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校园言情小说——都是花心惹的祸(连载)

引子:
   这位孔某人中间的”某”字也变成了“圣”字。西方人听了孔圣人的鼎鼎大名,大拇指敲到抽筋,嘴里连说“GOOD!”
   或许因着圣人的关系,“中间“这条道也变得炙手可热起来。”中间“就好像一个护身符,只要你站在这个位置就可高枕无忧,有时还会有惊喜呢。
   二战时,美国想故技重施,多亏小日本这帮傻B,闲着没事就把珍珠港给偷袭了。此时的美国已经脱胎换骨,哪受得了小日本的欺负,二话不说还给日本两颗原子弹。要说武器还得说美国,不服都不行,小日本看了变成了“光岛“的广岛都暗骂美国真他妈的够狠。别看现在日本和美国关系特瓷实,其实他们恨不得美国变成没国,无奈只能想想这事。
   我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说明一件事实:中间,真是个好位置。
   第一章 苦海孤雏 -遇见
   我有特意功能。我特严肃的说。
   是真的。我争辩道。
   停,停,我插进空把丫的话给掐了。这小子说起话来跟三藏兄有一拼。其实老马更胜一筹,因为他除了罗索异常外,还成语乱飞,甭管合适不合适,信手拈来,用了先。我国五千年的成语文化啊,全给丫糟蹋了,我听多了缺氧背气。“跟你说话真他妈的累,没事就拿堆成语砸我,我抗不住。求你高抬贵嘴,别侮辱成语文化了行不行?”
   老马是个关键人物,所以要介绍一下。老马乃我同学,十几年同窗情比非常。上初中那会,他没事就赖在我家里,蹭上个把月的饭。回家后他妈都不认识他,说,这是谁家的大胖小子啊,真富态。语气里满是羡慕。老马甚是郁闷,他叫,妈!老马妈立马呆若木马,半天没反应过来。她小心翼翼的问,你是。。。。。老马报上姓名,我是小牛啊。
   老马对这事一直耿耿于怀,说,你小子要减肥不肯吃饭,结果弄得跟我家虐待你似的。靠,提起这事我还火大呢。我说,去你大爷的,我减你丫的大头菜啊,哥哥我瘦的跟牙签似的,还减肥啊?你妈每天小鸡炖蘑菇,我他妈的最不喜欢吃蘑菇了。老马这个王八蛋居然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妈问你蘑菇好吃不时,你一边吃咸菜一边说蘑菇小鸡真好吃了。
   三年级时,老师让写一篇作文“最有意义的事”。老马那时已经对作文产生了无比强烈的抗拒力。他说叫他写作文比让他生孩子难。后来证明,还是写作文简单点,虽然陪葬的有几十根头发和几百万脑细胞。老马大叫好恐怖啊,这样下去老子就成葛优二代了。老马喊归喊,作文写成后,老马声名鹊起,并且,这篇作文奠定了其小学文坛上不可动摇的地位。老马声势之劲,一时无两。
   对于这个哇哇,我不是很理解,问老马,老马说,随便加的拟声词,无意义,起强调作用。
   说了这么多,是时候将老马的颠峰之作SHOW一下了,虽然这样做可能被老马砍了,不过偶认了。不是有句名言吗,朋友是用来出卖的。这名言的出身不详,总之是名言就好了。老马作文原篇如下:
   当时此文在班上被老师当反面范文当众阅读,同学们笑得不行。老师说,还美人鱼,什么是美人鱼啊,乱押韵,有美人鱼吗。你给我逮条鲸鱼来看看,你还真行什么鱼都敢写,气死我了。我在老马旁边忍着笑,一边忍一边琢磨,TMD这小子哪来这么多成语啊?后来此文被评为十年来学校小学生最搞笑文章。从一年级的小女生到六年级的大女生见了老马都媚眼乱飞,飞得老马神魂颠倒。同时,给老马的求爱信也多如牛毛,信的内容大胆直接,都是直奔主题的:我爱你就像黄鼠狼爱公鸡。老师见了自卑的要死,大为敬佩当代小学生的豪放与勇敢。最搞笑的有些小女生字都写错:我受你,我门交住好马?看得老马郁闷不已。
   对了,我叫颜离,至尊红颜的颜,转身离开的离。靠,怎么诅咒自己啊,是绝世红颜的颜,不离不弃的离。嘿嘿。
   也许喜欢孤独是天生的。我很享受那种夜里坐在大树底下仰望星空的感觉,那会让我有很梦幻的感觉,就像化成了天上的一颗星辰,一颗闪亮的,闪亮千万年,孤寂的,星辰。从小好像只有老马一个朋友,一个可以把心事说给他听却不用担心他嘴大给你漏出去。没朋友不代表我不善言辞,事实上我很善言辞,不是很善,是相当善。有时候我怕老马被我的唧唧歪歪没完没了弄得不胜其烦,然后杀我灭口再然后自杀谢罪。不过自杀谢罪纯属我一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以我对老马十几年的了解和研究,老马砍了我后最有可能的做法是:跑路滴干活。而且是立马跑,马不停蹄。可是现在老马和我的关系真是,比亲兄弟都瓷实。我们多年来一直是众人非议的对象。有一次,刘哲问老马:你和颜离同志啊?老马很高兴,是啊,是啊,我俩志同道合。
   老马说谣言止于智者后,谣言更加如火如荼。我就有些慌了,我说,老马你大爷的,这世上没那么多智者,你还是快找个妞把自己嫁了吧,谣言止于事实。要不过两天就得有人学天桥底下说书的那样把故事分七段,一天一段,一个礼拜说个不休。那样我们就是跳进太平洋都没辙了。
   我哭着对老马说,兄弟,委屈你了!
   我还要继续说明我和老马好到不行的原因。真的,我不得不十分不情愿的说,原因在于老马比我更让人烦不胜烦,也就我受得了他。不过他一上成语我还是抗不住。有句话怎么说的,物以类聚。看来这辈子这小子和我是卯上了。毛 教育我们,当你对一个事实无法改变的时候,你就接受它。老马说这是毛 说的吗。我说不知道。当你把一句话加上名人说的时,这句话的分量就会大到你想不到,别人也会重视。老马若有所思的点头。
   老马原名牛战天,取与天作战之意,相当有气魄。不过同学都是亲切的称其为小牛,害的老马惆怅不已。只有当老师喊其姓名时,老马才会雄纠纠气昂昂的喊一声,到! 这声到喊得中气十足气势非凡,吓得老师心惊胆战,以后轻易不敢叫他。
   雾很大,两米开外看不清是人是鬼,方向更是不辨。于是同学们都慌了神,我也慌了,想,莫非老子这次要抛尸荒野,天妒英才啊。众小姑娘也很默契得嘤嘤而泣。老马此时正在我右手边,他伏在我耳边轻声说,此时不揩油更待何时?我一脚踹过去,去你妈的大流氓,都快挂了,还有心情泡妞。老马神秘的嘿嘿一笑。感觉颇为怪异,尤其在这种草木皆兵的环境里这怪异被扩大数倍。我就觉得一阵阴风吹过,突然想起看过的一部恐怖片,上面说,其实我就是吸血鬼!特恐怖。想到这里,身体自作主张地打了个冷颤,全身寒毛接到命令似的全体起立,我暗暗给它们催眠,卧倒,卧倒。正胡思乱想呢。老马的声音飘到我的耳廓,穿过我的耳道,触动我的耳膜:我认识路。
   这就是语言魅力了。想当年希特勒一席说话,多少人前仆后继,多少人尸骨无存。感觉老马的语气跟希特勒似的,士兵们,我们日尔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伟大最优秀的民族。特感染。听得我们激情彭湃。不过大家心里估计都在想,小子,你丫的要是敢晃点我们,你就死定了。而后老马横刀立马地带领大家走出大雾。感觉这林子跟老马家后花园似的。
   离开学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我和老马来到这个有海的城市。这是个依山傍水美的掉渣的城市。学校位于山与海的中间,三点一线,地理位置算是不错。只是学校乃是新建,所以绿化建设差些,山光秃秃的,远方一看仿佛葛优的脑袋放大了数万倍。山秃好歹也有几根草,学校倒是干净,一草不长。我都奇怪是不是用了除草剂。来学校先睹为快是老马的意见,老马的意思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的意思是,以后要在这呆四年呢,以后有的是时间,看到你烦,不想看都不行。最后老马还是生拉硬拽把我弄到学校来看了一番。看的过程中我和老马一直在摇头叹息,叹息学校的绿化要绿到何时才能有所成就。
   我和老马都是怕热的主,这样的天气有些让我们有自杀的冲动,他妈的真是太热了。人们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老马说,这个城市要是没有海,夏天估计没法活了,自杀也将成为一种潮流。多亏这海啊,大海啊,你他妈的真够意思。这话是老马站在海水里冲大海深情地呼唤的。周围的人都在欣赏老马这个神经病。我马上离老马远了些,脸上摆出我不认识他的表情。在海水里泡着是件舒服的事,就算到了傍晚,海水的温度一样那么温柔。不过每次从海里出来后都浑身不舒服,水分子迅速的逃离我们的身体,然后融入故乡大海,剩下的,是细密的盐,太阳底下雪白晶莹闪闪生辉,煞是好看。可是皮肤却干涩而紧绷,可见,好看的不一定就是好的。
   切,去你的英雄本色吧,你或者是鹰或者是熊,英雄么,我什么都不说了,免得伤你自尊。我讽刺道。老马的眼神依然在春色无边里游弋,嘴上说懒得理你。
   风从身体周围精灵一样的环绕着,剩下的盐粒反射着夕阳的光彩。我们都成海鲜了,老马笑道。我没有说话。
   本来我已经慢慢复合了心中曲折的伤口。可是一瞬间我变得很忧伤。老马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生命中每一个过客都是一个天使,他们教会我们爱恨悲喜,教会我们勇敢懂事,教会我们理智奉献,教会我们面对伤痛。我们学会了,他们就离开了,生命还要继续,失去的不再回来。留下来的,是陪伴我们一生的幸福,我们应该珍惜。生命的意义在于不断追求,你又何必执着于过去呢?
   命运就是一只神奇的手,它把生命中有交集的人从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度甚至不同的时空拉到一起,让他们的生命交相辉映,崩出火花,他们或厮守终生,或一世为友,又或再次天涯两隔。一切皆是注定,谁都逃不开命运的樊篱,世人在命运面前永远卑微。命若蝼蚁,不堪一击。我从来不去抗拒命运,那很愚蠢,你以为已经战胜命运主宰自己的命运时,它正站在你头上的更高处,冷笑。发哥在“英雄本色“里说,我信神,因为我就是神。这句话像一场大火瞬间烧过我全身的细胞,这种自信的魅力独步天下。发哥的自信无坚不摧,所以他无所不能。握着枪的发哥魅力四射。可是,谁说,这不正是他的命运呢?
   我从夕阳的尽头收回视线,转身,抬头,命运的巨轮开始转动。
   老马溜达到我身边,顺着我的视线延伸,说,看上她了,上啊,别呆若木鸡啊,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脸皮套不住美女。我一拳闷过去,迅雷不及掩耳,什么破词啊,走,回家。老马不乐意了,你永远都是这副德行,喜欢一个人吧,又不肯说,失去了吧。。。。。。。你他妈的有完没完。我大吼一声,心里隐隐作痛。完了,完了。老马连忙陪笑。
   我的脑海里充斥着那个女孩的美丽身影,挥之不去,一个大大的问号填满了我的脑海:这个穿白纱长裙的女孩,是谁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