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让领导先吃!--郭美美

郭美美为了国家的慈善事业,不惜卧底忍辱负重,终于让国人看清了某些机构和个人的丑恶嘴脸。而今天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同样为了打到腐败官僚,不惜花费巨资出口中国剧毒血燕,让那些贪腐领导慢慢中毒,以前曾经对这两个国家深恶痛绝,现在我终于理解了他们的良苦用心!
  
  
  核心提示:调查发现,中国市场的血燕,实际上是马来西亚和印尼燕窝商用燕子粪熏制而成,由杂质高成色差的白燕窝作为原料,染色后可掩盖燕窝本来的瑕疵。这种血燕是燕窝商为中国大陆市场专门量身订做,且深受中国富豪及官员追捧。
  记者调查发现,昂贵的血燕只不过是染了色的劣质白燕,还是对人体有害的毒燕,而且这样的燕品居然就是为中国大陆市场量身定做的。极品竟然是劣品,神话原来是谎话。事实的真相让人震惊,那么这所谓的血燕究竟是如何加工出来的?充斥中国大陆市场的大量血燕,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进来的呢?
  解说:
  在马来西亚的沙捞越洲,记者见到了经营燕窝多年的黄裕仁先生。当被问及血燕是如何加工出来的时候,黄先生笑答,对于许多中国的消费者来说,血燕的加工过程或许还是个秘密,而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燕窝业内这早已经是公开的事情。
  黄裕仁 马来西亚燕窝商:
  血燕很多种做法,讲也讲不完的,人家做到比较漂亮的,这种做法每一家都会做。
  记者:
  有多少种做法呢?
  黄裕仁:
  它做法,只要你要它颜色漂亮,它可能掺的东西不一样。
  解说:
  血燕的制作方法有多种,但最传统、最常见的方法就是用燕子的粪便进行熏蒸。
  这里是印度尼西亚的泗水市,当地的一位燕窝商把记者带到了他的家里,讲解了他制作血燕的方法。记者看到在二楼的房间里有一个用木板隔出的小间,燕窝商强调这里是不会轻易让人看的。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现在都会做红色的。
  解说:
  在这个隔出来的小间里,有三个用木头和铁皮做成的箱子,箱子有盖可以打开,侧面有一个小门可以填充原料,每个箱子内部都堆满了塑料袋,燕窝商告诉记者里面装的就是燕子的粪便。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这个都是那个燕子的大便的东西。
  记者:
  粪便是吧?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来做红色的。
  记者:
  这是燕子粪便,就放在这儿。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放在里面。
  记者:
  就是这个盖子掀开是吗?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对。
  记者:
  然后呢?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这个盖子开起来。
  记者:
  这个拆开,然后放在那里面?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对,我们老家有七个这样的。
  解说:
  就这样将普通的白燕窝放在装满燕子粪便的箱子中,大约十天之后燕窝就被熏成了红色变成了血燕。雅加达的一位燕窝商说,各家制作血燕的方法和过程略有不同,他自己就有一些独家的技术要领。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它要火烘,烘红、懂不懂,土,做个土池,就跟柜子一样,做个大土池子,完了,把燕窝放进去。
  解说:
  这些黑色的东西就是鸟粪。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完了再放个网,鸟屎再盖上去。
  记者:
  那个鸟粪不会沾染到那个燕窝上面吗?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不会,没有事情的,高温情况下四天(就变红)。
  记者:
  怎么来的高温呢?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要烘、用火烘。
  记者:
  用火?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对,稍微火烘下,然后再盖住,慢慢久了它就红了。燕窝脏,脏又不好洗,懂不懂,发霉了不好洗,把它弄成红色就看不出来了嘛。
  解说:
  燕窝一旦被染成血燕那样赤红色,它原有的异色和杂质就被会遮盖起来,显得纯净而漂亮,正因为如此,那些杂质多、成色差的燕窝,往往被用来制作血燕。
  另一位印尼燕窝商告诉我们,他就有200公斤的燕窝,因为太脏、无法清洗干净,所以才要做成血燕。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这是鸟屎,这个东西。
  解说:
  在他家楼顶的平台上,有七个水泥池子,里边装的是燕粪。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燕窝放在这边,鸟屎盖在上面,这个关掉,闷红掉,要闷。
  记者:
  就是在里面。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十天开了就是红色的。
  解说:
  为什么用燕粪熏蒸的血燕含有大量亚硝酸盐?亚硝酸盐能否完全溶于水?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学院的一位专家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朱毅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学院副教授:
  因为鸟粪里面含的有吲哚、粪氮源这些东西,它都是含氮的物质比较多,然后在发酵的过程当中、腐败的过程当中,它生成了亚硫酸盐,大量亚硫酸盐。
  我们做实验做出来,浸泡十多个小时以后,它大概是会消除很多,它大概能够消除50%,最后到300到400毫克每千克,那这个数字还是远远高于,对咸肉、腌肉最高的残留标准是70毫克每千克,它这个远远高出了,通过浸泡的话,很难达到3到5毫克每千克这个标准,是很难达到的。
  解说:
  也有一些人觉得用燕子粪便熏蒸的办法制作血燕耗时太长,于是还会添加其它成份,以这种方法缩短燕窝变红的时间,至于添加的到底是什么物质,这种经销商始终也没有透露给记者。
  黄裕仁:
  添加那些比较厉害的东西。
  记者:
  是什么?
  黄裕仁:
  那个添加可能三、四天就出来了。
  记者:
  添加什么?
  黄裕仁:
  经过检验才会知道那个东西,不是每一家都是这样做的,可能是最近销售比较快,他们要做快速度,赶快速度,然后才有钱赚。
  解说:
  作为出口方,马来西亚和印尼的燕窝生产商和经销商都对所谓的血燕制作过程心知肚明,那么中国国内的燕窝经销商是否也清楚这一点呢?
  黄裕仁:
  销售人就是为了,有的真的为了金钱,你卖的人,这个加工你应该会知道,你也来过工厂看过了,怎么你还卖这个血燕,你应该不可以讲(血燕)好,应该讲不要吃,每一个人做生意为了赚钱。
  国内燕窝商:
  血燕是染的、是熏的也不是一年两年,一直这样说下来,只不过没有一个很高的曝光力度呢,它就这样一直掩盖下来,这么说吧,其实血燕作假反正这个行业人卖燕窝的人应该都知道。
  解说:
  在这场炮制出来的血燕闹剧中,唯一被蒙在鼓里的就是消费者。普遍燕窝甚至是劣质燕窝,经过一翻肮脏不堪的制作,再加上华丽精美的包装,就摇身变成了传说中的血燕、燕窝中极品,受到中国消费者的追捧,而且越是昂贵越有市场。
  消费者1:
  因为物以罕为贵,价格高的肯定好,有面子、有档次。
  消费者2:
  现在中国人很多都追捧这种东西,越贵的东西越追求。
  消费者3:
  我们身边的这些朋友都认为要买东西,买那送礼,要吃就吃血燕,要送礼送血燕,这个东西是好东西,很稀少、很稀有,稀有东西认为就是好的。
  消费者4:
  燕窝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奢侈消费品的一个符号。
  解说:
  经销商编制神话、消费者盲目崇拜使血燕的市场销售长盛不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燕窝消费地,据有关人士估算,每年的燕窝消费超过200亿元人民币,这其中血燕占了很大的比例。由于中国国内很少生产燕窝,充斥国内市场的血燕,基本上产自马来西亚和印尼,而这些燕窝除了极少部分是通过正常渠道进口的,其余绝大部分是走私的所谓水货,走私的燕窝偷逃了25%的关税,利润更加丰厚。
  印度尼西亚燕窝商 BUDI:
  通常情况下都是通过香港,我们有很多中国大陆的客户,但我们不能直接销售到中国大陆,也许一公斤还行,多余一公斤的就空运到香港,我们送到香港的公司,中国大陆的客户一般情况在香港都有办公室。从香港怎而运到中国大陆我就不知道了。
  国内燕窝商:
  香港是个自由港,就是印尼或者马来西亚的燕窝通过邮包的形式,或者用飞机快运的形式运到香港,然后在香港通过水客带入中国大陆。现在海关可能是允许每个人合法带两公斤进来,就是他们在上水那一带,招来一些香港的老头、老太,然后通过蚂蚁搬家这种形式,就是化整为零运入中国大陆,这样就可以免去关税。
  解说:
  燕窝被水客带入带内地,又有专人发往全国各地,这样在原产地每克6至10元的血燕经过层层转手,最终到消费者手里达到了每克50元至数百元。一些饭店酒楼销售的血燕菜肴更是贵得惊人。
  消费者3:
  我们花了那么多的钱去买了它了,而且吃了以后呢,化学制品制造出来的,我们身体又受害了,就是一种悲哀,我觉得。
  解说:
  血燕的神话流行了多年,人们花高价买到的不过是假冒伪劣产品,荒唐的闹剧留给我们深刻的反思。
  郑宇民 浙江省工商局局长:
  这次血燕的监管实践,其实更多地给我们带来一些监管上的警示。在市场开放的条件下面,监管部门应该要有所作为。
  解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6 + 11 =