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郊楼市探访:炒房客血赔上百万售楼处大门紧锁(转载)

  燕郊楼市探访:炒房客血赔上百万 售楼处大门紧锁

  记者 邱宇
  房子砸手里了
  孙梅是东北小县城的普通职员,每月挣三四千块的工资,背负着一万多的房贷。关键是,去年3月花300多万买的房子今年10月跌到了200万,那种感觉就像在心窝上剜了块肉。

  2018年10月,燕郊“售楼一条街”,已经关门的链家门店前停着一辆装货的三轮车,车的主人坐在地上,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孙梅的房子买在燕郊――距离北京市中心只有30公里、与通州隔河相望的河北小镇。2015年通州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消息和2016年北京楼市的大幅升温,带动了燕郊房价急速上涨。
  孙梅回忆,她看房的那天,燕郊小有名气的首尔甜城小区人流不断,甚至有看房者主动涨价抢房。挤在四五拨看同一套房的人群中,孙梅匆匆以3.5万/平米的价格签下一套90多平米的房子。
  

  燕郊售楼一条街的多家售楼处大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市出租的广告。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隶属于“北三县”之一三河市的燕郊自然也受到影响,限购政策一出,很多手持大把现金的投资客们一夜间失去了购房资格。购房需求的减少和对调控加码的预期让燕郊楼市的成交量迅速萎缩,房价也进入下行通道。
  部分楼盘价格“腰斩”。以燕郊天洋城为例,同样是一室一厅西北朝向的房子,2017年3月链家成交价曾达到3.1万/平米,今年9月成交价只有1.5万/平米,跌幅达到50%。

  与2017年3月相比,燕郊天洋城房价已经“腰斩”。图片来源:链家APP截图
  冷清的售楼一条街
  有人说燕郊像个大葫芦,通往北京市中心的出口只有一个,售楼一条街就在葫芦口,是北京进入燕郊的第一站。过了连接通州与燕郊的通燕高速,一下潮白河大桥,就能见到一扇彩虹门,这是售楼一条街的标志。以彩虹门为起点,沿街一直往东大约一公里,汇集了燕郊绝大多数的售楼处和房地产中介。
  彩虹门是燕郊售楼一条街的标志。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只要把看房客拉进售楼处里,李成富就算完成了一个指标,但如今生意难做。“前两年,满大街都是客户,一天拉二三十个客,一个月挣四五千不成问题。现在半个月能拉到一个人就不错了,一个月勉强挣1000多。”他说。
  不少售楼处大门紧锁,甚至拉下了防盗铁门,只剩下门店招牌。从一家已经关门的售楼处门外望进去,潮白河孔雀城中央公园鸟瞰图的横幅一边掉了下来,斜挂在墙上,地上散落着废纸、条幅和揉成团的营业执照复印件,沙盘上放着落灰的杀虫剂。只有柜台上齐刷刷摆放的七个一次纸杯,能让人联想起当年店里招待购房者的盛况。
  从一家已经关门的售楼处门外望进去,地上散落着废纸、条幅,沙盘上放着落灰的杀虫剂。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从广告上的房价看,牌子是去年下半年挂的。其中,首尔甜城的2室1厅挂牌价是232万元,而从最近的链家成交记录看,今年8月底,一套2室1厅的房子成交价只有169.5万元。
  他是山西临汾的农民,2008年踩着北京奥运会的节奏来到燕郊找活儿干。10年里,李成富一直在售楼一条街发传单,亲眼看着街上的售楼处越建越多,目睹了这条街从2016年到2017年初的极度繁华到随后的没落,见过了太多购房者脸上的悲喜表情。
  楼市不景气,燕郊售楼一条街旁边的建材市场也十分冷清。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有些投资的人,压在手里的房子卖不出去,现在一个月还着几万的贷款,去哪弄这么多钱?有的干脆把房子便宜卖了,填补一段时间的月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说。
  开发商仍有投机门路
  街道公交站牌旁边的综合宣传栏里贴着雄安新区的广告,“五证齐全,首付十几万起,均价7000-9000,免费专车接送”。
  街道公交站牌旁边的综合宣传栏里贴着雄安新区的广告。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严格的限购政策下依然存在投机的门路。多名房地产销售透露,燕郊市面上的新房只有40年的商住房,而在紧邻燕郊的大厂,即便“没有购房资格,也有可能买到70年的普通住宅。”
  “当然了,正常是购房者走完流程才交钱,但现在不是特殊情况吗?”被问及购房时面临的风险,张文反问。
  2018年10月,燕郊售楼一条街,几家售楼处店里店外不见一个看房客。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燕郊好在还有近百万人,有换购的需求,大厂一共就十几万人,外地人更少了,限购到这种程度,能有多少人接盘啊?”这位二手房中介说。
  几十万北漂支撑燕郊房价
  作为北京人口外溢据点,近年来,燕郊积聚了大量人口。一份关于中国特大镇的人口榜单显示,2015年,燕郊以75万人位列全国人口特大镇第一名。而在2007年前,燕郊只有10余万人。
  27岁的陈恒是燕郊本地人,在他的印象中,1999年燕郊被批准为省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时候,还是大片的农田。到2010年升级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时,燕郊已经开始大规模盖楼,也正是在那一年,北京限制外地人买房,于是越来越多的北漂在燕郊买房安家。
  燕郊距离北京市中心只有30公里、与通州隔河相望。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这种传闻出现过多次,哪怕只是小道消息,燕郊的房价也总像被打了一阵鸡血,要向上冲一下。在陈恒看来,且不管传闻是否靠谱,在某些方面,燕郊与北京确实越来越像了。
  再比如政策。去年,北京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燕郊也对一些违规建筑进行了整治。售楼一条街上,几大售楼中心顶端的大型电子屏上滚动播放着表决心的标语,“开展‘一部责八清理’专项行动,整改‘回头看’提升群众获得感”。
  售楼一条街上,几大售楼中心顶端的大型电子屏上滚动播放着表决心的标语。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隔着一条潮白河,行政划分卡在那里,北京的政策就是北京的政策,河北的政策就是河北的政策,不存在任何交集,燕郊人也享受不到任何北京人的福利。”陈恒说,两边的就业岗位、工资待遇相差太多,目前北京能辐射到燕郊的,似乎只有房地产。
  2018年10月,进京检查站外挂着房地产开发商的广告横幅,写着“房子回归居住,日子过成生活”。
  还在燕郊售楼一条街发传单的李成富早就给自己想好了退路,“现在就是混个饭钱,走哪算哪,不行就回老家。”(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elve + fif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