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客小惠:未来外汇市场防线的建设方法

  
  近期,美国总统竞选中又重提中美汇率问题,再次将我国斥责为‘汇率操纵国’,并声称严惩中国。我方除了当作拉政治选票宣传以外,更应引起重视。吴起说过:‘夫安国家之道,先戒为宝。’我方应早做防范。笔者认为美方是切实的汇率操纵国,是美方把外汇市场干预做到了隐性,又随意斥责他国为‘汇率操纵国’。美方对外汇市场的隐性干预,主要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①在局势不利时,模糊市场方向。

  ‘主动性’和‘可控性’是我国央行的原则,美方更是重视对于市场焦点的引导和把控。他们通常的做法是:如果市场的焦点不受己方控制,便通过新闻战,心理战更换市场焦点,把原本的市场焦点引导到己方可控性更强的事件,数据中,这样达到始终引导市场焦点,市场焦点可控的目的。
  ③利用经济数据修正的时间差来偏移市场心理锚点
  将重要数据的不良表现留给下一次该数据的修正,是一种转移焦点的方法。在外汇市场中,群体往往只记得有冲击力的数据,而冲击力过后的数据修正反而受到轻视。美国方面正是利用这一心理学的特点,对数据进行篡改,在数据公布达到既定效果后,再分批次地将数据在未来的修正值中更正,这样就规避开了市场的关注,利用数据修正的时间差,减轻不利数据原有的效果,扩大了有利数据的效果。
  ④直接造假经济数据

  汇市中,引导游资国际游资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于对市场焦点的争夺。需要利用媒体传达对我方有利的信息,并根据我方需要,传达清晰或者不清晰的观点,将游资引导至对我方有利的方向。至少不使其为对手方所用。影响汇市公众舆论,在国际金融市场中制造有利于我方,不利于对手方的信息,动摇对手方的信心,引导国际资金为我方所用。
  对汇市的口头干预是西方和日本常用干预方式。作为一种手段和传到工具,口头干预不宜过于频繁,否则将会像日本政府的口头干预一样,失去效果。日本方面对汇市的口头干预效果就非常差,因其使用过于频繁,且实际行动少,所以市场就非要等到日本方面拿出实际行动后,才有所动作,这样口头干预就会被市场所忽视,失去了应有的效果。然而如果我放运用得当,口头干预作为一种零成本的干预方式,还是应受到一定的重视。
  一旦汇率战开始,我放和对手方将争夺市场焦点。将对手的焦点弱化,我放的焦点放大,会有利引导国际游资为我所用,而不流向对手方。
  三、抓紧创立我方可控的几个市场主导数据

  美国兰德公司有一种应对对抗升级的策略,即在大规模对抗时,采取渐进式,更像是回合制的反映策略,使事态的升级有一个缓和的时间,同时又有时间来完成自己的战略布局。原有的外汇市场常规干预中,日本运用的最多。以往看到日本央行干预都是在东京盘一开盘的时候,一股脑的将资金倾泻进市场中去。这种常规干预的效果不佳,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自杀式干预方式。需要有一种新的方法,动用相对少的成本,达到原有的干预效果。
  分段式干预就是一种充分利用国际游资;节省干预成本;灵活的外汇市场干预方法。分段式干预以一种分阶段的,节点式的干预来节省成本,并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力量为我所用。来达到较好的干预效果。分段式干预的其他两个优点在于:1,规避了干预效果递减的阶段。2,可以灵活的规避开海外交易员围猎我方入市资金的企图。分段式干预使我方在汇率战中做到:‘攻守兼备,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
  五、防守时,运用锚点解毒剂,瓦解对方的攻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ighteen + twel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