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了逍遥狮子酒肉店的椒盐猪手

  我小时候是不爱吃猪手的,江南年节那种例行的红烧猪手的大菜,只能想到满溢的脂肪,实在让人望而却步,敬谢不敏。
  每次都是为了给大家面子,才勉为其难地戳上几筷子。就这样,我和猪手之间纯纯的恋情,延迟了十多年。忆往昔,矫情岁月,傲慢与偏见害人不浅啊!
  而今我不复年少了,胃口却忽然老当益壮了,彻底地喜欢吃猪手了,像爱吃猪肉的苏大胡子标榜的那样“老夫聊发少年狂”,爱到神魂颠倒,无法自拔,似乎要把这些年的错过都弥补回来。
  有一次朋友带我去了一家逍遥狮子酒肉店,那里的椒盐猪手,怎么说呢?味道和我以前吃的所有猪手都不一样!就像阅女无数的唐明皇见到杨贵妃的感觉,煞是惊艳!特别不油腻,特别入味,特别有弹性。可怕的事发生了,当着下属的面,我居然迅猛的啃完一只。更可怕的是,我居然还觉得意犹未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