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浓情的皮蛋瘦肉粥

  她第一次给他做的饭是一锅喷香的皮旦瘦肉粥。
   上海七月的天气异常闷热,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忙东忙西。把姜块细切<--ADV_CONTENT-->成末,精选瘦肉切成碎丁,反复淘洗新买的香米,放了适量的水,最后洒上盐和鸡精,旺火煮。煮沸后放入 切碎的皮旦块,小心搅拌,文火慢熬。
   在她做这些琐事时,他斜倚在厨门边深情地看着她冲她微笑,腼腆干净的神情。这就是我想要的男人,她想。
   盛了两碗粥。你先吃啊!她对他说。看着他把粥喝的一滴不剩,她甜蜜地抹去他额头上的汗珠,心里的幸福悄如花开。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她独自从北京跑到上海。不仅仅为了给他煮粥。所以当他对她说,这是我喝过最好的粥时,她几乎落下泪来,这句平常的称赞在她心中盛过“我爱你!”。他让她明白,她亦能爱人及被爱,并可以做他的贤妻。
   接下的日子,她看了很多菜谱,用心学习上面的菜式,每天变换不同菜系做他吃。从醋溜土豆丝到腌笃鲜再到水煮鱼,她纯熟于心。可她的手却一天比一天粗糙起来,他粗心,从未查觉丝毫。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甜蜜的亲吻归为平淡,温柔的深情也熟视无睹。他一天比一天晚归。桌上的饭菜热了再热,他回后来只说一句,明天热热再说吃,便去洗漱,然后倒头睡去。
   第二天,她吃着热了又热的饭菜时并不觉得委屈。相濡以沫的生活大抵如此吧!她想。泪,一滴一滴滑落,了无声息。
   我去找份工作吧!她对他说。他正打着领带,回头看了她一眼说,你就在家吧,我养得起你!他漫不经心的表情刺痛了她。
   一个下午,她沿着淮海路来来回回。最后花了五块钱买了一把洁白清香的栀子花带回家。因为他说过,他是沿着一路芳香寻到她的,她如束洁白的栀子花盛放在无人旷野,清丽寂廖,却荡漾神魄。
   决定离开的时候,她还是给他熬了一锅喷香的皮旦瘦肉粥。等他回来时,桌上有一锅喷香的粥和一幅碗筷。所不同的时,这锅粥里溅进了她咸咸的泪。
   北京用大气与温暖拥抱了她。工作生活一切都正常了,她恍觉在上海的时日成了场梦境,那个腼腆笑容干净的男人也渐渐模糊。
   一天路过嘉年华西饼屋,她进去点了皮旦瘦肉粥和肉松面包。粥浓郁香鲜,面包松软,宛如真实的幸福。其实,爱情于她所要的不过是一碗粥的温度。而在那个下午,她游逛于上海淮海路时,却瞧见他亲密地拥着一名秀气女子,那女子在他怀中笑靥如花。(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