍然心会跳,仍然心怀感激。又是国庆,又攒了半年的积蓄,又蓄谋给她一个惊喜。那个年代没有智能手机,没有高德地图。出发前在电脑前做足了各种路书,把行程写在纸条上(PS:第一次去W市没有做足功课,在得知她回家后,我像2B一样在W市闲逛了一天就失落的回学校了)。硬座的绿皮火车我可以高兴得一直站到终点,高兴得甚至忘了买泡面。又来到了这个我熟悉又陌生,又爱又痛的地方。清晨6点到达,转了两次公交,到中午才来到她的学校,努力的呼吸周围的空气,只想离他更近一些。手机没电了,在学校的电话超市给她打了电话(不知道同龄的看官是否还记得电话超市这个神奇的地方,如今我都要庆幸老婆只是在外省,曾经一哥们打国际长途半天不见回,然后我提着好几张大票去赎人回来)。就这样终于见到了她。那天她穿着粉色的衣服,尽管我不喜欢粉色,但很多次回忆那天她真的很好看,至今我都拿粉色开玩笑。两个人见了面一直笑呀一直笑,最后才想起整整一天都没吃饭,在狼吞虎咽的时候看着她又欢喜又心疼的眼神,那一刻内心铁定她必须是我的人。盘缠带的不多,该滚回去了,找个要回去学习的理由买了返程的车票。那时的火车票没有网上预订,我们花半天时间车去车站买隔天的车票,两个人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傻乐呵,因为在一起做什么都有意义。返程去车站的路程太远,但她执意要送我去车站。她说担心我一个人走,我不是担心她一个人回去,而是担心她回去后又是一个人。回去路上我坐在车厢连接带的地上,透过黑夜看到车窗上的自己。一脸的无奈和迷茫。
  回到学校后,我变得更加怨天尤人,讨厌周围的一切只想快点毕业,早点做出有成绩的事情。只有这样我才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想去她的任何地方,给她买一切她喜欢的东西。天马行空的老毛病又犯了,怂恿成招班的弟兄大家一起来创业,在学校做点业务(租了套房来隔成小单间转租),这绝对是学校外面最早的产业。后来发现,这房价一直在涨,就是房租不见得涨,捣腾半年没攒几个银子不说和他们打牌倒还贴了些进去。甚至又想做些天马行空的事情,最后又被她劝说,她怕我误入歧途犯错误。最后心灰意冷又开始冷战,再加之她的不安全感,我们又分了,分手是在电话里说的。那个时候我在质疑是不是每一个成功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现在看来只是稚嫩和无知。大四了,记得以前她说过要考研,闲的无聊,我也开始准备资料考研了,期间我们没有联系,我只是想证明为了她我什么都做得到,单纯天真的想法觉得,研究生应该会在一起。后来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当然这是后话。
  我叙述的有些凌乱,看官一定要轻拍。人到了三十岁的年纪,尤其在晚上思维没有以前那么灵活。请多多包涵。
  剧情开始有点反转了,某天我心血来潮突然打电话去问她准备考哪里。结果她说她在纠结,因为家里人在安排工作,或者也可以出国.....但是她想考研。令我大跌眼镜的并不是她不考研,其实要考我也不一定能考上理想的专业。我感觉这么久一直没把她看准,并不是说她不考研,而是觉得看上去这么普通的姑娘,家境怎么这么好。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见过大手大脚花钱,也没见过爱穿名牌。“你爹很有钱吧”内心隐藏着这一句潜台词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于是心里百般压力开始在作怪。莫名的距离感越来越远。人丑一定要多读书,这句话至今都烙在心里。又是毕业季,开始后悔没有认真学习,因为我知道,那些认真学习的人最终都有了好的去向。而我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招聘。父亲为我毕业后的工作四处奔波,现在回想心酸和无怨无悔各一半。在县城里一个和我专业对口的机关求了个编制。当然收入肯定是仅能过温饱,但工作体面。内心挣扎,挣扎的是我还欠人家一个承诺,我还有好多东西想给她买。可能是我的自以为是和一厢情愿罢了。但自卑心理作怪是真实的。看着街上的奥迪车。我决定要奋斗!父亲反复告诫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工作问题)。我说我长大了,想自己闯闯。在最后一次招聘会投了唯一一张简历,现在回想当时那个HR问了我一个很白痴的问题:“你最想在我们企业得到什么”我回答“我想学本事,然后出去买奥迪” HR犹豫半天“会打篮球不” 我说会。就这样我和一个不起眼的国企签了三年的卖身契。然后收拾行囊准备远赴他乡。而她最后选择了一个非常体面的工作,工作性质不便透露。但的的确确很体面。体面得很让人嫉妒。工作的城市在L。而我即将踏上去K市的火车。
  临走前一些天,她抽时间好好陪了我。她突然问我“我们还有机会吗”。当时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尴尬是自己没努力学习,至今我认为学习这个东西得有个度,学一点可以增长见识,钻太深就惨了。后面叙述就能找到答案。其实我是自私的,她问我的问题我想了两三天,我还想坚持坚持试一试。我回答是“等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6 + fou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